分享到           

鈴是警醒之物。

夜深了,屬於我的時間已經結束,現在開始,這場追逐是那頭該死母狼的遊戲,我從追趕的那方,變成被追趕的獵物了,沒能在白天殺死她,是我的錯,但我不會為此付出代價。

張開結界、佈下陷阱、鋪張魔法的線引,在我休息的時候,那頭狗子只能在我周圍徘徊,絕對無法突破我的防禦,也絕對不敢。

哼,一個傲慢自大的人類,敢惹半神?魔力的質和量都不是她能想像的。

但我還是要掛上鈴,掛上那個半龍給我的鈴,就掛在我頭上。

我要瞧瞧,它會不會響。

※                 ※           ※

我曾經懷疑過,這個鈴是壞掉的。我用竹籤子挖了挖它,物理上確實是好的,鈴舌還健在,拿在手裡晃晃,不會響。

小時候,在我剛能唸自己名字的時候,半龍拿來這個鈴,掛在我的腿上。

「這鈴,是你祖父從東海龍王那裏得到的賜物,」半龍從自己脖子上解下來給我:「東海龍王是我們水族的至高神,是所有河川的歸宿、河神無論大小都得由祂來封賜,而你的祖父在協調長江和黃河這兩位神明的權力鬥爭中一直都很努力,海龍王相當看重祂。

「不過,從很久很久以前,你祖父就沒了協調的能力,七百多年間就只是黃河主的附庸,還要給長江主進貢。這既是天災也是人禍,海龍王看不過,給了祂一串鈴,說如果兩河大神再也忍不住互相攻伐起來,就搖響這串鈴,祂將帥海中水族來平事,而平常如果遇險,鈴兒會響的。

「可惜現在,咱中國已經不是神明的世界了,人不信神了,海龍王也沒了過去的力量,你祖父便將串鈴兒拆開,分給孩子們做護身符,今天媽媽把這給了你,願神明的護佑跟著你,在危險到來時,提醒你趨避。」

※                 ※           ※

騙人、一派胡言、全都是狗屎!

這個破銅爛鐵從來也沒有響過!在火災那時候不響,在梁柱崩塌的時候不響,在長江主來找爺爺的時候也不響!一個屁兒都沒有放!我無數次想把這東西從腳上摘了扔掉,但,畢竟是爺爺給半龍的啊……本來是爺爺的東西,可上面早就沒有魔法了,這只是一個普通的鈴噹吧。

那又奇怪了,普通的鈴鐺,為甚麼我搖它,不響呢?

也許這鈴不承認我,四分之一的神血太少,它當我是普通人類呢!

但……如果我是普通的人類,為甚麼那些神,一個一個的,都想要我呢?

※                 ※          ※

神很可惡,天下的神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弱小的受強大的擺布,而再弱小的神也都有人類可以擺布,那些即使只和魔法沾上一點點邊的人,也全都受神明擺布。

也許唯一的自由人,就是無神論者吧!但那些人簡直蠢爆了,擺明有的東西自己不信了就以為沒有了?沒有被神使喚,根本就是神明懶得使喚他們,那種自以為是的態度,我見了就噁心。

對,跟那頭母狼一樣,令人作嘔。

現在還徘徊在附近,不走開的黃河鷹犬,到底想幹甚麼?明明之前都是被我追趕就逃走的,根本打不過我的弱小種,為甚麼這回膽敢在我周圍跟我追逐?晃蕩?那可惡的身影和氣味,憑甚麼……

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種,憑甚麼跟我平起平坐!只不過運氣好一點是黃河主的神使,態度就那麼囂張,把天下當自己家,四處橫著走!

※                 ※           ※

說到底把爺爺玩弄在股掌間的就是你們這兩河的可惡主神,渾然不顧其他河神的意志就隨便奪人出海口、就隨便往人家源頭侵蝕、嫌貢品和祭祀不夠就氾濫決口、說甚麼養育了中華文化的母親河說甚麼大糧倉、全都是放屁!五千年來放任兩條混蛋龍作威作福的中國人為甚麼不早點把這兩條水溝的水排空?

哼,沙漠國家也可以有農業,憑甚麼四大文明都得傍水而生,河算甚麼?

※                 ※           ※

今夜的鴞和猿都不敢叫,是因為有兩隻種在森林中互鬥嗎?動物都有趨吉避凶的本能,一路上來動物也都躲著我,畢竟對牠們來說捲進種的戰鬥間沒有好處,可憐生靈也受到我們特種人類的擺佈,神就是這樣,我們都只是神的附屬物。

那些雜碎的兩棲類倒是吵鬧不休,是智商太低沒能察覺危險,還是根本不屑一顧?說起來我從以前就很討厭青蛙,在生物登上陸地的過程中不過是先鋒的腳色,終生也離不開水,根本就是一個失敗者!這樣猥瑣黏膩沒有一點用處的動物,怎麼不會絕種?失敗者就該卑微地變成化石,居然還能在雨後大放厥詞?

明明就很弱小壽命很短,卻可以囂張的大叫,小小的身體發出那麼吵的聲音,讓全世界都知道牠們的存在,未免太傲慢了吧?根本沒有與之相襯的力量,還能誇張的呱呱叫,為甚麼明明就知道發出聲音會被吃掉,還敢唱整個晚上的情歌?為所欲為,為甚麼可以那麼自由?為甚麼不需要背負責任和痛苦?

該死的蛙類,大自然為甚麼要留下這種動物?

※                 ※           ※

夜越來越深了,狼的味道離我很近,好像躲開了好幾個陷阱,但她終究是沒辦法跨過這結界的吧。看著這個鈴,它一定是不會響的,神的庇佑並不存在,我還在期待甚麼呢?

對,我還在對我的人生期待甚麼?

自己都覺得好笑了,明明我也知道長江主是想要甚麼,做到就好了,為甚麼一直做不到?

就算做到了又如何?那不過是下一個神看上我的理由吧?

神使、種,就是強大的命運多舛。

不,似乎也有很強大又很幸福的種,只是那些沒能輪到我,畢竟他們的領導神也很強大,也不受其他大神的逼迫。

呵呵,如果我是玉皇大帝,我就把那兩條河放乾,把那兩條龍都抓上斬妖台。

※                 ※          ※

既然她不走,那我就主動出擊吧。

現在是夜晚,對我來說是劣勢,我的眼睛看不清楚,雖然馬眼的視野很大,但晚上是比不過狼的,而且我失明的那側在夜晚會更加危險,真可恨,人類果然還是太依賴視覺了。

但我可以強化聽覺,只不過……這,對那頭狼來說,她已經可以先看到我或聞到我,無法接近戰就並不是特別有用。這麼說來……她好像是一定會接近戰的,雖然夜晚是狙擊的好時機,但在她看得比我清楚的現在,似乎不是特別有利。

即使是一般的特種人類,也不會簡單的被狙擊槍彈打中……附魔彈……現在也做不出來,用擊咒的話……她身上帶著的黃河官印跟我的長江袖扣一樣是全時間發動的防禦型護符吧?而且擊咒的軌跡連她都能追蹤到。

真可恨,為甚麼連戰鬥的型式都是我受制於她!

明明就是一個普通的種!既不擅長複雜的魔法身體素質也不如我,還是女孩子!我卻天天都得顧慮著她生活?憑甚麼她可以自在的到處旅行,我就只能在後面追趕,要殺她還找不到人?

神耍我,連人也敢玩弄我,做為半神,我還真是卑微、卑賤、令人不能直視的低等,簡直就跟那條半龍和她的男人一樣!

※                 ※           ※

天開始亮了。

這個沒用的破鈴,果然是不會響的。

昨夜那頭狼就離我只有兩米,在我把反擊陣咒的訣捏好之後,她依然沒有發動攻擊,就僅僅是在那裏待著,甚麼也沒有做。讓我提心吊膽了半天,鈴也沒有響。

幸好,離開爺爺的時候,沒把這個破鈴掛到小乃身上去,說不定這個鈴就是走霉運,誰帶誰倒霉,可千萬不能給小乃。

小乃應該還好吧?雖然不是種,但她跟半龍一樣,幾乎擁有一半的神血,也許可以得到正神的庇佑……說起來正神是甚麼東西,對大部分信仰的人有益只對少數人有害的,就是正神了?

沒有聽說小乃有甚麼事,沒事就是好事吧。

可惡,如果可以,我甚麼都願意,讓小乃普通的生活吧!父慈母愛兄友弟恭,好好得像一個普通的無神論者那樣,自由又愚蠢的活著吧!無知是最大的幸福,我已經沒用了,只希望她能好。

不,怎麼可能好呢?半龍是那個樣子,她怎麼可能有健全的家庭?

並且……我也在這裡……

※                 ※           ※

如果能殺死那頭狼,我就把這該死的鈴埋進她的屍首裡去。

啊啊……好想、好想殺她!

如果我殺了她,那是一件好事吧?但對黃河來說是壞事,那被黃河所壓迫的爺爺的所有物,這個該死的鈴,也是黃河的吧?那會響的。

讓它,響起來吧。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1-2-14 18:50 编辑
哇,是小令的故事耶!小蛙的青梅竹马,呸,我是说劲敌(X)
这篇第一人称的用词很有趣,简直就是个叛逆期的小男孩WWWWWWW
半龙是指小令的龙女母亲?用这样的词汇来称呼母亲,果然很叛逆(X)

话说一开始小令说半神的魔力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但好像也没有看到他好好地运用这个高质量的魔力……
烈火流星的魔法种类那么多,而且自我暗示都可以作为魔法,那么如果小令好好学学魔法,制服小蛙的方法应该多得很吧
比如,直接把一片区域的夜晚照亮成白天,给自己比狼强得多的感官,给自己真正媲美半神的身体素质、超强耐力超强速度什么的,甚至搞些诅咒什么的,然后给小蛙表演个“一力降十会”(?)
结果他只会躲在防御魔法里捏火球还找不到机会打,果然是一种无能狂怒的感觉(X)
所以小令你看看你,你缺的就是魔法能力,你竟然还敢看不起精通膜法的蛤!(?)
你不应该再学习武术了,神作为奇幻生物在武术方面又没有天赋,你应该多学学魔法!WWWWWWWW

话说小令的悲惨身世,主要还是因为他有半神血统,而不是因为他是种吧?
因为某只雪豹(?)曾表示种的数量太多了,绝大部分都是没人关心、自由自在的咸鱼,甚至真咸鱼的文昌鱼种都可以过得很滋润(X)
但是他自己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把悲惨的原因都归结为“种都得有领导神、而领导神都不是好东西”
只有在得意些小细节、或是关心亲人情况的时候才会提一嘴半神血统,没有把它当成是自己的首要属性……
所以他不去精学魔法……难道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的悲惨境遇一点也没有半神的样子,不愿意正视自己的半神血统?

最后,回到这篇文的主题上,这个铃铛的意象用得有意思,就表面上而言,铃响意味着小蛙发动攻击、同时也意味着小令可以适时反击打败小蛙,所以铃响即是坏事(自己陷入危险)也是好事(黄河的鹰犬被反杀)
联系到中间小令自己的胡思乱想,也都是一些即使好事又是坏事的东西,像是无神论者无知是坏事、自由是好事,自己是强大的种是好事、但因此被神觊觎是坏事,河流庇佑人类文明是好事、但河神争权夺利是坏事,小蛙自由自在是好事、但她和自己不是同路人就是坏事,自己被长江主指使是坏事、但亲人可以安全待在家里是好事,铃铛所有者祖父被欺负是坏事、但召唤来东海龙王平定纷乱是好事
所以,这铃大概也得在福祸相依的情况下才会响起来吧,所以单纯的祸事发生时就不会响
也不知道,最后小令升格为神明、却也因此失去了作为人的一切的时候,铃铛有没有响呢?


【发帖际遇】羽·凌风 见路边的流浪猫饥寒交迫很是可怜,花了 1F卡币 为他买了点鱼干。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不要甚麼都是小蛙的青梅煮馬!沒有WWWWWWWWWWWW
這裡是小令知道自己父母一蹶不振+淮河主對長江和黃河都沒辦法之後,憤怒又無助的心聲。

一开始小令说半神的魔力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但好像也没有看到他好好地运用这个高(下略

這個,這裡沒有表現有兩個原因,第一點是因為文章著重在表現小令內心無能狂怒,對,就是無能狂怒的部分,
想用小令的角度寫寫他對自己身世的看法,和表現他對小蛙的仇恨並非來自於對方實質的傷害,而是忌妒別人生活形式所產生的扭曲,並且這點(仇視小蛙是因為忌妒)他自己是知道的,但又無法解決,越發憤怒起來。
另一點是,誠如你所說,半神完全可以做到你說的那些事情並且代價很小,但我還沒仔細設計好小令的能力偏重在甚麼方面,目前只有速度和小蛙是不相上下的,所以這篇就沒有表現出來。

但小令後來確實學了很多的魔法,和小猛一起走的時候他甚至把小猛的技能都學了,而且因為是半神,他能做得比小猛好得多。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出來,我從之前寫的時候就有慢慢地在表現魔法的強弱是以效果的強弱和影響範圍來表現的,強大的魔法涵蓋範圍廣大而且效果是潛移默化的,能持續非常長的時間。
比如神明的魔法就是涵蓋非常大的範圍的,能建造出完整的世界(幻域)、影響整個國家的降水甚至如同恐龍神這種初始之神的魔法,可以干涉地球的發展和地質變化與物種演進等等,越是偏向自然的神,魔法的效果就越等同於大自然的變化,這是人類或者因人信仰而出現的神做不了的,人類和信仰神的魔法是能很明顯感覺到異常性的,比如憑空起火、比如違反物理學和各種神話裡的神蹟,是以違背大自然(自然神的魔法)為表現形式的。而在人類身上,強大的魔法師魔法效果持續時間長且範圍大,比如《魔法師的學徒》裡面,利威爾男爵的使魔做好後能夠近乎永遠的存在、安倍光的紙式神能像飛機一樣飛過大海好幾天都沒有毀壞都是屬於持續時間長的類型,而小猛的咒語能影響同一區域的大多數人,能擴展大範圍的防護和把魔法的效果施加到別人身上,都是屬於範圍廣的,和這幾個相比之下,小蛙就屬於弱的類型了,雖然也會時空穿梭憑空起火強化自己和治癒甚麼的,但小蛙的魔法基本上只作用在自己身上,通常沒法擴及很多人,因此才說小蛙的魔法不怎麼強,堪堪夠戰鬥罷了即使她似乎可以讓自己變得很強,但這種獨善其身的類型不算是魔法強大的體現,因為其他人也可以做到,他們只是戰鬥經驗或者思維認知跟小蛙不一樣,所以不那麼做罷了。

因此你說的對,小令確實應該去學習法術來對付小蛙,那他就能有很多的方法,我以前說小蛙遇到小令都是工機巧或者想辦法逃走搞偷襲甚麼的,就是這個道理,硬拚法術小蛙絕對打不贏,這裡小令也說了以前小蛙都是逃的,不明白她這下為甚麼環伺自己,其實是因為小蛙接受了玲乃的委託,所以在觀察他。

小令的悲惨身世,主要还是因为他有半神血统,而不是因为他是种吧?

其實都有,半神是他強大的理由,但種是他被爭奪的原因。
因為絕大部分的情況只有種會被拿來當神使,也只有種才可以被交易和搶奪,種是一種會在神間輪轉的資源,
一般的半神都是在自己的父母(神明)那裡被保佑的,或者像中國神話和希臘神話裡的半神都是很容易會觸犯禁忌變成普通人的,搶奪其他種類半神的情況可以被視為神明的戰爭了。所以小令之所以被覬覦被神耍得團團轉,就是因為他是種,他是可以被轉手的資源,而同樣是半神的玲乃和他們倆的母親淮河主的龍女就不是,不然你難道不懷疑長江主為甚麼不抓走神血更純的玲乃,偏要抓1/4的小令嗎?

關於鈴的部分我覺得你的解釋很高端
但其實,鈴沒響的原因很單純,是小令讓它不響的。一來他其實並不相信這個鈴,他沒扔掉只是因為他親愛爺爺(淮河主)所以保留來自淮河主的物件,但他的心態和他的質疑,還有他對神的怨恨,以及他本人神血並不純,都讓這個"由神留下的魔法"沒辦法發動,二來他想的每一個事件都不符合鈴最初的用處"兩河打起來侵犯淮河的時候,召來東海龍王",所以即使鈴本身有警示的魔法載運做,但在小令身邊這些亂七八糟的因果互相抑制,鈴就不響了。

最后小令升格为神明、却也因此失去了作为人的一切的时候,铃铛有没有响呢?

住手!不要尋坑挖洞!


【发帖际遇】 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却发现酒裡浮著兔肠,受到莫大惊吓,损失&sid=77GDYT 34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