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一種經驗:
在偶然的機會下,你偶然看到了某一個東西,在它的類別中並不是很名貴,也不很起眼,但你當時非常想要,可是沒有得到。
之後的幾年間,你每次看到那種類型的東西,腦中就會浮現出那個你曾經與它失之交臂的物件,你會在許許多多它的同類物件中尋找它,而且覺得這次一定要得到。
但是,因為它本來就不是很起眼的類型,也不是主流審美的物件,所以你後來都再也沒有看過跟它一樣的東西,你可能看過很多很多類似的,但都沒有一個跟它一樣的。
其實也不是甚麼了不起的東西,可是你只要一看到那類的物件,就會想起來,揮之不去的想要再找到它,而且你會想找到每一個細節都跟它一樣的那件。
然後有一天,你覺得世界上沒有那個東西了,你決定自己造一個或者花點小錢請人做一個給你,但在畫圖的時候或者在描述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其實你很難準確地說出它每一個細節了,又或者好不容易畫出來/打造出來了,卻發現它和你心裡的那個,好像還是有點不一樣,心裡的那個比較漂亮。
於是你心裡的那個東西的形像,就永遠無法再現。你永遠也得不到,成了永恆的殘念。

對我來說,這樣的東西就是某一個琉璃珠。
小時候差不多十二歲,我曾經在一個專造手工琉璃珠的地方,看見一顆我覺得非常漂亮的琉璃珠,它並沒有很貴,忘了是台幣70還是120還是140,總之就是小錢,但是我母親覺得那顆珠子不漂亮,沒有買給我,可是我非常想要。離開那裡之後我就對那顆珠子心心念念,每次看到有人在賣手工琉璃珠,就會過去找看看有沒有跟它一樣的,但都沒有找到。
我很喜歡玻璃,喜歡閃閃發光又彩色的東西,特別喜歡透明和碎片狀的閃光,所以琉璃珠一直都很吸引我,但都沒有一顆跟它一樣,這個執念持續了十幾年。
前幾天我把收藏的琉璃珠串成鍊子戴在腳上,忽然又想起了這顆琉璃珠,我決定把它畫出來,下次如果看到有人在賣手工琉璃珠,我想花點錢拜託師父做它出來給我,但是在畫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不是完全記得它的長相了.......

我記得它是一個方珠,長大約兩公分,寬度一到一點五左右,上面有淺藍色和深藍色的螺旋與點點,珠體是透明的,但是我已經不記得,它裡面是不是有銀箔和白色短線了,而且到底珠子的螺旋圖案是閉合的還是開口的我也記不清了,畫了兩個版本都覺得好像不是我心中的珠子



好像是有開口的吧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啊,我不太有这种经验~
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物欲寡淡的和尚般的孩子WWWWWWWWWWWWWW
即便有过比较想要的东西,几乎也都都属于本来一开始就只存在想象中,根本买不到的情况~
比如我曾经想要一个真的加热才能显现出文字,平时没有文字的lord of the ring WWWWWWWWWWWWW

不过你说这种心态我能理解~
我觉得,与其说是你后来忘了当初想要的东西长什么样,不如说,时间久了以后,你想要某个东西的执念已经走了形~
之后的你,想要的已经不是那个东西本身了,而是那个东西经过你记忆长时间加工和美化后的样子,或者更进一步说,你想要的只是那个东西当初由于求而不得所带给你的感觉WWWWWWWWWWW
所以,之后你哪怕重新又看到了那个东西有卖于是轻松获得了,或者你自己真的DIY出来了~
可能感觉上也就不再是你曾经那么渴望的那个东西了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