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其他
万物港乃帝国最大港口城市,因其特殊地理位置从而商业贸易发达,沿海岸皆设码头,分渔船与货船码头区,渔船到岸直接就地买卖,货船则需卸货后运往集市集中交易。集市位于市政厅堡前广场,商品种类悉数分区,从地方特产到各类奇珍异宝,堪称无奇不有,遂当地人将集市戏称为“藏宝库”,每次前往总能寻得一两件予吾而言的“宝物”,此前吾就在集市中偶然寻得一本《斯普里克大陆地图册》,此书在今后的异陆旅行中对吾可谓帮助良多。
       此外集市内还有城市护卫队维护治安,队员穿鳞甲或皮甲身披醒目水蓝色披风左臂则绑同色绸带,上写“万物港城市治安维和队”以及箴言“惩奸除恶”。
        城区内有河,将城区划分为两块,西部为政府与大学等公共设施与居民区等所在地,东部则多为商业区及码头运输区。因其人们都在河边离别感伤,遂此河也名曰“泪河”,河贯通城市之南北,其最北端入海,由此河南下可抵帝国新月海湾,为国内水上交通要道之一。

      吾曾在万物港完成大学学业所以对于这座城市不算陌生,吾大学时期在研学之余也在码头酒馆闲逛因此结交了不少朋友,多为水手船员,吟游诗人等。而万物港本地水手为人质朴、热情,与人和善;有一首船歌在本地水手间广为传唱也令吾印象深刻,名为《漂泊在外的水手终将归乡》。

“船锚终将抛下,风帆终将收起,船只终将停靠,而漂泊在外的水手也终将会有归乡的一天。
长年的在外漂泊,让我格外思念自己的家乡;思念家乡的父母,他们的关切叮嘱言犹在耳;
思念家乡的好友,与他们欢笑时景象至今还浮现眼前;
以及最重要的,思念家乡的她,那个甘愿为我苦苦等待的好女孩。
归乡吧,水手!不再奔波劳累,不再漂泊流浪!”
      
       一曲唱罢,道不尽的却是水手的满满思乡情,吾不由得触景生情,联想起如今自身遭遇,顿时潸然泪下。
       类似的曲目还有如《海水中的苦涩》、《风暴来临时》都为描写水手在海上的艰辛生活和苦中作乐的乐观精神。

       万物港有两所大学,其中一所万物港大学是吾当年就读的学院,回想当年学生时代的时光有一人让吾至今难忘,这人便是瑞科·贝克。
       瑞科·贝克乃商人之子,与吾本是大学同窗更是挚友,毕业后吾回乡继承爵位管理自己的一隅田邑,他则继续留在校内研读学术,此前我们两人间虽有过书信往来但实际见面却还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
       吾见到时他已成为院系教授,由于这次到访没有事先通知,所以他看见吾自是非常惊喜。
       他泡了两杯茶后便请吾入座,曰:“本次加利兄远道而来鄙人却招待不周,还让加利兄看见鄙人办公室如此杂乱不堪,实在是有失远迎,还望多多包涵。”
       吾莞尔一笑,曰:“贝克兄不必如此,吾此次前来也只是顺路拜访老友而已,别无他意。”
       一阵寒暄后吾便向他讲述了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他听后深叹口气,感慨颇多,“想不到数年未见,加利兄竟沦落到此等境地,想必期间的缘由也令人唏嘘吧,鄙人对此深表同情。”
         吾无奈摇头,曰:“只能说这次'清洗'牵扯到太多人,无论是有罪还是无罪。”
         贝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答:“新官上任都三把火,更何况是皇帝;先前的内战导致现在政府中都还有不少叛党残余势力,'清洗'对于现在的皇帝是必要且必须的。”
         吾听后对结论表示赞同,  不禁感叹:“也许当年吾就应如贝克兄一样留校潜心研学。”
        “加利兄过言了,鄙人学成教授只是为生计,能以教授学生来博得微薪,充其量只是名学究书痴也。当然,如果加利兄有任何困难鄙人还是会尽己所能相助。”
        吾连忙摆手,曰:“大可不必,贝克兄的好意吾心领了,此次拜访也只是想聊天叙旧。”
        “既然如此,何不如找一家酒馆慢慢谈?鄙人就知道码头边有家别具特色的酒馆,加利兄意下如何?”吾允,曰:“诺。”遂二人便欣然前往。
       酒馆店名曰“青旗手之歌”。店门前有一旗杆,上悬青旗;据传因酒馆老板此前为帝国军掌旗官,擎第17团战旗,旗色草青;退役后开此酒馆营生,为纪念当年军旅生活而取此名。
       店长乃万物港本地人,体格健壮,为人幽默健谈,左腿有旧时剑伤因而走路跛脚,遂也被顾客们亲切称为“跛脚旗官”
       “青旗手之歌”招牌椒盐烤鱼更为码头一绝;鱼皮酥脆,鱼肉鲜嫩多汁,胡椒盐等调味恰到好处,初尝便让人赞不绝口,再配一杯果酒解腻,则一餐无虞。
      每至傍晚皆有乐队驻店演唱,歌曲每晚不尽相同,但《萨尔冈上迎风飘扬的青旗》一曲乃店主专门寻人作词谱曲且只在酒馆内演唱;此曲讲述了布莱恩·佩里——也就是店主于二十年前帝国内战中作为掌旗官率领士兵在萨尔冈战役中誓死坚守的传奇故事,曲风激昂,歌词铿锵。当问及布莱恩是否担心歌曲外传时,店主只耸耸肩,对曰:“无妨,能为本店传播声名者,吾等还将感激不尽也,何来惧怕之理乎?”
        吾与瑞科·贝克从出酒馆时已是深夜,我们便在泪河边分离;当贝克得知吾明日就将去往帝都时开始显得有些不安,拿出袍中一个早已准备好的信封交予到吾手中,“这里面是一封大学教授推荐信,鄙人相信以加利兄之学识只需略加深造即可出任导师教授类职务;鄙人的推荐信应该可以让加利兄在帝国任意一所大学就职,还望加利兄收下。只可惜身为一清贫教授,鄙人所能做出的最大帮助也仅限于此了。”
        吾对此甚是感动,并保证在旅途结束后便回来任职教授。
        “愿诸神眷顾你,吾友。”瑞科·贝克拍了拍吾肩说到。
        “也愿诸神眷顾你,吾友。”吾对曰。
        之后我们便向相反方向走去,只是不知此别后何时才能相见。

小结:
        对于本地人来说,万物港不仅是养育自己的家乡,也记录了自己的过去;对于来到这座城市的游子来说,万物港不仅承载着当下,也寄托着未来,一如那条贯通全城的泪河,静静的见证着这烟火尘世中的众生百态。


【发帖际遇】影生Umbrona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sid=GgozT7 19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上至王座下至地狱,唯有孑然一身者最为迅捷。

诶这个好棒啊,文言文腔调写奇幻的感觉,很新奇。感觉世界观内容挺丰富的,然后还有写歌,好用心w
就是有点太短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的作品,既然是旅行见闻录的感觉,应该是个短篇合集?
在咕了在咕了……

TOP


和第一篇相比,这篇纯设定的部分少了,多了许多和角色心里更相关的内容,观感确实就更像是见闻录而不是游记了
我喜欢讲述船歌的那段,思乡的歌曲→引发思乡之情→点出笔者(伯爵)也是一个常年在外旅行之人,情感的引出就很自然~
后面和大学故友的对话则是隐藏了不少背景信息,有关王国改朝换代和旧贵族的流放,结尾拿到故人的推荐信也有种映射水手船歌的感觉,流浪在外的游子想要回家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