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我發現YT上有一些在我看來很迷惑的影片:有人仔細的把肥皂切成一小塊一小塊之後再倒掉。

當時我覺得這些影片很奇怪,內容無聊又浪費,但卻有千百萬點擊,並且類似的影片有幾千片,每一片就是或長或短的時間中看著畫面裡的人把肥皂切碎並撥弄它,沒有任何其他內容,當時的我對這樣的影片嗤之以鼻,因為我推崇精巧且纖細、精準且俐落的切割技術:一刀可以切開的東西不要切三刀、能平整切掉的時候不要刨、用越少的刀數和越巧的力道來完成越精細的分解,因此切肥皂片裡那種仔細卻散亂、毫無計劃性、一層又一層的切只為了切碎而切碎的行為讓我非常反感,那就好像是解剖和碎屍的差別。可是如果說這些影片一無是處,點閱率又證明了他們的價值,我感到很困惑。

於是我把這種我覺得理解不能的影片拿去給同學看,卻意外的發現很多人都看過,有人告訴我這是甚麼,那是我第一次聽到ASMR。向我介紹這個東西的人說這叫做顱內高潮,是一種主要聽聲音的片子,不是用來看的,那些切肥皂或者撥弄肥皂的摳摳聲讓人心情平靜,他說它常常看這種影片來紓壓。

後來我又認識了很多對ASMR也有興趣的人,甚至有同學會自己在家裡製造這類的東西,他們說不只切肥皂,ASMR包含了各種會讓人輕鬆的背景音樂,比如雨聲、海浪聲、玻璃碰撞聲和金屬塊滾動聲、木球彈跳聲、樂高傾倒聲甚麼的,很多很多,我說那這跟據說可以讓人平靜的白噪音有甚麼不一樣,但他們也不是很深入了解,他們只說聽這種ASMR是他們的小興趣,既不傷害任何人,也沒必要去深度追究科學上的意義,他們會在工作的時候在家裡的時候甚至在做作業時候聽,「那可能就像你喜歡吃糖一樣吧。」有人說,但我覺得不一樣,糖能引起愉悅是因為多巴胺的路徑,我好奇的是這個ASMR怎麼回事,為甚麼這些人聽了這麼爽?

並且,為甚麼我聽了沒反應?

顱內高潮讓人覺得這是聲音激起的性刺激,但又有看AV的同學告訴我,他聽ASMR的時候感覺和看AV女優淫叫感覺不同,他說有一種奇怪的歡欣感,我怎麼聽都像吸毒。我上網查了一下,說是會由頭部開始感覺有點麻刺和開心,而且不只是聲音引起的,維基上對ASMR的感覺有比較詳細的描述,但我還是覺得難以理解。

ASMR的主觀體驗、感覺和感知現象被一些容易受到其影響的人描述為「類似於輕微的電流...或一杯香檳中的碳酸氣泡」[6]。那些皮膚上的刺痛感一般稱為感覺異常,它被ASMR愛好者稱那是為沿著頭皮,脖子和背部的震顫感[13][14]。它被描述為「一種從頭部後方然而傳播至頸部、肩膀、手臂、脊椎和腿,讓人感到放鬆和警覺」[5]。

變化
ASMR是一種對於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等其他知覺從顱內、頭皮、後背以及四肢等周邊部位受到刺激而產生愉悅反應的感知現象[15][16][17][18],例如頭頸皮膚騷癢、引起雞皮疙瘩等反應。該現象的本質和分類仍存在著很大爭議[19],相關證據眾說紛紜,目前仍然缺乏科學解釋或研究數據以支持相關說法[20]。

儘管跟知覺現象相關的潛在神經生物學相關因素很少進行科學研究,由於缺乏用於解釋其物理性質的數據,因此利用分析了來自論壇、部落格的個人評論及短片評論來描述這種現象。對這個軼事證據的分析以支持最初的共識,ASMR於本質上是欣快而不是涉及性的,並將經歷ASMR的人分為兩大主題類別。第一種類別是取決於外部觸發因素以體驗局部的感覺,其相關的感覺通常源於頭部,經常下達觸及到頸部,有時到達背部上方。另一類則可以透過專注力有意增強感覺和感受,毋需依賴外部刺激或「觸發」,這種方式能夠與相對於冥想的經歷相比[21][22]。

在2008年,雅虎上成立的線上討論群組「感覺論者社團(Society of Sensationalists)」,以及由安德魯·麥克繆里斯於2010年創立名為「莫名之感(Unnamed Feeling)」的部落格,旨在為社群提供討論平台,分享觀點和個人經歷來了解更多關於感知的理解。在這些早期的討論組中,人們對ASMR的稱呼包括注意力誘發頭部高潮(attention induced head orgasm)、注意力誘發愉悅感(attention induced euphoria)及,注意力誘發敏銳愉悅感(attention induced observant euphoria)[20]。

其他試圖描述這種感知現象的名稱有:「耳音」、「耳搔[16]」、「顱內高潮[17]」、「大腦按摩」及「大腦高潮」等。
(摘自維基https://zh.wikipedia.org/wiki/ASMR#%E6%84%9F%E8%A6%BA)

我想起我人生中曾有一次跟這個形容類似的經歷:我看到一個人被按摩的時候突然有了上面說的那種皮膚感覺,但當時我的心情覺得很可怕,我不知道自己皮膚為甚麼突然有了奇怪的感覺,明明被按摩的人不是我,我為何會覺得自己被碰觸了?這種事實和感覺不同的體驗讓我相當憤怒,我覺得那個瞬間我的神經有點錯亂,居然會把別人被按摩的畫面和自己皮膚的觸覺連結了,但離奇的是,我後來又看過很多人被按摩,甚至當時那個觸發我ASMR反應的人後來也幫我朋友按摩,我全程都看著,卻再也沒有感覺到過。

然後我就覺得,我是對ASMR沒反應的人。可是我又很想知道那些人看ASMR影片時到底體會到甚麼?

於是我反覆看了很多很多很多的ASMR片,比如切肥皂比如撒樂高比如搖冰塊比如倒果汁比如丟彈珠啥的,看了很多很多,然後我發現了一件事:這些影片太無聊了!我真的沒有再感受過那種麻麻的怪感,對我來說這些影片的內容就跟他們占據我時間一樣浪費。所以我覺得我對ASMR沒有興趣,那不是我的嗜好。

直到......今天早上。

我過去一直有在看一個教做和菓子的youtuber的頻道,他每次都會仔細的講解材料和做法之後,示範怎麼做出一個美麗的和菓子,雖然他說的那些材料都很難取得,沒有管道很難買到,但和菓子本來就是一種外觀即為藝術色彩鮮艷又美麗的東西,我很喜歡看他做,所以追蹤這個人很久了。他前期的影片收音效果比較差,後來他換了一個麥克風之後,影片裡的環境聲音都能收得很清楚,他倒砂糖、拌水、倒粉料和使用和菓子器具(大部分都是木質)的聲音都會被收進去,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注意到他的影片下面會有人留言說這是一個ASMR片,甚至後來說他這些屬於ASMR片的留言超過了說他這是和菓子教程的留言數,然而我還是覺得這個人講解和菓子很有一套。

但今天他發布了新片,我點下去發現,這真的已經是一個ASMR片了

片子裡那些倒料拌水的聲音被刻意放大,整片裡充斥著他股搗和菓子原材料的各種聲音,平常都會播放的背景輕音樂消失或減弱了很多,ASMR感非常明顯,顯然是刻意的,雖然教程還是很仔細,但是那些極為刻意的ASMR聲音卻讓我很難專注看,最後我把聲音關掉了,然後感覺這又回到了我喜歡的原本那種漂亮的和菓子影片

接著,我又看了幾個真ASMR片,我發現,我不是對ASMR沒感覺,我是討厭。

我現在變成只要一個片子有點ASMR感我就直接關聲音了,那些人家覺得很愉悅的聲音會激起我的煩躁感,讓我覺得聲音影響了我對影片的內容注意力,更何況那些真的ASMR影片一般都是沒有正經內容的,對我來說就是噪音+無內容=浪費時間,所以我已經養成了一聽到ASMR就覺得這是浪費時間和煩躁的腦神經迴路了

不是沒感覺,感覺很討厭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这玩意看的人真的很多,尤其是有些研究生会在电脑旁边无所事事的时候看,而且声音开的很大!
按道理说ASMR影片是工作之余的某种调剂?但我非常讨厌这类东西,因为真的很令人烦躁WWWWW
其实这种感觉未必只来源于噪音影片,在读一些小说或者文件的时候,我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比如读卡夫卡判决的时候,就会有一种颤栗的兴奋感。但我个人而言认为这兴奋感是略有些病态的,大概是暴露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欲念(X)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TOP


QQ空间前段时间经常推送这种东西,然后那几个经常推送的号都被我屏蔽了(X),原来这种东西还是有专门名称的?
不过我当时看的时候都没有开声音,国内喜欢乱配司马音效的短视频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一般看视频都不开声音,所以没有听过你们说的那种可怕又烦躁的声音(X)WWWWWWWW
导致我一直以为那种影片是一种给强迫症看的舒压视频,但大多数其实又并没有好好照顾强迫症,经常切一半就不切了、或者切的顺序不规律、又或者切出来大小不一,所以我就把它们都屏蔽了(XXX)

如果单说颅内高潮(或者更通俗点讲叫“眼睛/耳朵怀孕了”)之类的现象的话,我倒是有过不少的体验
比如说看到构图和配色非常漂亮非常符合自己审美的图,听到我特别喜欢的那种悠扬调子(?)的音乐,就会觉得美到头皮发麻
还有日常看到我超爱的夕阳火烧云+丁达尔现象,以及非常舒适非常规律的几何体构造,也会有类似的感觉,然后马上拿出相机
所以按照这样理解,可能那些声音正好戳到他们的审美点了吧,就跟你朋友说的海浪声雨声其实也是一种很容易戳审美点的声音和意象一样(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