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本帖最后由 苍狼劲月 于 2021-6-18 07:08 编辑
女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街上的。她记得自己迷迷糊糊里睡下了,回过神来时,却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白色洋裙,站在无人的空街。
今夜的云很厚重,月亮躲在云里,不肯施舍更多的光了,只有些许微末的光点撒在大地上,让人能勉强在黑暗中看清建筑物的轮廓。
这街道她本该熟悉的,从家门口往前数十米,再拐个弯就到了。一路上本该有许多叫卖的小贩,卖着简易制作的小玩具,还有各色小吃,俨然是一个孩子们的自由世界。她嘴馋时还能去开杂货店的阿姨那里赊一根冰棍,待每周家里发零用钱后,再把账目还清。
可哪怕是如此充满着烟火气的地方,也与她记忆中的模样大不相同了。依靠魔力点燃的长明灯熄灭数日,也不见有人维护。路上没有马车,亦没有行人,更别说记忆里的摊贩们了。只有无数块椭圆的卵石安静地躺在夜的灰色里,寂静得宛如死去。
她试探性地向前走,向前走。可这条平日里用不了多久就能走到头的街道为何那么漫长,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四周的屋舍仿佛是邻居的复制品,全是大门紧闭的肃穆样子。云层不散,夜色不减,仿佛一切都被关在无尽的长夜之中,唯有女孩一人在此不断徘徊,徘徊。
渐渐地,黑夜里传来一些痛苦的呻吟,夹杂着微弱的腐臭味。路上偶尔还会凭空爆发出一串难听的咒骂,不过那些恶毒的言语已经很微弱了,有气无力的,像是得了病。
对,得了病。女孩忽然想起前些日子爆发了传染病,城里的许多人都莫名其妙地被感染了,所以街道才会是现在这幅冷清模样。或许待到倾诉病痛的咒骂也不再有的时候,这街道,还有这座城便都会彻底死去吧?
她意识到自己不该继续滞留在外面了,她应该快点回家去,就像二爸告诫她的那样。
可她一想到二爸,街道的景色就再次发生了剧变。
黑暗扭曲了她的视野,随后,她看见街道上布满了漆黑如同污泥的怪物。那些家伙没有五官,混沌一团,只知道蠕动着肮脏的身躯,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身后留下数秒后就会消失的黑色曳痕。
从未见过的恐怖景象令女孩立即发出一声惊叫,哪怕她已经很快地反应过来,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可那些黑色的玩意还是为之一滞,随后慢悠悠地朝她爬来。女孩一咬牙一跺脚,开始狂奔起来。无奈那些黑色的东西数量实在太多,女孩又怎么也找不着这条街的出口,只能眼看着自己被它们包围。那些家伙油膜般的黑色表皮之下还有什么东西在极力挣扎着,它们张开嘴,露出舌根上金黄色的眼睛,随后又是一串咒骂和呻吟传出,令人作呕的腐臭味直蹿入鼻孔。
太可怕了,这里还是她所居住的凯里欧城吗?这简直就是传说中万灵死后才可到达的归墟!
但那些怪物很快发出了惊惧的“叽噶”声,四散而逃。代替呻吟和咒骂的,是一个男性的话语。他似乎并不熟悉本地的语言,说得有些蹩脚:“你好,请问这儿的……哎?我好像忘记那个广场叫什么了。好吧,那这城里最大的那个广场怎么走来着?”
女孩回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站在他背后,正等待她的答复。那男人的黑发虽然未束,却毫不杂乱,只乖巧地向下垂落,宛如黑色瀑布。但这种黑与刚才那些怪物的宛如死去一般的黑色是不同的,乌黑的发梢极有层次感,透出些许温暖的生气。他脸上挂着的温和笑容,似乎是这条黑暗与恐惧肆虐的街道里唯一还能令人安心的东西。
“嗯……叔叔?”女孩叫了一声。
“什么事?”男人嘴角噙着笑,尽量让自己语气温和地回应这只小小的惊弓之鸟。
“你能蹲下来吗?”她又问。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要求。”男人抱怨着,却还是蹲在女孩面前。
见这位陌生人能对自己的话语做出正确反应,而不像恐怖话剧里那些靠近以后暴起伤人的活尸,女孩这才松了口气。她指了一个方向,又胆怯的提出自己的要求:“我家就在广场附近,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但是我想赶快回家,二爸该担心我了,所以……叔叔能不能先绕个路?很近的,我保证!在我家门口就能看见广场了。”
男人听完,脸上笑容更盛:“小朋友,你家里人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吗?”
“是,是说过,可是比起那些……”女孩看了一眼环绕在两人周围的黑色怪物,又赶紧将视线移回男人身上,“……那些东西,起码你看起来还算个人。”
这话把男人彻底逗乐了,他揉了一把小姑娘的脑袋,朝女孩伸出手:“放心吧,我会把你送回去的。”
他重新站起身,宽袖一挥,再次逼近的黑色生物就尖叫着缩回无光的角落里。
云终于散了,一轮明月将清辉撒在干净的街面上,照得青石板也散发一层柔和的银光。
女孩便牵了他的手,沿着街道向前走。男人的手掌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温度,但力道拿捏得很好,不至于让女孩觉得这个人随时会离开她身边,也没有将她弄疼。因此,她还是安定了一些。她趁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量他,这家伙明显是能看见那些黑乎乎的怪物,但并不害怕它们。反倒是那些黑色的不明物不敢靠近这个白衣人丝毫,就连遇见他,都会主动躲得更远些。
四周实在是太安静了,一旦怪物远离他们,附近就再也没有其他声响。男人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向前走,向前走,却同样无法走出这无尽的长夜。
“叔叔,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吧,你为什么会来这儿呢?”女孩受不了这无尽的前路,干脆开口问。
“……赎罪。”那人含糊的回答了一句,也不管女孩有没有听清,便笑道:“我来解决这些疫鬼。”
“疫鬼?”
“城里最近有很多人都在发烧,咳嗽,身上起黑色肿块,然后迅速死掉,是不是?”白衣人问。
“是、是的。”女孩吃了一惊,她富有灵气的眼珠转了转,好像联想到了什么:“莫非……刚刚那些黑色的怪物就是罪魁祸首吗?”
“疫鬼是枉死之人的怨念培养出来的怪物,它们总想着再拉一些人陪葬。七八年前这里经历过一场浩劫,这些怪物只是无妄之灾的余波罢了。”白衣人叹息着,“那些人不应当死,也仍在附近徘徊至今,一刻不停地叫喊着'为什么死掉的是我'。”
女孩的反应却并不如男人想象的那般,他以为这十来岁大的孩子多少会感到害怕,但女孩却只对此感到悲伤,甚至愤怒:“是啊,为什么死掉的是他们呢,如果是隔壁那个姓顾的该有多好啊。”
男人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头来,盯着她,纯黑色的瞳孔像个深不见底的洞:“孩子,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因为那个姓顾的坏东西老是对我们家指指点点,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我的亲生父母是被魔圣收去灵魂的恶人,而我的灵魂连魔圣都不愿意要!”女孩不敢与大人对视,便赌气一样拉着那人继续往前迈步:“才不是,爸爸妈妈不是恶人!她懂什么,没见识!”
男人听见魔圣二字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不过他此刻可没工夫顾及这个。却见女孩发脾气时,周围的街景便跟着扭曲起来,宛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最后扭曲的景象里竟撕裂开一条黑色的大口,疫鬼如排山倒海般从中涌入。男人直接将孩子拉至怀中,第一脚踏在路面,第二脚点在青白色的墙,第三脚便已经踩在屋檐之上了。下一秒,地面几乎变成了黑色粘稠液体的海洋,无处落脚。这些怪物仍不死心,叠罗汉似的朝屋顶爬来。男人纵身一跃,便在女孩的惊叫声中落至隔壁家的屋顶。他如法炮制数次,在屋顶之间移动,不料前路仍是没有尽头。
当他第二次路过他们相遇的地方,男人皱起眉头,将女孩重新放回地面,双手扶住她的肩膀。几番腾挪转闪,他的呼吸非但没有乱,反而更加沉着。为了不吓到孩子,他仍是放慢了自己的语速,柔声问:“孩子,你为什么不想回家?”
女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什么?我?我当然想回家的。”
男人凝视着她:“我问的不是现在。你为何一直不想回家?”
女孩仍无法直面那双深邃的瞳孔,她低下头,用牙撕扯嘴唇上的死皮。男人也不催她,只抽出一柄桃木小剑,独自去驱赶追来的疫鬼。缝隙越来越大,涌入的疫鬼越来越多。最后此间天地竟只剩无穷无尽的黑色,和那方小小屋顶处上下翻飞的白衣而已。
片刻后,她才喃喃道:“因为我……”
“我二爸是个很优秀的艺术家。尽管魔圣的事情以后,是政府将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和失去孩子的父母凑在了一起,可他对我很好,就像亲生父母一样好。我也很希望能真的成为他的孩子啊,可是我、我哪怕在学校里读书都已经很费力了,更别提什么艺术创作。我没法变成他那样的人,我真的有资格继续住在他的家里吗?”
“听起来确实是个值得烦恼的问题。”男人一剑刺向一头疫鬼,却见另一边的怪物趁虚而入,朝女孩袭去。但它扑向女孩的瞬间,一条金色的龙尾倏忽间擦着女孩的发梢而过,直接将怪物打落在地。女孩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面前哪有什么白衣男人,唯有一头金色长龙傲立于黑暗之间,翅膀上有斑驳星点流转,光亮甚于月色,驱散黑暗。
他缓步走向女孩,伏低身子:“看来一时半会你也没法想开,那我就只好用点粗暴的办法出去了。”
“魔、魔……”
“咳咳咳!抓稳!”金龙用尾巴将女孩放在自己双翼之间,腾空而起。疫鬼一只只叠在一起,紧跟其后,穷追不舍。双方你追我赶,终于在即将被疫鬼群落抓住之时越过了云层。女孩耳畔传来了微弱的撕裂声,随后见到了月亮。
那是毫无云层遮挡的一轮大月,在女孩的眼里尽情满盈。但这绝景转瞬即逝,金龙急转直降,顷刻间回到地面。女孩这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出了那条无尽长街,临近广场了。龙将她放下,又塞了一片金鳞在她手中,随后如风般离去。无数疫鬼追他而去,避开了手持鳞片的女孩。一金一黑两道身影几乎在下一秒就出现在广场中央。无数符咒立即以龙族为圆心一排接一排地竖起,黄纸上的印记发出光亮,彼此勾连交错,让巨大的结阵在空中形成。巨龙飞舞着穿过云层,站在阵中高声咆哮。与龙吼应和的,是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传来的凄厉尖叫。
女孩看见黑色的疫鬼疯了一样从阴影中逃窜出来,刮起一阵又一阵的黑色旋风。每当有逃离阵法的,金龙便振翅而跃,将黏糊难看的黑色逃兵捉住,又爬升而起,将其丢入阵中。
刹那间光芒从法阵中央涌出,爆开漂亮的金黄。
无数疫鬼在空中的巨阵里被净化,金色的流光穿过云层滴落而下,如雨,如瀑布,如帝流浆。随后光芒又被风吹得散开,把整个广场晕染得灯火通明,像是在举办什么盛大的祭典。
美得像个充斥着节日烟火的幻梦。
“听好,孩子,生命是意外和奇迹的礼物,没有任何人是为某事而生的。如果有,那也只能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在名为人生的漫漫长夜里,无论怎样竭力远望,也注定无法穿透这黑夜,看到终点。迷失于此并不可怕,只需在一段时间里认准一个目标,往前走,之后又认准另一个目标,继续走,那就已经很好了。目标和目标之间并不一定是相通的,但只要达成它,就像在那黑夜里点亮了一颗星星。哪怕毫无规律可言,人类也会自己将天上的星星划成星座的——因为这是只属于思考者和努力者的美丽。不要为自己的毫无目标而感到迷茫,也不要强迫自己去做成不了的人。挺起胸膛,环视四周,尽管去把你喜欢的地方变成目的地,总有一日,你会找到自己的归宿。”
金龙从一片辉煌中缓缓走出,鳞片于金光照耀之下反射出迷惑视觉的华光。
女孩急忙跑上前去,有些慌张:“魔圣,你怎么……”
“那到底是谁给我取的怪绰号啊,能不能改改,也太难听了。我叫斯奇拉克奇,如果龙语发音对你来说太难,你也可以喊我池奇。”金龙盘在她的身侧,用大脑袋轻轻顶了一下女孩的脑袋。可女孩却一把将他抱住,有些着急:你为什么又特地回来救我们,甚至不惜暴露真身?我知道,当年你来的时候,就是因为猎龙队想杀你,你才会反击的。可是,可是哪怕是我也知道,这座凯里欧城就是靠着吃龙族的血肉而繁盛的,你应当恨我们才对,你要比那些疫鬼更恨我们才行啊。”
龙族的咽喉里发出一阵低笑,仍是一如既往地温和:“但我仍是错杀无辜了,这是无可辩驳的罪。我从未因贪婪之人的过错责怪每一个人类。哪怕我憎恨这依靠无数龙族的死亡才换来的繁盛,也仍会向无辜之人伸出援手。因为一个灵魂的生与死,永远是凌驾于仇恨之上的。”
“好了,快些回去吧。”最后,他这么说,“生魂离体太久,不好。”
女孩只觉得自己忽然变得很困,怎么也睁不开眼。她最后竭力抬起头,逐渐模糊的视野里,只看见那条龙在夜空中游走,最后去了远方。
金鳞辉夜舞长空,如斑驳一梦。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见到的是面容憔悴的养父。那个艺术家见她醒来,便将她搂入怀中,放声哭泣。随着睡意褪去,大脑清醒,她才意识到自己也得了病,高烧不退,咳嗽不断,几乎整日都是昏迷着的。而养父放下了手中的画笔,整日守在医院的床头,喂她吃药、喂她喝些白粥,祈求着她能熬过一劫。
更不可思议的是,笼罩了整个城市的疫病好像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哪怕已至弥留之际的人,过了那晚,也再度被抢救回来。人人都没法理解那平静的夜里到底发生过何等神妙之事。
女孩听养父和医护人员们谈论此事,忽然眼珠一转,将手伸进被窝。待她重新伸出手,摊在自己面前,掌心里赫然多了一片金鳞。
……
要说这近几年新开的医馆,其主人是一位医技出神入化的女医生,她治好了无数疑难杂症,在传染病学方面的贡献尤为突出。病人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医生总是嘴角噙着微笑,耐心地为每一位患者对症下药。这会儿,她正哄着吃了苦药的孩子,喂孩子吃了一粒糖丸,让她破涕而笑。只是医生忽然抬起头,往门外望去。她温和地对孩子说了句“请等我一下”,随后转身出了门。
但她还是出来得迟了,那个男人已经走远,混在往来络绎的人群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医生笑了笑,回到了医馆。
看呐,那曾经迷失的小小灵魂,如今也一步步地朝着无尽的夜空攀升,成为无惧任何黑暗的星星了。
有朝一日,这些星星或许会指引着那头一直被罪恶感所折磨的老龙,走出那无尽的长夜吧。
2

评分人数

    • 大熊星座: 回复得分【活动-创作积分】 + 4 分
    • 羽·凌风: 感谢参与活动,给予活动积分!【活动-创作积分】 + 30 分


【发帖际遇】:苍狼劲月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0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在咕了在咕了……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1-6-19 00:48 编辑
恍惚间感觉是在看去年的命题(X)
看到最后,女孩果然也是因为染病而陷入长夜之中,如果没有男子相助,怕是最终也会化为疫鬼的一员吧
故事中有三重迷失之意呢,染病之人变成冤魂疫鬼是对于生死的迷失,小女孩失去继续生存的信念无法走出迷宫是对于未来的迷失,而男子被困于复仇的痛苦和善良的本心之间则是对于过去的迷失
而最后疫鬼被全数超度(?),小女孩走出心结在养父单纯的爱中成为医生,善良的龙故地重游发现曾经救过的人都安居乐业,每个人都获得了救赎

是说男子开导小女孩那段,用星星和星座来比喻人生目标,挺新奇的WWWWW
而且很有传说感,有种星座神话里某某英雄做了什么大事、死后就被神明升到天空成为了星座的意味,仿佛每颗星星都是星座的功绩、之间的连线就是英雄生命轨迹的证明WWWWW

片刻后,她才喃喃道:“因为我……”
等一下,正在上下翻飞和四周疫鬼缠斗的男子是怎么听见小女孩喃喃的说话声的?(X)WWWWWWWWWW
这座凯里欧城就是靠着吃龙族的血肉而繁盛的
这是拿龙肉卖钱了吗?还是吃了过后有什么因果律反应(?),就跟山海经里的“吃X则X”一样?所以龙肉“能、好、怎”?WWWWWWW
吃龙肉可以让国家繁荣昌盛,卡卡不拉的国王流下了悔恨且羡慕的泪水(X)WWWWW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回复 2#  @羽·凌风

他能听到小女孩的说话声是因为,剧情需要!【???】毕竟不是什么无关痛痒的剧情,衔接硬伤就可以随便一点嘛【你】
每次晚上仰望星空,一想到千百年前无论是谁都能见到同样的景色,就像张九龄说的天涯共此时那样。我就觉得非常浪漫,所以做了这样的比喻
然后那个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靠吃龙族血肉繁盛的意思吧,而是依靠贩卖龙族制品,药品,护理品,装备等等,所以他们捕杀了很多龙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苍狼劲月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1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在咕了在咕了……

TOP


我以為這個女孩一開始是在夢遊,後來覺得她只是在作夢,然後又發現,她是一個魔法世界的人!
那些追她的怪物造型滿特別的,眼睛是長在嘴裡的,痕跡還會消失,感覺是宮崎駿腐爛神的超高級版本WWWWW

男人听完,脸上笑容更盛:“小朋友,你家里人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吗?”

這個感覺超可怕,笑咪咪的笑面虎WWWWWW
周圍都是死氣沉沉腐臭橫溢的怪物,就你一個人玉樹臨風還能面帶微笑,要是我是小女孩我見他我更怕WWWWWWW

原來這女孩子本身也是一個異變的源頭嗎?
千里迢迢來說教的金龍感覺挺逗趣的WWWWWWW整篇看完之後覺得,這應該是一系列故事的其中一節吧?
池奇有他自己的故事和罪孽,所以才特地回到這裡,也才有了這一段奇遇和改變少女生命的轉折,
而城中的人為何要吃龍肉也是一個讓人很好奇的部分,期待後續故事的展開了。

說起來,這個文章雖然很合適作為這次的命題作品,但它更類似去年的命題WWWWWW
去年你沒能參加到真是有點可惜了,去年很熱鬧的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4#  @紅峽青燦

是的,檀茗闲话是一个系列故事,都是短篇,大概说的是参加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后侥幸活下来的老兵们如何生活,如何悼念逝去的战友,他们有哪些心理阴影,怎么摆脱的故事,还有战争如何影响战后人们生活之类的……
不过这暂时只是一个比较美好的构想,我也只零零碎碎的写了几篇,还没决定好后面要怎么写。
战争本身的故事我也在纠结要不要写,因为我是个不擅长刻画大场面的人,我的笔力和目光都在相当细小的地方,所以在考虑要不要扬长避短x
然后这一篇就没有后续啦,完结啦,短篇而已。
龙肉的话,哈哈,他们并不是真的吃了龙肉,只是一种比喻。因为这座城的人会猎取龙族然后用龙族身上的东西做盔甲武器药物护肤品什么的用来卖,所以把他们比喻成“靠吃龙的血肉而变得富庶”。
至于题材适合参加去年命题的事情……嘛,这个就,真的是凑巧了,真的……
1

评分人数

在咕了在咕了……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