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今天晚上可以抽魔性凜了,我卻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我夢到未來視忽然出現一個比魔性凜更早的活動,兩者只差兩週,實裝了一隻新的土方副長,是人馬ver,強壯漆黑的馬身和穿洋服拿著和泉守的人的部分,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合!是土方哪有不抽的道理?即使不知道為什麼被設計成人馬可反正FGO總有跟我賴床一樣的無限理由解釋那些詭異的外觀嘛我早習慣了!無所謂!抽就對了!然後我就在土方和凜中間瘋狂掙扎,惦惦自己只有200+石頭+71呼符的迦勒底,好像沒法兩個都接回迦。

於是我去挖石頭,夢裡的挖石頭並不是從打過的地圖裡打出之前沒收割的石頭,而是真真正正的拿把鋤頭到一座山上去挖,那座山上有許多寶箱埋在土裡,據說裡面有些藏著聖晶石。

然而山上的考驗也很多,有怪物和極端氣候,四處都是破敗的坍方古城和盤根錯節的大樹,模樣就像吳哥窟周邊一般。我一腳高一腳低的走在破碎的石板路上,踏過樹跟和崩塌的雕像,遇見過兩隻像狼一樣的怪物,牠們的爪子能往後蛻皮露出裡面突破天際的螺旋鑽頭來鑽人,我好不容易才把牠們殺掉的,用的是.......那啥,我帶了整盒的feather blade, 我在夢裡都不知道這種東西除了切片要怎麼拿來殺人。

遇到一隻長得很可愛的老雄火龍,牠讓我猜周圍三隻年輕的雄火龍和四隻年輕的雌火龍哪一隻是牠的孩子?我發現有一隻雌火龍會舔老火龍的臉,就是你了這根本送分吧。到了山頂發現有好多人都在挖石頭,一邊討論著要抽甚麼何時抽最近的活動又如何如何,我避開人群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拿出鎬子準備開挖,忽然發現人群在尖叫,有人發現了魔蜂的巢,旁人說我們趕緊走吧這山頭很危險去別處挖,這人卻嘻笑著用鎬子把蜂巢鋤了下去,魔蜂們一湧而出,大家開始逃命。

有一個看起來像農夫的人大喊要大家冷靜,不要揮打魔蜂也不要疾跑,他自稱是蜂產品學教授,我趕緊看了他一眼,居然不是我大學的老師。我把兩手收進袖子裡,拉低兜帽低著頭快速往前走,魔蜂在我旁邊飛著,我看到有揮打魔蜂的人被一陣爆叮後倒在地上死掉了,一隻魔蜂叮了我的手指,我不作聲等牠自己飛走,超痛。

漸漸的有人沿著上山的路迅速撤走,又返回來說跑不掉了,我有點搞不懂,這裡不是就是一座山,跑下去就行了嗎?此時人群在我後面聚集起來,說著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甚麼船要開了回不去了,這裡不會有飛機,也不可以有飛機等等,火龍棄他們而去了之類的,開始有人頻繁的提起FZ裡切絲把他媽飛機炸了的那集,我心想既然逃不掉,拿那些跟現在情況差很多的事情來說嘴有甚麼用?還不如想辦法活下去,我還要回去抽土方呢。

有些人聚集在我身後,他們開始微微推擠我,我轉頭,他們說道:「拜託你了,快去跟軍艦上的人求救!」
「甚麼軍艦?」我完全沒聽懂。
「在小港口那裡的軍艦,讓他們找人來救我們,我們的生命全都託付給你了你快去吧!用你那掠水無紋的輕功快跑!」

夢裡的我兩手插在口袋,低著頭慢悠悠往前走,心想你們這些人有甚麼毛病?這裡不是開車就能來的地方嗎?而且山上怪物那麼多,七八隻火龍攔路你們都沒有大驚小怪,不過就一巢魔蜂屁大點事驚慌成這樣?被叮死的那幾個不就是把蜂巢打壞的傻瓜?而且我也不會甚麼輕功,我只是一個沉迷手遊的科科,雖然不知道為甚麼可以用切片刀殺掉魔物,但我真的不知道啊,窩不知道窩不知道。

所以即使他們推我,我還是按著自己的步調慢慢走,有人嘴裡說著「這是你重要的東西我給你拿來了拜託你。」接著就把某物塞到我手上,我還以為是零飛劍呢他們大概當我是小蛙吧,結果握緊一看,操,枕頭君?我就像個白癡一樣抱著一個枕頭被推推擠擠的過了一個用石塊壘起來的拱門隧道,隧道彎曲我看不到盡頭但其實很短。一過隧道我才發現,隧道口就是懸崖,真的有一艘軍艦停在那裡,而且看起來快啟航了,軍艦看起來是二戰時代的,但所有可以辨認國籍或者鑑別性的構造都很模糊不然就是很奇怪,沒法分辨,幾個水手在船舷上抽菸,他們身上的軍服看起來很塑膠,不知是哪國艦隊。

我慌慌張張地拉下隧道裡的把手降下棧橋跑過去,但軍艦已經啟航,棧橋被拉力摺疊闔往軍艦那側,倉皇中我跳了起來兩手前伸左手抓住棧橋,枕頭君順著拋物線掉進軍艦裡,我則摔回了隧道口。一瞬間我的腦子茫然一片但又很快清晰過來:這裡有這麼多課長在挖石頭,如果他們死了像我這種無課玩家不就沒辦法喊著"謝謝課長讓我有遊戲玩"了?FGO會不會營運不下去?而且我的抱枕掉到軍艦上面去了!!!

於是我開始沿著山壁窄小的道路狂奔,用此生最快的速度衝刺,想著我寫小蛙疾馳的時候她是甚麼心態,直到覺得小蛙跟我本人重疊在一起,我對著還未遠去的軍艦加速起跳,飛撲進了甲板,幾個水手嚇得驚叫,一個軍官模樣非常肥胖長得就和FGO第二部的新所長很類似的男人問我你在幹嘛你是誰?

我爬起來回頭一看,剛剛那地方居然真的是小島?看見枕頭君掉在旁邊,趕緊衝過去撿起來拍乾淨抱著,然後回答他:「長官,那個島上有一群課金玩家在挖石頭,能回去救他們嗎?」胖長官看著我,他的表情變得像七章動畫裡發現伊絲塔弄丟神牛的賢王。

他說:「蛤?」

我就醒了,被自己的夢蠢醒的,醒來躺在床上一看錶,八點半。想了一會,為甚麼土方副長要變成人馬啊!難道是為了在一本木關門衝刺嗎?不要啊!身為土方粉做這種夢是罪過吧罪過吧!土方姊姊原諒我!一定是我太想看《燃燒吧!劍!》的電影了,嚇得我立刻躺下去再賴三小時床。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