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1-7-31 21:07 编辑
如果世界上有神,祂一定是無所不能的吧。

如果神真的是無所不能的,那祂一定能實現我的願望。

讓我的妹妹,那個可惡的雜種,死掉吧……越快……越好。

※                 ※           ※

「小向!一起來打球吧!」
「小向!羅傑的媽媽烤了餅乾,我們過去吃吧!」
「小向,你能教我數學嗎?費爾多小姐說的我全都聽不懂啊!」
「聽說巨怪隊在招募少年橄欖球員,要一起去嗎?小向?」
「小向……」

我叫史小向,是一個不平凡的美國亞裔。我的父親史自強來自東方島國華樟,家裡非常貧困,但父親有驚人的數學天賦,經過數年的苦讀最終成為一名數學教授,並且來到美國遇見了同是亞裔的我媽媽,結婚生下了我,據說當年我的祖父母賣掉了兩個姑姑才湊足父親的學費,父親對自己的成就從來都是謙卑而感恩的。我的外祖父母也是苦工出身,年輕時在西雅圖的海港當搬工和做清潔衛生,後來攢了一點小錢開了個小報攤子生下我母親,日子也是貧窮知足,直到我父母相遇,兩家人的生活才好起來。

而我,六歲的時候就能計算機率與多元多次代數,十二歲寫出自動管理庭院種植並採收自家蔬果上網販售的全自動監控程式,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同時和亞裔刻版印象中內向怯懦安靜又黃又小的電腦怪咖截然不同,我同時也是社區棒球隊的王牌投手,有一大票的朋友,有五到六個女孩子喜歡我,我待人和氣生性樂觀,誰有困難我就會去幫助,是社區裡最受稱讚的孩子,也是學校常年的模範生。沒有人忌妒我,因為我會和所有忌妒我的人做朋友,並幫助他們變得更好,學校裡有幾個常常欺負別人的小霸王,連他們都說我這裡不存在種族歧視。未來我想進入矽谷並逐步轉型成為投資商,我的夢想是讓世界上出現自動旅遊,只要用電腦按幾下,就能立刻前往世界任何地方,將所有的關口檢查和航程都個人化並精簡化,帶給世界更大的快樂。

這樣的生活,我敢肯定是所有十二歲的美國男孩都夢寐以求的,我自己也很得意,但這一切都在一年前開始,慢慢破碎了。

※                 ※           ※

六年前,我母親意外的檢查出懷孕。

父親非常高興,他一直希望能像其他鄰居一樣有數個孩子,但卻努力無果,他知道母親懷孕的時候舉辦了整個社區的大派對來慶祝這件事,那時做為天才的我還設計了一部機器能自動堆疊香檳塔並回收所有溢流的香檳組成香檳自動循環噴泉,成為會場裡最引人注目的設置。然而當時的我已經知道,這個新生兒幾乎不可能是父親的骨肉,因為我早就從家裡的各種監視設備中蒐集了父親的步距、排尿時間、時長以及與母親歡愉的次數,還有母親的生理週期和適孕時間點以及工作中與誰碰面的訊息,這些資料和美國國家數據庫的衛生健康統計資料比對的結果告訴我,父親不可能再有孩子,它只可能是母親與她公司秘書賽伯斯先生的孩子。

我對這個未出世的”弟妹”以及不忠的母親,充滿了厭惡。

不久後,我那背負著罪惡的妹妹出生了,她長得跟父親一點也不像,但卻和母親非常相似,我父母仔細地呵護著她,希望她能快樂的成長,但畢竟是不潔的身體,妹妹從小就有先天性疾病,消化系統非常脆弱,只能吃某些特定的食物,且口腔發育有問題,無法吮乳。

父母日以繼夜的照顧她,母親辭去了工作,父親讓她去做各式手術,即使如此辛苦照顧,妹妹的嬰幼兒期有一半的時間都在醫院裡度過,她被發過的病危通知跟我得到的獎項一樣多。
       
然而,她居然沒有死,居然活到了六歲,並且還逐漸壯實起來了。

※                 ※           ※

要上七年級的那一年,我的好朋友羅傑的父母將他轉學了,為了以後能上更好的高中,把羅傑送到一所教書比較難的學校去了。羅傑的父母還來拜訪過我父母,推薦讓我一起去,一方面是跟羅傑有伴,一方面是覺得我去那裏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可我的父母拒絕這個提議,不是沒錢也不是覺得這建議不好,他們只是全副心力都在照顧妹妹,已經完全沒有一點點注意力在我身上了。

羅傑的父母把這事情跟其他家長說了,很快”史博士他們家居然不在乎天才兒童小向的未來,只注意後來生的小方能不能健康成長”的流言傳遍大街小巷,許多人的爸媽為我感到不公平,他們說要是我是他們的孩子,他們會給我最好的,不會為了先天不良的二女兒放棄對我的栽培,連學校的老師費爾多小姐也認為我應該去能提供更深學問的地方深造,不是在普通的學校裡泯然眾人。可我父母越來越偏激,其他人對我的才華有多珍惜,他們對妹妹的關注就有多大,後來他們甚至覺得我是一個能自立自強的孩子,我能自己決定我自己要做甚麼,不需要他們多於的照料。

多餘?哼!我能做甚麼?我不過就是一的十二歲的數理天才,除了算數學和寫程式,我難道不是一個普通的小男孩?我想像羅傑一樣和他爸爸去划船釣魚,我想像傑克一樣跟他父親去現場看大聯盟比賽,我想像班恩一樣跟父親一起來一場公路旅行,我也想像愛莉一樣跟她母親一起去街上買聖誕裝飾,想和埃米亞一樣跟母親一起料理感恩節火雞大餐招待親戚,還想和安勃一樣跟母親在假日擺放跳蚤市場攤位和鄰居做交換!
有時候我會在深夜裡想,我願意放棄我的天賦去換取一個正常的家,去讓那可恨的妹妹消失掉,我羨慕我周圍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沒有人忌妒我的才華,但我忌妒他們的平凡。

※                 ※           ※

不好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在我畢業的那個暑假,父母說要回到華樟去,華樟的物價比較便宜,家庭的醫療支出能夠大打折──我知道家裡有差不多一半的錢都用在妹妹的藥物和治療上,這一直都讓我很不滿──並且有祖父母可以幫忙照顧妹妹,亞洲的食物也比較接近妹妹身體所能承受的成分。

我不願意又有什麼辦法呢?我反對哭鬧甚至逃家,都沒能改變父母的心意,他們也不允許我一個人留在美國,硬是把我帶回去那個陌生的”故鄉”錦文縣,那是我父母的故鄉,不是我的。

一開始我很不習慣,華樟的一切都有種百科全書的感覺,非常不真實。傳統和先進並存在社會上,矛盾和合作也並存著,甚至原始落後和文明開化都並存著!這裡的人喜歡穿有很古老三角圖案的衣服,喜歡穿露趾的鞋子,喜歡冷兵器,男男女女包裡都帶著刀子,什麼東西都是甜的,什麼飲料都要加牛奶。這裡的男人好多都留長髮,女人腿上戴著叮叮噹當的東西,每個人都一雙沒有毛的白腿,路邊常有人大聲吆喝或吵架。

但我很快就靠著我超強的適應能力融入了這個亞洲的社會,據說華樟的升學壓力僅次於中國和台灣,可對天才來說讀書輕而易舉!我在一年內學會中文還考上錦文縣第一志願的蒼穹高中,一學期轉入數理資優班,高三畢業直接入學華樟最好的大學龍昇府,在拿到錄取通知的那天我就直接收拾行李,當晚離家去首都龍昇城,沒必要跟家裡人說什麼,他們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他們。

如果我當年留在美國,這分錄取通知很可能就是哈佛,一想到這我就氣得緊緊握住行李箱提把,在人來人往的小機場裡深呼吸平靜下來後,仔細確認我的班機。

※                 ※           ※

華樟的新年和美國的聖誕假期一樣,大家都會回家裡去和親人團聚,我通常不願意回去,總會想辦法留在學校或者出公差,高中的時候為了不要引起輔導老師的注意,我和家人保持著比較普通的關係,而他們的心力都在照顧體弱多病的妹妹身上,也不曾關注過我疏離的態度。上大學後我就不再掩藏對父母的厭惡,畢業進入公司後也絕口不提家人的事情,可今年我卻無處可逃,老闆決定趁新年過後整修整棟大樓裝潢,要大家在年假期間將所有個人物品和辦公室的物件全撤走,我本來自願留下看守空無一人的大樓,部主任卻拍拍我的肩膀:

「念才,」她叫我上大學後自己改的名字,父母給的乳名早就該隨著他們對我的關心消失而被捨棄了:「幼國說從大學就沒看過你回家,也不知道你的家人,你們一直都是同學,他很擔心你,我也覺得你如果還有家人,就回去看看他們吧。」
「我沒有家人。」我斬釘截鐵的說。
部主任嘆了口氣,拿出一張便條紙:「前天不是有人打電話到辦公室找你,你把他電話掛了嗎?那個人今天早上又打來了,他說他是你父親名叫史自強,希望你可以回家一趟,我這裡有幾間禮品店,你去給家人挑些紀念品吧。」
我一時語塞,說真的那傢伙打給我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就把電話掛了,即使想過這麼多年都沒說過一句話的父親為何會主動聯絡,但當時我認為我還是應該把重心放在防毒軟體的升級上。

「你跟家裡人發生什麼事了嗎?平常我看你那麼優秀,幼國跟我說的時候我還很難想像你居然是一個不回家的人,」部主任的語氣很溫柔,她拉我坐在沙發上,從咖啡機按了一杯卡布奇諾給我:「辛苦了,你是我們研發部不可或缺的人,公司升遷也是要評估性格的,嗯?」

我想想,也沒什麼要隱藏的,我就是受害者,於是一五一十地把從小發生的事情告訴部主任,部主任替我感到惋惜之餘,依然建議我回家去看看,我便恭敬不如從命的去部主任推薦的禮品店,買了一把模造長劍想當成裝飾品送給家人。看著長劍被店家仔細包裝好,貼上不允許在公開場合拆開並供警察查驗的封條後裝進特殊的背袋遞給我,我不自覺的無奈的一笑:不知不覺間已經深深被同化,成為一個華樟人了。

※                 ※           ※

「哥哥!」回到家,妹妹第一個來迎接我,雙手將我環抱。

我仔細觀察她,心裡很詫異小時候九死一生的這傢伙居然長大了,還長得頗有姿色,穿著傳統的過節衣服,銀色的涼鞋一閃一閃,她和我非常生疏,但依然露出期待的表情看著我,我淡淡的嗯了一聲,輕輕推開她,把裝著長劍的袋子放進她手裡。

「哇!這是給我的禮物嗎?」
「想要就拿去。」我冷淡的說,走到餐桌邊,看著已經蒼老不少的母親端飯上桌,對著我笑:「小向,舟車勞頓,先吃吧。」

我坐下來,拿起碗筷,無言的面對一桌菜餚緩緩吃起飯,不一會兒父親也回來了,他站在我身後說著什麼辛苦了很優秀都給家裡寄了很多錢等等客套得不行彷彿是剛見面的客戶一樣的話,我惜字如金的應付著,一邊扒飯一邊低著頭,父親也坐下來,呼喚母親過來吃飯,母親洗了洗手,從廚房拿了碗筷過來,還提了一瓶紅酒說要好好過一下年。

一瞬間,我感到有點恍惚,彷彿又回到小時候在美國城鎮裡的家,沒有妹妹的那個家,父親從學校回來脫去風塵的大衣後,先回來的母親已經在準備食物,兩人在廚房裡一邊忙一邊喊我,問我喜歡吃什麼。我知道飯後父親會拿出一些困難的數學問題來考我,也會跟我一起從電腦的代碼海中尋找方舟,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是永遠無法回去的童年,也是我做夢的時候,最喜歡的畫面,總能讓我在醒來後抹去鼻水和眼淚久久無法忘懷。

我覺得,是時候跟家裡人修復關係了,反正妹妹看起來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她是誰生的或許不重要了,只要父母認為她是我的妹妹,那便好了。

※                 ※           ※

「小向,你妹妹超優秀的,她又得到英文朗讀第一名了。」

母親添好飯開始夾菜,已經開動的父親對著整桌的家人,第一句話就是這個。面對我他和母親一言一語的開始稱讚妹妹的優秀,從小時候疾病纏身她多有求生意志到課業成績,從科展到舞蹈比賽,還有啦啦隊和演說,妹妹就像小時候的我那麼優秀!她也考上了蒼穹,也是一個高材生!在他們的笑聲中一種被背叛和嘲笑的感覺忽然襲擊了我,讓我彷彿重回當年被迫回到華樟的憤怒!我必須用手緊緊握住碗才不至於失控,我吃得越來越快,母親和父親樂呵呵的笑著說著,妹妹在一旁傻笑,還像獻寶似的問我要不要看她為班上雕刻的模型。

「小向,妹妹的數理方面沒有像你小時候得到我那麼多的栽培,」父親吃飽放下碗,說道:「但她快要考大學了,你幫她複習一下吧,她一定也能考上龍昇府大學的。」

我茫然的點了點頭,覺得自己的意識被抽離了。

飯後我幫妹妹複習,我一點也不想做,但父親在旁邊看著,我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在這時候發脾氣。曾經那個男人握著我的手,把優美的幾何線放進我的手裡,帶我去數字的大海中觀看大自然的規律,他將一切最為有趣最為優秀最為驚人的事物通過數學帶給我,然後讓我變成把這些知識傳遞給可恨妹妹的工具。悲傷淹沒了我的腦海,曾經簡單的高中數學如今在我眼裡好像異國文字一樣扭曲,圓周率為甚麼是無限的數字?機率是不會發生的嗎?微積分是因為很小嗎?平行線是什麼意思?

是了……我和我的家庭就是平行線,永遠都沒有相交的時候,我想要的和他們重視的不一樣,即使通過投影可以讓兩線相交,那也是被降維之後勉強達成的交匯,而實際上在三維空間裡……在現實的三維之中,相交是永遠不可能的。

「……哥哥,哥哥?」
「嗯?」
「哥哥是累了嗎?要不明天再算吧?反正假期還有好幾天,我可以慢慢問哥哥。」
「……好。」我敷衍又虛弱的說,看了看父親,他居然對我露出很失望的表情,搖搖頭走了。

失望啊,我從來沒看過他那樣看我,我自認從小沒讓他失望過,明明就是他讓我一直失望的,他有甚麼理由有甚麼資格那樣看我!我萌生衝上去揍他的慾望,但我也知道那是不理性的,被數字和程式碼訓練了幾十年的大腦,永遠都會優先採用理性和高效率的思維,我看著他走開,低頭收拾從抽屜裡翻出來的鉛筆和橡皮擦。妹妹在一旁收著她自己的文具,問:「哥哥,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我看了看她,這個讓我陷入不幸的女孩,居然現在還一臉無辜的模樣看著我,對我露出討好的笑容:「明天可以順便教教我的朋友們嗎?我們約好了在學校一起複習,哥哥也是蒼穹的學生,也會想念學校的吧?一起去如何?」

我答應了,因為我確實很懷念高中生活,懷念那段被老師們稱為數理奇才,周圍滿滿的圍著朋友和求教的同學的日子。他們會像看魔法一樣的看我解題目,招待我吃各種點心來請我教他們,我是老師們眼中最優秀的學生,也是同學們最喜歡的同學,我得過無數的比賽和獎項,為這間學校爭取了許多過去未有的榮光。同學和老師看我的模樣才是一個天才該受到的正常待遇,我自認也不是恃才傲物的囂張學霸,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很厲害而瞧不起別人,每一個人問我課業,我都盡我所能的給予協助,每一場比賽我都感謝指導老師和隊友,在高中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彷彿回到美國那快樂的童年,要是沒有這段時光,我也許就不能融入華樟了吧。

我只是不明白,各方面都很優秀的我,為什麼偏偏無法擁有那些平庸的人都能有的、尋常的、溫暖的家庭?所有人都看得到我的成就,只有離我最近的家人看不到。

※                 ※           ※

幾年過去,蒼穹的校園並沒有很大變化,只有司令台重建了。

我在妹妹所屬的社團辦公室門口拉了一組桌椅,給她的同學們解題。學妹們發亮的眼神又讓我想起高中的日子,我很高興,盡我所能的指導她們。她們有些人的程度很差,連簡單的送分題都做不出來,我便耐心的從最基礎的觀念開始講解給她們聽,中間妹妹也想問題目,被我拒絕了。

「回去再教你。」我說,她安靜的坐到一邊去。

一天過去了,所有學妹都得到了指點,程度都提升了,我叮嚀他們該注意的細節後便告訴她們回去好好休息,妹妹說該回家了,並且把一個紙袋遞給我。

「你先回去,」我說:「我邀了過去的好同學見面,我去跟他抽個菸喝杯飲料,你先回家吧。」
「我想見哥哥的朋友,哥哥的朋友是什麼樣的人?」
我把臉一沉:「我沒有跟他說會帶其他人。」
妹妹愣了一秒,最終還是乖巧禮貌的先走了,我看著她坐上往家裡的公車後,轉頭朝學校後門走去。

沒有故友,沒有香菸也沒有飲料,我叫了一輛計程車載我到機場。

司機看得出我心情不好,一路上都沉默著沒跟我說話,我摸摸口袋,皮夾手機和證件,就是這些了,我回家時最重要的東西,手套再買就有了,大衣也不是什麼名貴品。妹妹給我的紙袋打開,裡面是一條很精巧的手織圍巾,還有一封卡片,封面上寫著”給我親愛的最優秀的哥哥”,我翻開卡片,裡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字,看也不想看。

在機場,我打開手機把來自家裡的未接來電都封鎖了,順手把卡片和紙袋扔進回收桶,看到不遠處有一個老乞丐在天橋下匍匐,我過去蹲下把圍巾溫柔的圍在他脖子上,在老人感激的眼光中快步離去,拿起手機撥通電話:「喂,施主任嗎?我是念才,

「……嗯,我想調職,調到哪裡去都好,不想待華樟了……中國?可以啊,但我想越遠越好……薪水變少?我不在乎,讓我離開這裡吧……好的,年後跟你說,我現在回去看看辦公大樓……」

神明沒聽見我的祈禱,那我就不依靠祂了。這個黑夜太長了,如果不自己越過自轉,永遠都不能找到黎明。

                                                     《優等生》完
                                     20210731 PM08:47於陽明實驗室

----------------------------------------------後記-------------------------------------------------------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真人真事,甚至當事人還有可能從DL上看到這篇文章。

聽到你哥哥的事情,我真的很遺憾,如果我是你哥哥,說不定都不會採取這麼溫和的方式。
你的父母虧待他太多了,同時,我也覺得你在過度保護的環境下長成一個太傲慢太自戀的人了,
那些表面討好實則炫耀的行為和虛情假意的禮物,我不能揣測你哥哥收到時的心情比我寫的人物憤怒還是平靜。
2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sid=t14V4l 25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哎,这种事情说到底感觉也不能怪父母偏心,毕竟妹妹一出生就有几乎致命的病,所以不能按照普通的二胎会分走一胎的爱所以一胎会很不爽来理解
这可能也是你听到的故事里哥哥之所以比较“温和”的原因,因为就算家庭亏欠了他,但他依然能够理解父母的行为
想起这边电视台有个比惨节目(?),经常会有类似情况的家庭上去,一胎很健康、但二胎一出生就有非常严重的疾病,于是整个家庭的重心全部倾斜到二胎身上,对一胎大多放养
当然,那些家庭的一胎可能没有这里的哥哥那么优秀(或者有但是节目也会把介绍中心放在二胎和父母的照料上面),但成长历程和性格还是有相似之处的,尤其是在表达自己想法时的平静和温和

说是真实故事,但有点好奇里面真实的比重到底有多大?
比如既然故事是妹妹告诉你的,那么出轨的事情难道也是妹妹知道的?有点难以想象明知自己是私生子的情况下要怎么才能成长成傲慢自恋的样子(炸)WWWWWW
我还很好奇那个卡片上还写了什么,有多虚情假意(X)WWWWWWWWW
以及华(tai)樟(wan)想留学会很困难吗?大陆像哥哥这样有英语和文化基础、又有专科特长还十分想要离开本国的,大多会在高中时就去搞美国大学的offer,或者研究生的时候投出去,哈弗麻省一类的比较难但其他稍好一些的大学成功率也不算低,这个哥哥没有考虑去争取一下吗?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其實我第一次聽見這件事的時候,我第一想法是覺得要是我是哥哥,我真會把妹妹給掐死。
可是他沒有,他一直忍著,直忍到現在不知道在甚麼國家去了,所以我聽完才感覺很遺憾。

说是真实故事,但有点好奇里面真实的比重到底有多大?

這個,大部分的事情是妹妹說的沒有錯,但關於妹妹是不是父母親生的,是哥哥的同學說的。
實際上情況是這樣,哥哥和妹妹都是我校同學,哥哥是學長大了好幾屆,跟哥哥同屆的有幾個人畢業後還常常回來學校社團裡幫忙,其中一個以前暗戀過哥哥的學姊正好是我社團的。會知道這個事情是因為那天哥哥來給我們輔導數學,後來就沒回家了,妹妹在群組裡找人問有誰看見她哥哥沒有?當時我正好在社團裡玩,就隨口跟學長姐說:「奇怪了,剛剛教數學的學長沒回家,不見了。」學長姐問是誰?才知道那個教數學的就是哥哥,然後他們幾個跟我說了那個哥哥的事情,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以前這學姊是暗戀學霸哥哥的,私生子這事情當然也不是妹妹說的,是哥哥告訴自己的同學的,而哥哥其實也不是像我寫的那樣,畢竟你知道的文學潤色,實際上,是母親公司裡的人告訴哥哥的,可信度多少不知道,但我估量就算是真的,妹妹並不知道。

那個卡片啊,其實哥哥到底有沒有看我不知道,是學姊他們說哥哥不可能看的,我知道有卡片有圍巾,也聽說了圍巾被送給街友,可依照我對妹妹的理解,應該是表面上寫奉承恭維和稱讚的話,內裡處處含刺的,因為,你知道的我是個超級偏科學渣,妹妹是普通的學霸,我要是考得比她好了,她都會過來"稱讚我"所以我估量大概是差不多的。

台灣留學全靠家庭啊,有錢的話再沒用的人都能搞出漂亮學歷,沒錢的人就競爭很大,因為真學霸很多很多(這也是我為甚麼感覺很困難),但這個哥哥據學長姐說是家裡不讓去,說是要給妹妹留醫藥費不讓他去國外讀書,當年他考大學的時候投過外國,北大清華都有中,甚至有美國個幾個大學也中了,可家人不允許他去,還要他給家裡寄錢,到底他為甚麼後來屈服了我不是很知道,學長姐說是因為獎學金,當年他的成績和能力入學最終選擇的大學之後,基本不用付學費,獎學金就完全足夠生活了,二類組的學費開支沒有我們三類組大,等於他上了大學就再也沒跟家裡拿過一毛錢了,我猜是為了自主和擺脫家人吧。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成野市灰月·地沙邀请 紅峽青燦 参观会展中心,可是竟然要自己掏 20F卡币 买门票。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