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维卡利亚魔法学校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1-9-2 14:43 编辑
写《山门猫》的时候出现的小灵感,该是时候提升一下暗月君的存在感了(X)
简简单单的四个日常系小片段,简简单单的旁观者、当事人、过去、和未来(?)



周末,又是凉爽的秋日,赛琳娜一如往常地宅在寝室床上刷手机,别提多惬意了。维姬则是自律地早早起床洗漱完毕,此刻正一边噘着面包一边浏览购物网站。两人的宠物皆缩在室内,于秋日的肃穆气氛中昏昏欲睡,整个寝室环境安静舒适得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可就在这所有人难得享受闲适之时,校园上空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比警车更急促、比救护车还慑人,是抢险救灾时才会拉响的笛声。快要睡着的一鸟一狗顿时惊醒,随即毫无意外地开始了它们惯例的“天籁”二重奏,震得俩主人脑子嗡嗡响。
赛琳娜条件反射地将头探出上铺栏杆外,正欲暴喝制止,维姬却抢先一步猛然站起身,惊叫道:“今天是不是暗月纪念日?”她说话时,寝室门外隐约响起纷杂的脚步声,许多人在走廊上不知聊着什么。
赛琳娜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听见门外的脚步声和交谈声越来越响亮,才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大喊:“卧槽,防灾演习,我全忘了!”
听闻此言,维姬鄙夷地瞥了咋乎乎的室友一样,随后怡然自得地去阳台重新洗洗脸、再梳梳头,整理一番美美的秋裙。
警报都响几分钟了还收拾仪表才更让人鄙视吧!赛琳娜随意把衣服裤子罩在身上,衬衫扣子系岔了都没注意到,下床时还差点踩滑一屁股坐到地上。她一下地就赶紧拎起大笨鸟夺门而出,同时不忘洗涮室友警笛当头还如此慢吞吞的错误行为。
“我这不是在等你吗?”维姬嘟着小嘴抱起自己的萌狗,跟赛琳娜一起迈出了寝室门。
身处走廊中,由于没有窗户连通外界,警笛的声音弱了不少,但紧迫感却丝毫没有衰减:毕竟周围全都是推嚷跑动的学生,想淡定也淡定不起来啊。
赛琳娜从来没在走廊里见过那么多人,为避免前胸贴后背的人群撞伤她的鸟,她急忙双手一扬,怀中的大红鸟立马顺势跳到她头顶。那鸟爪子扑腾两下就把金灿灿的秀发抓成鸡窝,那长鸟嘴一开一合间,恐怖又洪亮的尖叫声随之而来。
“不要慌!不要慌!”而且这蠢鸟还从室友前段时间追的中学校园剧里面学了句口号,“走廊莫乱跑,安全最重要!”
此言一出,抑扬顿挫的语调和字正腔圆的发音顿时引得旁人纷纷侧目。赛琳娜则是赶紧抬手,一手按住正欲展翅舞蹈的笨鸟,一手揪住长长的鸟喙,将更华丽高调的演出扼杀在摇篮里。这迅捷的手法熟练得令人心痛,见状维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走廊里的紧张感一扫而空,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讨厌,咋一个严肃正经的防灾演习活动也会变成这样呢?赛琳娜腾出一手来揪住维姬的马尾辫,作势欲扯,惊得那损友一边惊笑一边见缝插针往外逃,她便也赶紧捧着头顶的罪魁祸首往外赶。
待两人离开昏暗走廊来到户外,警笛声还在继续。那宿舍楼下尽是纷乱的人群,有些人睡衣都没换就跑出来了,狼狈不堪的样子并不比顶着笨鸟的赛琳娜好到哪里去。
赛琳娜抬手把笨鸟放飞,见维姬仍抱着萌狗面对自己发呆。两人相视,随即一齐放声笑了起来。

那刺耳又慑人的警笛声,穿透厚重岩石堆砌的宿舍楼走廊,越过碧草连茵的草地与矮树,飘于行人熙攘的商业街上。三分惊惶七分兴奋的人群在各家店员的指挥下从门店中涌出,聚集在通往休闲草坪的广场。
作为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一家饮品店,“貂与森林”里一如既往地坐满了客人。警笛刚刚响起,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前台的收银员林夕就拿出手机打开扩音功能,朝顾客喊道。
“请注意,现在有紧急情况,大家不必惊慌,请放下手上的工作,按照立柱和栏杆上的箭头指示,有序撤离。”
她的声音沉稳、清晰而洪亮,轻易盖过令人紧张的警笛声,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听到她的话,客人们纷纷起身向门口走去,店里没一点惊慌兴奋的焦躁。他们甚至还来不及躁动呢,林夕这一通操作堪称撤离活动的模范。
林夕见状很满意,她把手机扩音器设成循环播放模式,放在一旁,自己则快速打理好收银机,再把前台的柜子都锁好。她做完这些,明显刚毕业没多久的店长才风急火燎地跟着撤离的人群来到前台,轻拍桌子夸奖:“哇,小夕,你反应真是太快了!”说完再赶紧回头引导疏散人群。
一只短尾的狞猫跳上桌面,嘴上叼着被警报声惊得想四处乱窜的丛林貂。它用力甩头把貂仔抛到店长怀里,再往林夕面前伸头讨摸。可林夕没空理它,她全神贯注帮助店长照管客人,直待到确认所有人都离开后,她才抬手拎起失落到缩成一团的狞猫,走出门外。
直到这时,短街上都还没什么人,其它门店的顾客这才终于慌忙推嚷着涌上街头。店长环顾四周,见其他店铺的店员纷纷投来羡慕与崇敬的目光,便得意一笑,再和自己唯一但给力的兼职店员来了个胜利击掌。
“你可太棒了,怎么做到的?以前经常搞演习吗?”店长还不忘啧啧称赞。
这实在让人怪不好意思的,林夕盯着脚边疯狂打滚的狞猫,回答得有些犹豫:“木姐,你知道的吧,我家是山门……”
“哦……哦!”她还没说完,被称为木姐的店长就恍然大悟地捂住嘴,还用挂在脖子上伪装围巾的丛林貂尾巴抽打自己的脸,“难怪你那么熟练……太抱歉了,我怎么一时给忘了呢。”
“嗯,没事,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这次,林夕回应得很快。她低手揉揉狞猫脑袋,听那大山猫发出呜呜的撒娇声,摇动只剩下一根小短茬的尾巴。
“已经十五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店长意味深长地感叹,同时伸出手来摸摸店员的肩膀,“你回去吧,今天是属于你们的纪念日,回去好好休息吧。”她那温柔又顺滑的手法,跟撸猫一模一样。

相比起宿舍区的欢愉和商业街明争暗斗的竞速,教学区的撤离氛围就要严肃许多。拿着大喇叭的教职工挨着每一个楼层的每一间教室喊,把学生们全都扯上走廊,再往楼下赶。正值周末,来教室的人大都是些醉心学习的自习狂魔,经此变故尽是唉声叹气、留念至极。
在位于水洋学院塔楼的图书馆里,这种严肃性更是比起教室更是有增无减,管理员甚至不惜以原型之姿跳到图书馆最高的一座书架顶上,朝听到警报声依然舍不得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的学生嘶吼。那管理员可不是什么寻常教职工,而是头壮硕矫健的森虎,这一嗓子震到众人心坎里的虎啸之声,顿时吓得学生们落荒而逃。
“噫,你这样吓人,出现踩踏事故怎么办?”
窗边的书桌上,一只面条般大小的青毛长龙挥舞小爪子说着人话,是对那老虎说的。凶虎听了耳朵一平尾巴一抖,意识到自己好像办了坏事,赶紧跳下书柜变回人形,衣服都没顾得上穿就跑去追逃难的学生了,嘴里喃喃喊着注意安全一类的话。
哎,在这防灾警报声不停滋儿哇响的时候,突然被一只老虎训斥又突然被一个精壮裸男追赶,那些可怜的学生怕是会被整出心理阴影。面条长龙连连摇头哀叹,深感这些在野外活不下去就跑到原人手下谋生的野兽过得真不容易,工作上一不小心就会用力过猛。就连寝室里那只大红鸟也是一样,就因为曾经被原人从狼口中救了,现在天天学着原人的播音员讲字正腔圆的国语,听得它头皮发麻、满脖子鬣毛都在冒静电。
它扭头想瞧瞧自己的主人是不是也觉得野兽的行为很搞笑,却发现刚还在桌前专心研读、不理世事的主人赫羽帝已经不见了。桌上空着、窗户大开,秋季的凉风吹得几页纸片满地打滚。而窗沿顶上,正有条蓝毛龙尾掠过木窗框与灰石墙,嗖的一下就没了。
唉,等等我!小青龙发出“吱”的一声急呼,腾跃而起顺着那大尾巴的轨迹飞出窗外,追上赫羽帝。那青龙的主人也不是个寻常学生,一脱离人群的视线,她的龙尾巴和大扑棱翅膀就露了出来,正连飞带爬地沿着塔楼外墙攀上圆锥形的顶棚。
她还不忘拿了一本书,待在倾斜的塔楼屋顶上坐稳后,便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四周倒也确实没有人,她特地选了个面向校园界河的方位,除了警报声还在响以外,比图书馆里更清净。
天上只有一头白色的狮鹫不停在教学楼天台上空打转,寻找还没有撤离的师生。发现这偷闲的人影后,它猛地一愣,也不知道到底是该上前敦促,还是装作没看见比较好。
见状青龙只好对狮鹫抱歉地吐舌,它相信那对敏锐的鹫眼睛能够看清自己的表情。作为一个生活在人群中的野兽,赫羽帝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类,纯粹抱着求知之心而来,完全没有融入社会的打算。想当初校长放行让一头龙成为学生可是为了求和谐共存,这举动和初衷可谓是极度相悖,青龙不甘心地摇着尾巴问道:“真的不去参加活动吗?”
“你知道现在是在做什么吗?”赫羽帝回答,目光一直落在书本上,头都没有抬。
“嗯呐,原人的暗月纪念日,专门纪念和暗月有关的天灾。”见似乎有戏说服主人,青龙喋喋不休,“今天是上一次暗月到来的日期,根据原人的说法,上轮暗月导致了山门市的大地震和黑岩市的……”
哦,黑岩。说出这个名字,青龙心里有关和谐共存的想法瞬间熄火。它见赫羽帝放下书,开始眺望远处的山林发呆,立马乖乖闭了嘴。

关于暗月纪念日的信息,青龙最早是在原人的科普书上看到的,那是对门寝室的原人湿云梵的书,它以往找湿云梵的宠物蛇聊天时总是能在她的书架上看到那本书。而此时此刻,那个爱看书的原人妹子正抱着那本书,走在宿舍区的廊道上,津津有味地品读。
“不至于吧,防灾演习还要拿书,那么爱学习的吗?”她还遇上了跑得慌慌张张的维姬和赛琳娜,见她这般勤学苦读的模样,维姬忍不住张口调侃。
湿云梵倒也不生气,她挥手向狼狈的好友打招呼,笑着回答:“你不觉得这很应景吗?”说着,还特地把书举起来给对方看封面。确实很应景,那两个巴掌大的封面上放了张高清暗月照片,巨大的暗色圆盘横于晴朗日空之中,天体身后拖了一串晶光璀璨的尾迹,“暗月与天灾(3010年版)”一行大字就写在尾迹上面。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这时和湿云梵一起跑出楼外的加沐一手搭在室友肩上,朝对门寝室的好友们无奈叹息,“小梵梵啊,我们都懂这很应景,但你不觉得纪念日看这东西不太吉利吗?”
“说什么呢,天灾纪念日不就是应该缅怀过去吗?你刚才还不记得上轮暗月是哪年来的呢。”这下湿云梵显得有些不太高兴了,她立即翻开书上描述十五年前的那一页,小声而缓慢地念道,“3003年夏秋之际,暗月从遥远的天外而来、探入太阳与地球之间,存续时间两月有余。期间暗月距离地球最近之时,它庞大的身影自东北至西南贯穿了卡亚洲西南和火凤州西北的角落。在那之后的半年内,沿线附近有两座人口百万的原人大都市相继遭遇了千年不遇的天灾,死伤数以十万计……”
“等一下,两个?不是只有山门大地震吗?”赛琳娜突然出声打断。
“看吧,我就说你们不知道,你们都不关心其他国家吗!除了山门市,还有朝凤国的黑岩市,两座城市分别遭遇的是大地震和火山爆发。而且论天灾的话,其实黑岩那个比山门要惨得多。”湿云梵有些得意地拍拍书页,随即翻到讲述黑岩市的那一页,“当时暗月出现的时候,那边的地质学家就已经侦测到了黑岩火山活跃的现象,但从那个活跃程度推算,火山真要爆发怎么也要五十到一百年左右。于是考虑到当时黑岩附近正在打仗,当地政府就没考虑预警。结果好巧不巧那火山第二年初就爆发了,只比山门大地震晚两三个月的样子,据说当场就死了上万人,整座城也直接报废,到现在都没重建。甚至因为太惨烈,连火山后来都改名叫听起来就很恐怖的‘黑龙火山’,还有坊间传言说火山爆发和龙有关系呢。”
说到这里,湿云梵惋惜地连连摇头:“所以这就是天灾纪念日的意义所在啊,永远都要正视天灾,才可以积极预警、及时救援,把损失降到最小。”她一边摇头还在一边找人,“哎,小帝不在吗?她那么喜欢龙,肯定听说过这个。”
“找她作甚,她一个月都不回几次寝室的。”第一次听说这样惨重的事件,赛琳娜虽仍不了解、但大受震撼,“我们还不如等宿管查完寝之后去找小夕,给她个抱抱。”
这话可比不吉利的天灾故事分享有意义多了,众人听罢连连点头,就这么一瞬间连一会儿午餐去哪儿聚餐都想好了。
难得一次,维姬这个损友没有洗涮室友的言论:“对啊,抱抱曾经经历过天灾的朋友,好好面对未来,这才是纪念日的意义嘛。我甚至觉得,既然暗月的威力那么大,未来说不定能发明个东西利用这个能量来发电,就跟明月的潮汐能可以发电一样。”
“卧槽,你这想法也太‘原人’了!”
在众人愉悦的哈哈大笑中,那一直萦绕于校园天空经久不息的演习警报声,终于停下了。


【发帖际遇】羽·凌风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25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这篇小生活系里藏得梗也太多了!WWWWWWWWWWWW

丁丁的山门地震悲惨往事...黑岩故事...野兽公民在城市的格格不入...以及暗月主题~
每样都藏了一点,没看过你其他故事的简直会完全get不到一脸懵有没有WWWWWWW

从我个人的喜好说,我最喜欢的是这篇文里对野兽公民群像的刻画~
进入城市的野兽公民,一方面想要努力改变自己,融入城市,另一方面又无法彻底摆脱自己的自然过去~
而正是这些过去的痕迹和烙印,正是他们这份额外想要融入城市的努力,反而让他们无法真正成为城市原住民~
形成了这个群体独有的行为模式,反而变成了他们的辨识特征~
几句话就把这么一件复杂的事带出来了,这一笔我觉得非常漂亮和凝练~

但是另一方面,我感觉这篇的暗藏的内容和梗点是不是有点太多?
感觉每一点都只是点到为止或者说浅尝辄止,都没能花足够功夫去深入渲染~
再加上梗也埋比较深,有些过于路人不友好啦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回复 2#  @大熊星座

你把后面每一节都提炼了一个小梗出来,但你竟然没有提炼第一节的笨鸟看电视学播音腔!说好的小赛才是主角呢?(炸)WWWWWWWWW
路人不友好也无所谓吧,不是每一篇我都在考虑让路人get,尤其是几条系列里面的日常小品,路人不友好的多了去了(X)WWWWWWW
这篇是山门猫和黑山的故事把时间线拉到学校期间的日常小品,山门猫那篇本身很友好,这就够了(炸)

emmmmm,你喜欢生活气息很浓的社会底层描写(笔记.jpg(不是)
这么回头一看,野兽公民相关题材我也写过不少,这篇并没有想要挖掘这个主题,只是随手一提,却能让你get到击中自己的点
这简直就跟生活中看多了的场景、放到作品中一提炼、马上就能get到共鸣点一样一样,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幻想创作的设定积累,果然也是一种生活取材啊(?)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