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2-1-25 01:15 编辑
華樟日報趣味版第89期,華樟怪談系列第六篇
西元2002年八月26號



說起華樟怪談,大部分人直覺都會想到綠川縣的西風神社,西風神社確實是華樟最有名的怪談,也曾多次吸引國外的超自然專家和同好前來調查,大部分華樟人從小就聽說了西風神社的故事。但今天我們要介紹的並非是西風神社,而是另一件在早年曾與西風神社齊名的詭異景點:魟島的恐怖動物園。

魟島是華樟群島91座島嶼中面積較大的一個,位於六和山島和明迴島之間,與埋霧島共同組成華樟北省隱魟縣的兩座大島。單就面積來說,魟島與櫻島、葬島等島嶼同屬第二線大面積島嶼,然而和櫻島、葬島甚至北方的梭島與扇島相比,魟島的居民人數少得可憐,實際上整個隱魟縣是華樟人口最少的縣市,儘管面積並不小,地理也分布在較為溫暖的北省與南省交界上。儘管地勢低平,魟島自古就人煙稀少,在華人到達華樟進行拓殖時,唯獨魟島沒有遭到大面積開發,甚至許多文獻和地質證據指出,早先來到華樟的原住民呼滿人和奇里人都不願定居在魟島上。歸咎原因來自於文化信仰,呼滿人認為霧是不祥的,若人無法安息,靈魂將永遠隨霧氣徘徊,故常年起霧的埋霧島和魟島被呼滿人視為死者停留的地方,只有觸犯了無法被饒恕的重罪且遭到惡靈附身的族人,才會被流放到魟島上,而霧現象更嚴重的埋霧島,呼滿人幾乎不敢過去。相比之下,奇里人似乎沒有那麼害怕霧氣與這兩座島,但他們同樣不喜歡居住於此,埋霧島與魟島上曾經發現一些奇里人的繪畫或者石刻,裡面時常出現一個黑色正三角形的形象,此形像靠上方的尖端處有兩個紅點狀似眼睛,下方拖曳著一條細長的尖尾,整體形狀就像一隻三角形的魟魚背面。這個形像被奇里人稱之為「骸嘎卡」,其意謂"黑暗之主",奇里人認為骸嘎卡白天會潛藏在海岸的沙子裡,在人經過時刺傷對方的腳來做記號,一旦被做上記號死後就會成為骸嘎卡的僕人,不能夠到達祖靈所在處,唯有靠子孫的奉獻與祭拜才能向骸嘎卡贖身,而夜晚時骸嘎卡就會變得非常巨大,用漆黑的身體覆蓋世界並緩緩游過,這即是黑夜的原因,骸嘎卡游得很慢,一天只能橫越世界一次。

(圖:魟島水歌隧道中奇里人雕刻的傳說故事,右邊最下方的圖形即為骸嘎卡)

1925年正值華樟的日據時代,日本富商松田博司來到華樟,想賺取正在蓬勃發展的遠洋漁業的周邊生意。他看上遠洋漁業常用的冰塊和冷劑成本低廉,便計畫開設一間現代化的製冰廠與鹽廠,但四處走訪都沒發現合適的地點,偶然間聽說了沒有人要居住的魟島離經濟交通要衝七江島很近,土地平坦又便宜水資源也很豐富,便賄賂當年的行政長官在魟島以極便宜的價格取得大量土地,開始建設工廠。數年後松田靠著這門簡單但極為必要的生意成了華樟首屈一指的富商,然而賺錢的只有製冰廠,因魟島潮濕多霧的氣候,鹽的曬製與保存都很困難,最終完全放棄了鹽廠的生產。

之後,松田感慨製冰的技術成本極低取代率極高,開始以大量本金發展額外的生意路子,他第一個嘗試是開設動物園,從認識的走私商那裏大量引進異國的動物圈養,並販售觀光門票來賺錢。當時華樟的人基本都沒有看過除了本土動物之外的任何生物,松田發明了當時當地第一個兩天一夜的套裝觀光團行程:第一天從六和山或者七江出發,搭乘他們松田株式會社的遊輪來到魟島,參觀魟島的自然環境之後進住松田建設的旅館,隔日參訪動物園並於晚上回到六和山或者七江。此類行程便宜有趣,全程由同樣的服務人員照料的服務令人感覺備受尊榮,且依據經濟能力不同,可以自由選擇在魟島上的行程種類和飯店品質的契約型客製化服務在當時造成轟動,動物園的收益瞬間超越製冰廠,成為松田手下最賺錢的一門生意。

然而,松田是一個不甘於現狀且極有遠見的商人,他信奉著不增加經商手段和產品就一定會被淘汰的做法,製冰廠和動物園的硬體都常常翻新,甚至他還在動物園的經營形式上下足腦筋。當時動物飼養環境的豐富化與動物福利都還未成為普世價值,大部分動物園無論東西方絕大多數都是使用大鐵籠將動物關起後給人從外側觀賞,可松田想將參觀形式再提升到另一個高度,就可以販售更高價的觀賞行程,並且讓已經來訪過的顧客再度回流。他將一片大面積場地圍起來,把斑馬或羚羊等低危險的物種直接放養於其中,並在其中建立了一道很長的玻璃觀賞隧道,讓觀眾可以走在裡面自由觀賞動物無人干涉的生活型態,包含吃草、交配和追逐,並命名為「非洲隧道」。由於動物長時間與該玻璃通道相處,對玻璃中的人警戒性大幅降低,非洲隧道推出後立即又得到一致的好評,甚至一時間亞洲許多動物園都開始效仿松田的非洲隧道,但松田擁有極大土地的優勢,在模仿者們都因為土地不足而必須依靠給食維持動物族群時,松田的非洲隧道不只給食頻率低,還能真正意義上的自行繁殖,出售淘汰動物給對異國動物好奇地人還成了動物園的副業。之後,松田又做出了類似於非洲隧道的「恐龍時代」,利用魟島時常起霧的特性在場所內種植大量裸子植物後放養鱷魚蟒蛇等大型爬蟲類,並將玻璃棧道部分建築至水中,使觀眾能看清楚鱷魚的游泳動作。恐龍時代雖然不像非洲隧道可以自產自足需要靠人餵食,但依然獲得不亞於非洲隧道的成功,在這個時期的松田株式會社,製冰反而成了其下生產單位中獲利最低的,雖然成本低廉但相比之下已成為最不賺錢的生意了。

於是,松田一不做二不休,他將製冰廠對外生意完全關閉,直接原址改建為工業風的極地水族館,並在巨大的濾水槽、製冰沉澱池與蓄水池中養殖鯊魚與魟魚等大型肉食魚類,然後保留製冰廠的最小機能生產冰塊來建立企鵝觀賞區,購入許多極區動物展示,巔峰期甚至還有北極熊。不只建造「極地世界」和水族館,松田將廠區擴建後又蓋了豪華餐館和舞廳以及室內大型溜冰場的娛樂設施,松田將舞廳以妻子的名字命名為「明日香舞館」,以大兒子二兒子的名字命名餐館為「吉太郎餐廳」,溜冰場為「佑二滑冰館」並將整個園區重新命名為「松田冒險樂園」,松田冒險樂園曾是亞洲最著名的遊樂動物園,遊客頂況到甚至為了維護必須限制當日人數,以防止曾發生過的客人過度推擠將玻璃隧道推破的情況。

(圖:松田冒險樂園開幕盛況的舊照片)

然而,奇怪的事情早就已經開始了,在松田株式會社還是以製冰製鹽業為主要經貿貨品的早年,曾發生過當日要出貨的冰塊內發現冰進去了整個人的恐怖事件。死者是當時鹽廠中一名好吃懶做且精神狀態不穩定的員工,他不具有冰廠的鑰匙,且當日製冰區經過兩名管理人員巡視並無異常,時至今日依然不清楚當年他為何會落入製冰池,更詭異的是將死者取出後發現,死者的身體是經過鹽醃漬的脫水狀態,並非單純凍斃於冰水中,至今仍有許多人相信松田是因為這個事件才將本來就不太容易經營的鹽廠一口氣關閉。

不只工廠時代發生過怪事,自從非洲隧道建成後,常有員工反應在隧道內巡視時聽見食肉動物的吼叫聲,甚至有人在傍晚時被不明生物追逐直到躲進玻璃隧道的分段整修出口內才敢回頭,卻發現後面甚麼都沒有,隔天一早在事發現場地上找到無法辨認物種的巨大生物腳印。松田是一個較謹慎的人,他會盡可能避免失控的情況發生,因此放養於非洲隧道區內的只有被認為相對溫和的食草動物,包含數種羚羊、斑馬與水牛,且這些動物長期與清潔維護環境的工作人員相處,基本不太俱備追擊人的野性,更何況這些動物若真要追擊人類,人類是遠遠跑不過的,不太可能出現還能逃入隧道內的情況,因此一開始松田都對這些報告嗤之以鼻。然而隨著猛獸吼聲的聽聞次數增加,甚至有遊客反應聽見後,松田不再置之不理了,一開始他認為是某種大型草食動物的叫聲,便找了熟習動物習性的學者來討論,學者認為松田飼養的動物都不可能發出那種聲音,他們又懷疑是距離隧道較近的鐵籠展示區中飼養的老虎與獅子在吼叫,可將老虎獅子遷走後還是持續有聽聞,松田便告訴遊客那是附近森林中原生野獸的吼叫聲,但實際上整個廠區的人都對這種未知來源的聲音感到害怕。不只有奇怪的叫聲,偶爾能在非洲隧道區內找到不明大型猛獸腳印的事件依然是偶發的,松田甚至曾命人整晚待在玻璃隧道內,每隔幾公尺守一人徹夜觀察園區,可卻總是全員睡著無法觀察到天亮。後來,松田找了一個自稱狩獵很有經驗的英國人,讓他獨自待在隧道內過夜,隔天他驚恐的向松田描述他園區裡有一隻渾身漆黑的巨獸,長得像獅子和狗的混合動物,有寬大的狗頭和獅子的鬃毛,一雙懾人的紅眼睛閃閃發亮,牠在園區裡昂首闊步,在靠近英國人時他感受到一陣倦意,立克熄掉燈火,結果隨著火焰熄滅,玻璃外的猛獸也消失了,天快亮的時候他清楚看見昨夜猛獸消失的地方就留下了那種腳印。松田知道後,僱了數個獵人夜間巡邏於玻璃隧道中,猛獸的吼聲或目擊事件才逐漸減少,但直到松田冒險樂園關閉之前,仍然有零星的紀錄。

(圖:當年員工偷偷用石膏拓下的猛獸腳印模子,目前認為這應該是藏獒的腳印)

除了非洲隧道,北極世界和恐龍時代園區也常有異常情況。恐龍時代園區自從建立後,就不停有人看到真正的恐龍出現在園區內,有時是樑龍脖子從雲霧中伸出,有時是翼手龍飛過天際,甚至有暴龍吼叫的聲音,觀光客都以為是園區內安置的驚嚇用裝置,松田也就將錯就錯對外宣稱有這樣的偶發裝置且不會每天展示,以吸引遊客來碰運氣。而北極世界的詭異之處只存在於員工之間,北極世界豢養的鯊魚和企鵝的數量總是數不清楚,進口收據上寫著鯊魚有六條,但幾乎每一次都是數出五條或者七條,這個情況松田本人也非常詫異,他曾經連續數天在水池邊親自清點,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總共有七條,但有兩條偶爾會看不到。企鵝也是一樣的情況,給每隻企鵝都帶上腳環的情況下總是有個體走失之後又出現,在一個封閉的造景園區內有動物無法被找到,員工們和松田都無法解釋。可最可怕的還是他們飼養的北極熊,這頭熊白天是一隻普通的北極熊,卻常有員工說在傍晚要閉園的時後發現牠變成渾身漆黑的熊,眼睛還是紅色。由於有非洲隧道區的不明大型生物案例在先,接到北極熊變形的報告數次之後,松田毅然決然將這隻動物給賣掉,儘管很多人認為是當時1940年國際局勢又開始混亂,動物園的收益大幅減少,不喜歡只做一種生意的松田已經打算從產業中退出,正在逐步將手邊動物轉換成資本,可由於他是在接報後直接出售了那隻動物,之後也不見計畫性轉手其他明星物種,大部分的人依然認為該動物的不尋常是交易主因。

然而,所有園區中的可怕事件加起來,都沒有非洲隧道區多。
(下期待續)


文:霏霏, 圖:魟島歷史博物館/私人蒐藏/松田美智子
校閱/編輯:趙小敏
審定:張登祥/郭祚禮/孫小馬

(本文的刊載經過文中所有被提及者的家人同意,照片已獲得使用許可,作者霏霏為知名超自然現象紀實作家。)

-------------------------------------------------------------------------------------------------------------------

華樟日報趣味版第93期,華樟怪談系列第七篇
西元2002年九月16號



上一期提到華樟怪談中非常有名的魟島動物園,本期將繼續帶您來了解魟島動物園的詭祕之處。

在松田株式會社經營的時期,非洲隧道是魟島動物園中發生異常現象最多的地點,多半都是圍繞目擊神秘巨獸與聽聞其吼聲的怪談,社長松田博司雇用了職業獵人進行巡邏將神祕獸目擊事件量減到最低,然而最終,該事件以可怕的悲劇形式收場,其真相至今仍是華樟民國數一數二有名的懸案。

松田博司與太太松田明日香育有三個孩子:長子吉太郎、次子佑二以及么女杏子。松田杏子從小就是個好奇寶寶,對所有未知的事物都相當好奇,她特別喜歡親近陌生的動物與人,由於家庭出身富裕萬事都有貼身僕從照料,杏子對所有可能潛在的危險都沒有警戒心,在三個孩子中最常惹出麻煩,可杏子性格開朗活潑且擅長關心人,一家人都將她捧在心頭寵溺,松田還曾經購買可攜式相機送給杏子作為生日禮物,當年世界上由私人持有的輕便可攜型相機不到兩百台,其中一百八十台為歐美人士擁有,此種相機中的感光片容量有限,拍攝十張後就必須在暗房中將相機打開取出分張的感光底片進行換置。杏子非常喜歡這個禮物,她時常拿著相機四處拍攝,這些相片目前都由松田家仔細保存。杏子的拍攝技術不佳,大部分底片上的景物都是模糊的,清晰的照片不到總體三成,而其中清晰照片大部分都是動物正在園區內活動的模樣,但構圖和方向有些扭曲,偶爾甚至有傾斜拍攝的相片。

1941年4月4日,在非洲隧道區內發生了松田冒險樂園從開幕起最駭人聽聞的慘案,並直接導致了園區最終全面關閉。據報載當日上午參觀非洲隧道的遊客數量稍多,幾處大型觀景區域都出現擁擠和排隊的情況,儘管隧道內工作人員持續進行勸導和疏通,依然有大量人潮在觀景區逗留。接近中午時,有人據稱在一群斑馬中看見一頭斑馬有兩個頭,其中一個是正常的馬頭,另一個長在臉頰上與正常的頭呈一夾角且臉部較短,頗類似半人半馬。該動物正常的馬頭會吃東西,而異常的馬頭雖會做咀嚼動作卻始終未接觸植物,異常馬頭面向著遊客大小不一的眼睛直盯著人還骨碌碌地轉,模樣十分恐怖,當場就讓不少人怕得直冒冷汗,突然間那馬頭叫喊起來,不停說著「こっち来て! 楽しみ!」(過來呀!快活呀!)嚇得遊客們拔腿就跑,許多人折返往入口處跑去,跟不明所以正在隧道內順行的人群撞在一起,那馬還追在遊客後面不停靠近玻璃隧道喊人,使遊客們為了逃命爭先恐後地互相推擠踩踏,造成玻璃隧道多處破損,支撐玻璃的鋼筋也倒下,最終在園方將遊客完全由非洲區撤離並控制情勢後,已經釀成八死四十三傷的慘劇。當年的報紙還附上了兩名被活活踩死幼童血淋淋的照片,震驚了整個華樟,執政的華樟總督府立即派遣專員進行調查,他們要求松田全面捕捉散放的所有非洲隧道區動物做檢查,並且將該區所有自然景觀與植被移除,然而並沒有找到所謂的雙頭馬。

因為遊客多是有一定經濟能力的日籍政商名流,松田冒險樂園造成人員死亡後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各種關於園區內本來就存在的靈異現象與無法解釋事件的紀錄一夕間全部曝光,松田冒險樂園成了眾矢之地,群眾紛紛指責松田為求觀賞體驗與噱頭罔顧動物的安全性散養危險動物且不積極處理園區內的異常,逼得松田拿出高額賠償與屢次向公眾道歉。而實際上非洲隧道的玻璃並非第一次被壅擠的群眾踏破,當時的玻璃工藝也不足建立完全透明的安全廊道,我們可以從照片中看出第一次發生破裂事件後非洲隧道的結構已經改成鋼筋為主的管狀籠道,玻璃則只做為觀景窗並不擔負支撐功能,後續的調查則指出松田冒險樂園的玻璃隧道鋼體結構完全足以抵禦外側動物的非群體撞擊,意外事件主因應還是未建立緊急逃生路線指示與人群恐懼下不願服從工作人員指揮所致。

(圖:非洲隧道的玻璃結構,左側為1930~1936年間拍攝,右側為1939年經多次整修後的結構。)

無論如何,此事發生後松田冒險樂園的建築在政府的要求下被做了強硬修改,所有自然造景與能提供動物躲藏的園區都被夷平,非洲隧道外頭變為整片的黃沙土地,恐龍時代的森林被砍伐,鱷魚和蟒蛇也重新回到玻璃箱中,北極狐和雪兔以及雪鴞等動物被籠養,連水族館區的大型俯視鯊魚池都被迫關閉。過程中很多動物受不了新環境的安排死去,為防損失松田只好將大量動物出售來保值,在整改過程中松田添購了許多大型遊樂設施,並透露想將新園區改建為遊樂園,逐步減少動物園的觀賞性質。整改期間剛開始松田冒險樂園中莫名其妙的事件發生到達高峰,非洲隧道區鎮日都有大型野獸吼叫,鋪平的水泥常常隔天全是獸腳印,依然找不到那頭神秘巨獸、恐龍時代區老是起濃霧,霧甚至濃烈到工人在施工現場分散後找不到彼此,當霧散去有時會發現工人慘死在水泥樁或者裸露的鋼筋上,彷彿被伯勞穿刺的青蛙與蜥蜴。儘管如此,松田依然力排萬難,在同年九月完成舊園區的整修,並打算在九月15日開放所有舊園區,並且之後逐步啟用以大型娛樂設施為主題的新園區。

1941年九月14日,新園區開放的前一天,松田博司的幼女松田杏子與長兄松田吉太郎前往非洲隧道,打算在遊客充滿此處前做一次參觀,同行的還有兩人的家庭教師山本熊吉,當時杏子十歲,吉太郎十三歲。在入口處熊吉對兩個孩子說務必要跟著他不可自己隨意亂走,穿過隧道後母親明日香與管家在出口處等他們,他會將兩人交給明日香。當時已經是少年的吉太郎對這位囉嗦的家庭教師頗有不滿,鬧脾氣之後索性就不去了,說自己要回家,而且足夠大了不需要熊吉陪同,於是熊吉並未勉強他,杏子拿照相機在入口處為哥哥拍了一張照片後就與熊吉進入隧道。兩人走後,吉太郎並未返回屋內,他在入口處猶豫逗留許久想追上去,想起之前隧道內發生的事情又很害怕最後他在隧道入口處等著熊吉送杏子過去後回來,然而一個多小時過去了,熊吉並沒有回到入口處,等在出口的佑二與明日香也沒有見到熊吉和杏子,兩人就這麼在隧道內消失了。

1941年九月14日晚間,接獲消息的松田博司趕往隧道,發現在隧道口哭個不停的吉太郎,旁邊還有一位老員工售票員小林友美在安慰,以及另外兩個搬運工。松田從小林的口中得知她經過此處時只見到吉太郎單獨一人,聽說山本先生與杏子小姐進隧道就沒出來,便喚來兩搬運工想讓他們進去看看,但兩人都很害怕不願前往,此時明日香和佑二也趕來,兩人在出口沒等到杏子與熊吉,就派了其他員工留守。最終松田夫妻帶著二子佑二進入隧道去找人,直到出口與員工見面為止都沒有發現失蹤者的蹤跡,非洲隧道是單向管狀結構,基本不存在藏匿的可能性,唯一的可能便是熊吉帶著杏子從員工用的玻璃隧道緊急出口進入了園區內,但熊吉只是家庭教師,並未持有隧道門的鑰匙,三人再次折返後在隧道中一處觀景台角落發現了杏子的照相機,仔細探查後在該平台外側園區中發現山本熊吉支離破碎的屍體,據說屍體被暴力扯碎,無法看出是人為拉扯或動物撕咬,甚至面部都破碎至不能辨識,最終是由吉太郎指認山本當天穿著的衣物與手錶,以及山本妻子指認山本隨身攜帶的護身符確認死者身分,可失蹤的杏子從未被找到過。

(圖:當年報紙上的山本熊吉手錶與松田杏子照相機。)

事件發生後,松田博司立即將整個園區委託給胞弟松田義博負責出售,自己則帶著家人返回日本,從此松田家人再也沒有踏上過華樟的土地,當年的報紙用頭版報導此事三天,是華樟在戰前發生最大的事件之一。1958年松田博司的日記中則對該事件做了更詳細的補注,裡面提及一些事發時未被批露的資訊,來自於受到驚嚇後生活不能自理的吉太郎經過休養稍微恢復後口述。當日他與山本、杏子分離後獨自待在入口附近徘徊,十多分鐘後兩人已經走到吉太郎肉眼不可見的彎道區,吉太郎忽然聽見杏子淒厲的尖叫聲與男人哀號,他立刻要衝往隧道中營救,但此時小林友美不知於何處冒出來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去,還對他說:「你去了也會死,千萬不能去。」於是吉太郎只能聽著杏子的尖叫戛然而止,男人的哀嚎則越來越弱,最終所有聲音都消失了,松田將小林友美召來詢問,小林表示自己已經為松田工作十年,知道園區內有奇怪生物,甚至親眼看過白熊變黑,當時她正巧路過隧道附近聽到尖叫趕過去看見吉太郎,第一直覺就是保護這個孩子不要被詭異的東西帶走,於是便緊抓吉太郎不放,她並不知道隧道內尖叫的人就是杏子,也不知道哀號的男人是山本,都是吉太郎告訴她的。由於小林過去表現一直很好,松田最終採信了她的話,並對吉太郎說:「你要感謝小林太太,否則我就只剩下一個孩子了。」日記的最後,松田詳細描述員工們了解情況後紛紛請辭,甚至有人這才告訴他之前突然離職的幾名員工都不是病倒突然辭職,而是在非洲隧道區打掃時消失了。

當時杏子相機中最後的十張照片經過沖洗,得到五張有效的照片,前兩張是園區內的景物,第三張為表情不悅的吉太郎,推測為進入隧道事發之前拍攝,第四張模糊無法辨認,第五張照片相對清晰,為事發觀景平台往外拍攝,左側有一頭羚羊,右側的樹叢後方有一隻斑馬,斑馬的背上坐著一個模糊的黑色人形。日後這張照片被稱為骸嘎卡照片,原件經過許多專家與公信機構檢測不存在造假可能,然而當年照相技術落後且杏子手晃得厲害,黑色人形究竟為超自然物件或者只是近乎與斑馬重疊的工作人員身影無法辨認,甚至有人認為那是一個穿黑衣的人乘坐在斑馬上,杏子因為發現有人在園區中捉弄自家財產動物而拍下照片。

(圖:「骸嘎卡照片」原件與當時刊載的報紙,現藏於松田家中。)

數十年來,松田杏子失蹤事件一直有許多種說法,最主流的神祕學觀點認為松田一家罔顧奇里族百年來的傳說,侵犯了骸嘎卡的領地且無視神秘現象的警告,最終導致杏子被骸嘎卡抓走。撇開超自然現象不談,另一種警方觀點則認為此事件是一起多人策畫的陰謀,由數名員工所執行,目的是將杏子作為人質進行勒索,對象當然就是松田,小林友美也是共犯,而教師山本熊吉因發現員工密謀導致被滅口。員工陰謀觀點當年曾盛極一時,警方也進行過非常縝密的調查卻一無所所,沒有找出任何員工曾經密謀的證據,當天的非洲區隧道行程據稱也是杏子臨時起意要求,最終此案不了了之,僅以「未知謀殺」作結。松田博司晚年曾經公開表示:「如果能把杏子還來,就算是勒索也好,就算是屍體也好,我都會付錢的,我只想要一個交代。」然而並沒有任何人與之聯絡,據說從1941年九月14日至今,松田家都從未接獲勒索電話或信函。

松田博司一家離開後,松田義博將所有動物出售後遣散所有員工,原址連地以「魟島動物園」的名義出售給中國人王合堂的大連水道貨運流通社,預計改建為倉庫廠房,可還沒等到新廠區完工,大連水道貨運流通社就因周轉不靈而倒閉,土地多次轉手後目前已收歸華樟政府國有。儘管土地又回到公權力手中,魟島動物園的神秘事件並沒有因此結束,至今該地仍是熱門的探險場所,即使隱魟縣政府在當地拉起封鎖線,仍因場地面積過大且無人巡守而屢次有人闖入,幾乎每年都有去冒險的年輕人意外死在區域內。

光陰流逝,近代的魟島動物園超自然現象不再以舊非洲區為主要發生地,而是集中在過往做為高級仕紳娛樂場所的明日香舞館、吉太郎餐廳與佑二滑冰館三處舊址。明日香舞館是魟島動物園廢棄後保留最完整的建築,不僅建物完善,據說內部的電力系統依然可以正常運作。常有人說在經過魟島動物園外圍時看見明日香舞館內有燈光閃爍,若好奇進去一探,會發現內部燈火通明,桌上放著食物和紅酒,到處都是派對的裝飾,然而卻一個人都沒有,如果真想去拿食物時則會發現異常情況,比如說桌子看上去很正常,靠近時卻發現地面有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無法跨過,或者近在眼前的食物實際上放在懸空水晶燈下方的釣盤上無法觸及等等,又或者是聽見房間內人聲喧囂,打開門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吉太郎餐廳中則有兩個神祕的鬼魂,一個做廚師的打扮,大部分的目擊都是他端著盤子在破碎頹敗的走廊上移動,另一人則是高瘦的男子,總是一邊看手錶一邊快速穿牆而過,多數人認為這兩個鬼魂其中一個是因被客人批評送上臭酸食物而遭到松田當眾斥責的廚師小早川誠信,此人於1939年自縊於松田冒險樂園員工宿舍,另一人則是死在非洲動物區的松田家家庭教師山本熊吉。

在佑二滑冰館中則有另一種超自然現象發生,佑二滑冰館使用的冰地是沿用舊時的製冰器械,位置也與製冰廠原址與水族館接近,曾有人看見過佑二滑冰場內部的地面截著數十公分厚的冰體,中間凍結著趴伏於地面的翼手龍屍體,也有人說在特別寒冷的夜晚佑二滑冰場內會下雪,雪中有飼養的企鵝群若隱若現,離開溜冰場後在室外或者舊的水族館中有一隻徘徊的小企鵝,希望人家能把牠帶到滑冰場內與族群相聚,牠會追在人後面直到人再次進入滑冰場,就會發現雪與企鵝都不存在。與佑二滑冰場相鄰的水族館也有類似的現象,有些人表示水族箱中會游動不知名的魚類或者樣貌可怕的小怪物。

(圖:四張去探險的人繪製的"奇怪生物"圖畫,與兩張相機拍攝的"廚師鬼魂",照片並未經過鑑定。)

無論如何,魟島動物園舊址在被政府劃定為危險區域後,仍無法阻止青少年前往冒險,2000年初的三名少年事件就與此有關,少年們進入廢棄廠區後意外跌落已鏽蝕的空中走道鋼板造成兩人骨折,其後一人傷重死亡,另一人則在園區中迷失兩日後被找到,目前依然在接受精神治療。

也許,骸嘎卡被侵犯的憤怒永遠都無法停止,又或許這一切都是人為的陰謀,如今我們依舊未能得知,而我能夠給予大家的建議只有:永遠不要去挑戰不知名的存在。


文:霏霏, 圖:魟島歷史博物館/私人蒐藏/松田美智子
校閱/編輯:趙小敏
審定:張登祥/郭祚禮/孫小馬

(本文的刊載經過文中所有被提及者的家人同意,照片已獲得使用許可,作者霏霏為知名超自然現象紀實作家。)
----------------------------------------------------------------------------------------
(以上純屬烈火流星世界觀中虛構,與現實中的人物團體等並無關聯)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出现了出现了,一本正经的新闻稿式故事!WWWWWWWWW

前半段对动物园的描述让我想起了毛里求斯的那个大型私人动物园,有超大的有蹄类动物散养展区
据说新疆乌鲁木齐的野生动物园也是有个超大的、仿佛野外探险的有蹄类散养展区
哎,地大又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X)WWWWWWWWWW

那个鳄鱼馆太棒了!说真的我也一直想搞一个这种人在玻璃廊道里面走,外面全是自由活动的爬行动物的展馆!一种沉浸式爬宠体验馆!(?)
但是没有地也没有钱(炸)

因此放养于非洲隧道区内的只有被认为相对温和的食草动物,包含数种羚羊、斑马与水牛
相对温和……水牛……(X)

这些灵异事件……怕是因为动物园环境搞得太好了,吸引了一批种或者其他奇怪的生物跑来聚会(X)
或者是动物园和某个时空隧道重叠了,雾气就是时空隧道产生的标志(X)WWWWWWWWW

话说有一个小建议,不知道灿这种文风具体是想要模仿正经的报纸,还是路边摊故事会的那种感觉
如果是正经报道的话,有些词序可能还是要斟酌一下,更正式一点,比如【自称狩猎很有经验的英国人】,【要出货的冰块内发现冰进去了整个人】,【偶尔能在非洲隧道区内找到不明大型猛兽脚印的事件依然是偶发的】这样的表达就太口语化了,相当不正式
如果是路边摊故事会的话,口语化一点倒是没有关系,但是分段可能就需要更轻松一些、不要太像正经报纸的豆腐块比较好WWWWWW


【发帖际遇】:成野市灰月·地沙邀请 羽·凌风 参观会展中心,可是竟然要自己掏 20F卡币 买门票。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不是说骸嘎卡是巨大的魟鱼吗,怎么后面出现人影后人们就觉得是骸嘎卡?
这感觉就像传说龙是长条形的,结果有人拍到个妖狐,却被大家称这是龙照片(X)WWWWWWWW
照这么看那个黑色大兽也是骸嘎卡?黑色的熊也是骸嘎卡?
看起来这个神其实比较喜欢动物园的状态啊,后续改造了场馆、改造了动物园、甚至买给其他工厂后,它就越来越暴躁了(X)WWWWWWW
emmmm,也有可能是这个神很喜欢现代风格的娱乐场所,那些因他而死的人变成了它的仆人(?),都还要在这些娱乐场所给他服务打杂(X)WWWWWWW
所以这种很适合探险的地方,还就在国内(?),这就是小蛙的下一个子不语系列目的地了吗?(?)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救命 有种动物园规则怪谈的感觉(串戏)
想知道鲨鱼莫名其妙增多减少是怎么回事。不过成群员工失踪在非洲隧道里没有引起重视吗————救命————他们心可真大!!!!!!!!!!1
水蛭虽然好,可惜不能生。
虽然不能生,水蛭还是好。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论坛命题活动】民以食为天

親愛的冒險者們!一年一度的龍幻世界命名活動時間到啦!在時長兩個月的時間中開開心心的創作吧! 今年的主題是來自的指定! 2022/6/6第四屆DL命題活動【以食为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