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故事所属系列

系列
其他
最近,我的運氣不是很好。

或者說,我的夥伴,運氣不是很好。

但是,他看起來並不在乎的樣子。

※          ※           ※

說起我的夥伴,他是一個魔性的玩意。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這世間流行起了一種旅行夥伴的系統,人人只要花錢就可以在緣結站結識一些有共同旅行意願的生靈一起上路,這些夥伴們都是些拋棄了姓名和過去的,純淨毫無包袱的生靈,我們不知道他們為何會在緣結站等著和人同行,也不知道最終夥伴們會到哪裡去,我們只知道,有許多珍稀物種的成員也會成為夥伴,並且無關乎生存環境,甚麼樣的夥伴都可能出現,連遠在地洲的未知鬼族和天翔君主的高傲龍族都會出現在緣結站,等著與人們一同遠行,只是要遇見他們並與之結緣的機率很低,通常能夠認識的,都是一些數量很多非常常見的物種。在DL中的旅途是非常危險的,有夥伴能互相照應是一件好事,據說未來遇到危險的時候,夥伴會肩負起保護的職責,所以大部分的人會想辦法和那些強大且珍貴的物種同行,不過,目前還沒聽說有人和伙伴一起遇險的,更多的時候夥伴們做為炫耀的工具,被旅人用來展示自己的強大交際能力。

我的夥伴自然也是來自結緣站。

剛到結緣站的時候,我非常幸運的遇見了大洋之主海王鯨,但怎麼說呢......在古海七島國的船上遠遠望見海王鯨的震撼感,在我能仔細觀察對方的時候居然就消失了!我逛了一圈下來沒發現特別感興趣的物種,又反覆進出了幾個不同的結緣站幾次,差點把盤纏給花光,然後遇見了現在的夥伴。

他是一個很常見的物種原人,我一路走來不知道跟多少原人有過接觸,對原人的習性和文化也算略懂,可這傢伙除了物種之外其他部分都令人難以把目光從他身上移走,他和其他物種的夥伴一樣一絲不掛的坐在地上,並不因為是文明物種就有遮羞的概念──實際上他壓根子就不遮的,大喇喇地露著命根子雙手抱胸一臉得意的樣子──我看了看旁邊的其他文明物種,羽神嬌羞的緊闔著腿側坐向我展示有力的手臂、林人稍微抬起一條腿擋了擋恥處順便讓我看他特殊的腳掌、土人有些尷尬無地自處用手虛掩著,就沒有誰像這個原人這樣,理直氣壯的盤著腿挺直上身,恥毛閃閃發亮。

天啊,多不知羞恥啊!無恥之恥無恥也啊!

他這模樣,讓我想起另外一個世界裡有個神和人的雜交後代,因為自我意識過強連全世界的惡念都奈何不了他,所以就理直氣壯的垮著雞兒坐在一堆廢墟上,看他的主人死去活來掙扎求生的模樣來取悅自己,之後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裡,這人發現有個可怕的處女想危害自己和主人,居然出一奇計把褲子脫了金玉(tama,註)其外的驚嚇她!扯的是他的大寶貝還光芒萬丈,嚇得那處女是連夜棄械逃跑,這個莫名喜歡露鳥的傢伙,在別的地方跟我關係很好的,不知怎的我看見這囂張的原人就一直想到他。

魔性,太魔性了!

於是我邀他成為我的夥伴,他二話不說就同意了,我幫他取了一個新的名字,本來是想好好想一些正常的......但.......聖杯戰爭贏家這種異世界風格的名字一直縈繞不去,就順口說了出來,他得意地抱著手臂:「聖杯戰爭是甚麼?無所謂,贏家聽起來挺好的!」

這........怕不是性格也跟那個傢伙一樣,傲慢又大意啊。

※          ※           ※

一開始也沒什麼事情,雖然我這夥伴還是不穿衣服,我走在路上都不停地承受其他旅行者異樣的眼光,本來嘛,咱倆做為趨同演化到近乎完全一樣的物種,看起來就是一樣的,可他衣不蔽體我身著重裝備,怎麼看都很奇怪啊,曾經有個帶著灰狼的傢伙問我:「你是不是虐待你的夥伴不給他衣服穿?」
我反手回他一句:「你又給灰狼穿衣服了嗎?」
這人理直氣壯的說:「野獸不穿衣服是常識啊,原人又不是野獸怎麼能不穿衣服呢?」
我說:「你怎麼會覺得野獸不穿衣服是常識?你沒看過立獸嗎?」
他笑了笑:「立獸也不穿衣服啊,野獸都有毛皮的,當然不需要衣服了。」

我的夥伴見到我和他爭執,就大步走過來挺起胸膛:「說得好像老子沒有毛一樣,你看見了嗎?我這金光閃閃的毛髮!黃金拉絲般的華麗頭髮,陽光下蛛絲般的閃亮腋毛,還有,貝殼產出的海絲般的細緻恥毛!」當時我簡直就要腿軟,這種話他能面不改色的說出來我真的很佩服他,那個帶灰狼的旅人一句話都不能回,就那樣呆看著我們,後面上來一個帶著千眼蟲的人順手就把他給揍了。

「別說的沒毛動物都很羞恥一樣啊!」和千眼蟲結伴的旅人邊打邊說,每拳撈起來都是血和組織碎塊,地上的那人已經成了莫可名狀的一團,我趕緊帶著我的夥伴離開,我可不想想像那血跡噴在我這閃閃發亮的夥伴身上的畫面,而且我分明看到後面還有一堆在排隊的帶著無毛夥伴的旅行人,各個眼睛發紅。

※          ※           ※

但說起來,我這夥伴之所以囂張,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正在旅行,每天都會寫許多文章發表在論壇上,連帶著旅行經驗非常豐富,而我的夥伴就挨著這些經驗,一直是整個世界裡等級最高的夥伴。

曾經有一天我們經過一個大人物身邊,發現那個大人物居然帶著一頭雪龍,當時大家都在圍觀雪龍,我發現雪龍等級還沒有我的夥伴高,我告訴他這件事,他得意得頭髮都要豎起來了。

這傢伙,不能誇啊!

※          ※           ※

誇多了就會大意,這事凡是個人都這樣,不管是其他世界的雜交後代,還是我的夥伴,甚至我也是這樣。凡是名字帶個人字的,誇了都會大意的。

那天,我們經過龍峰看見有個人在演講,鉅細靡遺的描述如何飼養一種叫做寬體金線蛭的異世界物種,我對這種學術演講很有興趣,就過去聽,這時一個神奇的大姊頭過來,給大家倒酒,我們猜想這是學術會議上的點心,本著不喝有點失禮的念頭就接過來,那酒看著就像高級紅酒,搖起來香味四溢,我一口喝乾了感覺神清氣爽,但我的夥伴還在那裏細品,沒喝幾口就發現酒面上有一片灰膚色,邊緣有點半透明的東西。

「這是甚麼?」他問。
我掏出鑷子,小心把那玩意夾起來對著光看了看:「......好像是兔腸。」
「兔甚麼?」他緊張的問,我第一次聽見這傲慢的傢伙聲音帶點緊張。
「兔腸,兔子的盲腸!」我說。

話音未落,我的夥伴就一頭倒了下去。

我把他扶起來,他緊緊抱著肚子,不知是真的疼了還是給嚇的。

沒法了,夥伴病倒了,我也顧不上演講了直奔最近的城鎮去找醫生,一通風風火火的處理下來,好不容易讓夥伴恢復意識,他白著臉坐在床上揉著肚子,看上去挺不好的。

還不是普通的不好呢,他等級都掉了。

「沒什麼,」這傢伙懨懨的說:「反正老子還是最強的,就減點肥。」
「吃東西要小心吧。」我說,老實說講這句帶上了一點敷衍和搪塞,還有場面話的意味,因為人家告訴我,那大姊頭是綠龍變的,鬼知道那是多危險的生物,我總不能讓我夥伴去跟綠龍對幹吧,忤逆龍可是要死的,咩。

※          ※           ※

過了兩天,我夥伴好起來了,我們就繼續踏上旅途,我依然在途中寫點甚麼就發出去,那傢伙馬上又回到了原本的等級,而且還逐漸逼近新的等級了。

但不久之後,我的此趟旅程就畫下了句點,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出發處也就是我的家裡,開始散散漫漫的過日子。

因為沒有在遠行,經驗累積的就慢了點,雖然還是最高的,但確實是沒什麼明顯提升了。

這幾天,我想著不能這樣吧,就又帶了伙伴,去參加書鄉市地方的整體討論會議。會議裡我和一位帶著水蛭的旅人熱衷討論起了劇情和設定,一下沒有管我的夥伴,看到他發出金光在附近晃蕩,就沒有太在乎。

忽然,他拿著一杯酒來到我身邊,饒富興致的搖著酒看著我和人討論,我瞥了他一眼,他正用一種看螻蟻的樣子glance周圍的人,我本想對他說點甚麼讓他不要態度這麼高傲,忽然我看見了人群裡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是那位在龍峰上的大姊!

我立刻轉頭要去阻止我的夥伴,卻看到他一手按著肚子,一手拿著空的玻璃杯。

然後,那些五光十色的紙醉金迷的獨角獸產出的玩意兒,嘩啦啦地從我夥伴嘴裡噴薄而出。

沒什麼時間給我反應了,或者說我也沒辦法有甚麼反應了,在那時候,我就看見他的等級又順著那些不可描述的玩意構成的水流嘩啦啦的流走了。

咩。

※          ※          ※

又過了一夜的危險期,迎接我們的是慘白的陽光和重頭來過的無力感,不,該說這是只有我覺得無力呢?還是我的夥伴真就是心理素質ber棒,大病初癒人又在地上瘋狂起舞,渾然沒有一點已經在同樣的地方摔兩次跤該長長記性的自覺。

「你會習慣的!還不快再找點事情來做,給老子補補經驗啊!」拍著那有點泛紅的肚皮,我裸型於外的裸屌夥伴得意洋洋。

我嘆了口氣,拿出筆記本,想著乾脆先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吧,拿來說教他也好,總之先寫點甚麼吧。

回頭一看,我那不可一世金光閃閃赤身裸體的夥伴,腳跟上叮著一隻水蛭,而他看起來渾然不覺有甚麼不尋常。

「走快點吧,別在這裡瞎轉了你等級都掉了,咱趕緊去別的地方吧。」我說
「急甚麼呢!」那傢伙說:「老子現在還是最強的,等級還是所有夥伴的天花板呢!幹啥不在這裡多玩會?」
「不,因為你的.......」
「的甚麼?」

算了,不說了,說了那傢伙又要大聲嚷嚷或者一通詭異的大道理來自證給水蛭追上了不是甚麼大事兒,我還是幹點正經事情吧。

於是我掏出了筆記本,寫著寫著快速走了,反正他馬上會追上來的。

至於腳跟上的水蛭會不會掉了,天知道。

水蛭也有水蛭的運氣。

------------------------------------------------------
註:日文的睪丸漢字就寫做金玉(kin tama),玉(tama)在某些語境下也就可以直接指睪丸,就像中文有時候用蛋蛋一樣。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回复 1#  @紅峽青燦

真的超级有趣!
这个对抽取旅伴机制的解释好有意思……本来简直会显得像人口买卖一样的东西变得非常合理了……!
看到海花虫我本来还想这种生物为什么不用拿个鱼缸爬在里面……但马上就想到 假如设定是水生生物就得要住缸里的话……那海王鲸这种 怎么办啊wwwwwww
不想让裸屌在雪龙耀王面前嘚瑟的话……告诉他耀王能一下打掉他的头吧(阴森
……然后裸屌大声嚷嚷并用一通诡异的大道理来自证雪龙能一下打掉他的头不是什么大事儿
没错!想不到吧裸屌 我就是那个在宽体小论文下面 用兔肠酒坑害你的人哟!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反派狂笑*
要是再不跑快点水蛭就要牢牢粘住你了wwwwwwwwwwwww不过裸屌你放心!水蛭有水蛭的运气……但水蛭也有水蛭的躺平啊wwwwwwwwwww
水蛭虽然好,可惜不能生。
虽然不能生,水蛭还是好。

TOP


已經真的被水蛭黏上去了WWWWWWWWW
都同等級從34升到35了WWWWWWWWWWWWW

我感覺裸屌可能會認為自己要是有一千等血一千點的時候二十等耀王就算一下拍掉他兩百點血也不算甚麼事兒WWWWWWWWW
你以為水蛭躺平我裸屌不躺嘛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大洋之主海王鲸
下面我要给大家介绍,海洋中的庞然巨物,统御大海的傲慢领主,远洋的无上王者,船只避之不及的暴君——
海王鲸:没错,正是在下……
海龙:滚开,是我!
(炸)WWWWWWWW

我看了看旁边的其他文明物种
你这么一说好像其他的是挺害羞,怎么就这个原人那么变态呢?WWWWWWWWWWW
骄傲得意地秀裸体!还得意洋洋地秀金光闪闪的阴毛!(炸)WWWWWWWWW

咩。
这一声叫唤害我笑出声WWWWWWWWW
喂!不要模仿绿龙的叫声啊,绿龙会以为你是同类,然后赐给你更多美酒的!(不是)WWWWWWWWWW
而且这酒里面可不止有兔肠,还有蚂蚁窝、蜘蛛卵、蟑螂酱,emmmm,似乎还可以加一些水蛭汁(XX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论坛命题活动】民以食为天

親愛的冒險者們!一年一度的龍幻世界命名活動時間到啦!在時長兩個月的時間中開開心心的創作吧! 今年的主題是來自的指定! 2022/6/6第四屆DL命題活動【以食为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