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剛才我生平第一次像路上三寶一樣一邊用無線耳機講line電話一邊騎車,由於台北市路況比較複雜,我只戴了一隻耳機,留一隻耳朵注意路況,但夜晚的馬路上飆仔多需要專注,講著講著朋友發現我有時候反應比較慢,或者聽起來很敷衍。

朋友:「你該不會在騎車吧?」
我:「恩哼。」
朋友:「你小心騎啊!注意安全不要超速!」
我:「擔心屁,我騎車超安全的,你又不是沒坐過。」
朋友:「少來!你當我不知道你趕著去看獨行俠的時候騎多快!」
我:「一碼歸一碼現在又沒有要去,I feel the need for─ ─」
朋友:「不要告訴我for speed哦!」
(這是一個TOP GUN的梗,原文是獨行俠對呆頭鵝說"I feel the need......"呆頭鵝接著說"the need for speed",粉絲常直接簡稱整句是"I feel the need for speed")

我:「才不是呢!I feel the need for sacrifice.」
朋友:「Sacrifice?!」
那啥,我其實想說的是security......但我不知道為啥從嘴裡出來的字是sacrifice!!!!!

我:「不,是security!security!不是sacrifice!」
朋友:「你就是滿腦子想著TOP GUN!你看看那兩部電影對你做了甚麼!」
我:「不是,重點不是那個!重點是碩班三年對我做了甚麼!讓我滿腦子都是sacrifice說出來甚麼S開頭的字都變成sacrifice!該吐槽的是我的英文能力吧?」
朋友:「你的英文能力有甚麼好吐槽的?你security和sacrifice都分不清楚,這還要吐槽嗎?」
我:「我分得清楚!我只是口誤!跟把風中殘燭說成風中蟾蜍差不多啦!」

朋友:「你少來,security是甚麼意思?」
我:「安全啊!」
朋友:「sacrifice呢?」
我:「我現在想調頭去你家幹的事。」
朋友:「那不叫sacrifice,那叫murder。」
我:「......」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