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納,這裡是你們那個會把私生活往網路上一直倒的青燦,你們大概還記得我研究所時代遇過一個很雷的房東,雖然那是我的親身遭遇而且我困擾了一段時間,但事實上我沒有跟房東撕破臉或者搞到難以收拾的局面,然而大學時代我的好朋友就遭遇過令人髮指的房東,那件事情我大概這輩子都很難忘掉。

為了保護當事人,現在進行化名的化名,因為我平常用的暱稱你們都知道是誰了!WWWWWWWWWW(炸
不過這件事我覺得其實也沒有化名必要,自己做的自己還不敢當嗎?

咳咳!開始說故事了,很久很久以前......在萌燦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有一個好朋友叫做老鼠,另一個叫門徒,咱跟一個叫小美的傢伙是同寢。小美這人呢,家裡就是收租的,爸媽是包租公和包租婆。她是一個媽寶加獨子,給寵到大生活自理能力很差的那種,你們可能覺得我似乎挺討厭小美,我是很討厭她,畢竟整個大學時代和她就沒有甚麼愉快事情,大部分時候都是我們三個人在給她收拾殘局或包容她,她還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是個一提起她我就來氣的人。

我們那所大學的宿舍不多,學校只保證我們大一必定有宿舍,大二之後能不能繼續住宿舍,就要看大一有沒有違規過或者有沒有其他非續住條件發生,都沒有才能抽籤第二年繼續住,但大部分的學生都會在大二去租房子,因為咱大學附近的租屋很多,而且相比於台北便宜,學校宿舍又破,去洗澡還得穿過冷風颼颼的走廊就像軍營一樣,所以很多情況下即使有續住資格大家也不會續住。咱只同寢第一年之後就各分東西了,小美是不遵守宿舍規定,失去了續住的資格,而我回家去重考了,門徒的親戚正巧搬家到咱大學附近門徒就去住親戚家了,至於老鼠,朋友們都走了她也不想住宿舍了,就和門徒一起住在門徒的親戚家裡。

本來在小美失去續住資格時,她父母就打算讓她搬出去了,他們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層公寓樓給小美住,是一廳兩衛浴四房間帶陽台的標準家庭式公寓,但她父母不僅僅讓她自己住家庭式公寓,還在藉此教她如何做包租婆,就像老鷹把鴿子咬掉毛抓回去讓小老鷹練習追捕一樣,讓她學著用自己家的房子當二房東,而她父母讓她瞄準的對象就是同寢的我們三個,表面上是說要讓我們繼續同一寢互相照顧,實際上嘛.....我覺得就是想讓我們幾個她父母熟悉的人繼續代替他們照顧自己女兒吧,然後順便讓我們成為他們家的收入來源之一。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他們沒料到我會重考,也沒想到門徒的親戚會搬家,準備好的四房公寓一開始沒派上用場,只好準備租給其他人。

但老鼠率先給了他們機會。老鼠和門徒住在門徒的親戚家,門徒自己怎麼想我不知道,但老鼠肯定是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畢竟門徒和親戚本來就是家人,幾個月後老鼠就受不了了要搬出去,這時候小美和她爸媽找上老鼠,推薦老鼠租她們房子。他們給老鼠開了不高的房租還讓她先挑選房間入住(除了留給小美的主臥之外),老鼠就欣然同意了,雖然被收取了比正常要高快十倍的押金(台灣一般押金是兩個月房租的價格,退租後返還),小美的父母給她一個理由說是因為這間公寓他們新買的,怕新房子會受損所以收比較高押金,而且押金法律上也沒有明訂上限。老鼠選的房間是一個門口有一個矮階的和室,大概長這樣,注意這個門口結構,考試會考!(X


(圖片來源:https://www.mw-joints.com/blogs/ ... E%B6%E5%85%B7/75098)

一開始住得還算和睦,但很快老鼠就不開心了,小美先是開始要求她做一些本來合約上沒有的事情,比如說兩人排班打掃房子之類的,就像在宿舍的時代我們四人會排班倒垃圾,如果老鼠不做小美就會對她說「一起住要一起維持乾淨」「我們同寢的時候都能做的為甚麼現在不做了?」之類的話用人情壓力去逼迫老鼠配合,再來她開始管老鼠的生活習慣,比如幾點之後不能開走廊燈會打擾到她、打遊戲音量控制和晾曬衣服洗碗的方式啥啥啥的都開始指手畫腳,以前我們做室友互相容忍的事情,都開始因為小美是房東而讓她的要求變得理直氣壯,老鼠只能被動配合。那時候畢竟還年輕,老鼠不知道她是可以拒絕的,因為這些不包含在合約上,但我認為就算老鼠知道這些不是她應該做的,她可能也不會拒絕,一來老鼠人就是很善良也有點弱勢,她面對欺凌不會擺出強勢態度的性格讓她常常被欺負,二來她喜歡以和為貴,三來她可能覺得離開小美的房子之後自己要找地方住不容易,也不想再回頭去懇求門徒的親戚讓她繼續住,所以為了保全住所,老鼠雖然搬出宿舍,卻從沒有享受到過自己租屋的自由。

半年後我不玩了,回去繼續讀大學,老鼠門徒和小美都欣喜若狂,老鼠和門徒是因為好朋友相見,小美大概是看到可能的獵物又出現了吧。於是她來鼓吹我去跟他們一起住,還承諾給我比市價更低的價格,說服我想跟她簽約,可當天不是我一個人,我帶了父親去,畢竟是人生第一次租房子他不太放心。在小美跟我談房租條件和合約的時候,我父親一直觀察我們的互動和同時在場的老鼠,然後暗示我不要簽約。回去之後他說他推薦我自己找別的房子,因為他感覺小美是想當二房東但技術還很不純熟,他嗅到坑錢或者不對等地位的味道,而且合約裡有不少模糊地帶,他覺得之後我會和小美很不愉快,事實證明我父親的感覺是對的。後來我沒有租小美家,去找了另外一個地方住。

結果我住下後幾個月,小美和老鼠她們就出事了。

一天晚上老鼠突然打電話給我,哭著說她不知道要怎麼辦,她怕她要被趕出房子還要付高額違約金了,我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她和小美剛因為洗碗(還是關燈或洗衣服?我有點忘記了)大吵一架,小美說她不是一個好房客,要告訴自己爸媽這個房客有問題,讓她爸媽做為真房東過來把老鼠趕走,並依此威脅她要她配合,還說只要再犯就找她父母來。我有點錯愕,為了安撫她,我讓她來我租屋的地方至少住一晚,然後和我仔細說說。老鼠來了之後告訴我的事情簡直刷新(當時)我對惡房東的三觀。

她說自從我沒有簽租小美的房子之後,小美和她爸媽就開始不停地明示暗示她這是她的責任,是她沒有勸好朋友留下一起住,有一次老鼠受不了,跟小美說:「你只是因為賺不到青燦的錢在生氣而已,青燦不肯一起住又不是我的問題。」沒想到小美爸媽警告她不能再說類似的話,否則視為要對他們女兒不利要輾她出去,還說要是她搬出去就是她違約沒住滿約期,就不會退還押金(實際上我們現在知道這種說詞都是不合法的,威脅找個律師來馬上就能讓房東收回這種話),當時老鼠非常害怕,她沒想過小美和她爸媽是一夥把同學當肥羊宰的惡房東。後來,因為我回歸的緣故,我和門徒常常去老鼠的房間一起玩(她房間最大,她還有遊戲機),為此,小美想向老鼠收取額外的費用做為「不相干的人來房子所要付出的清潔成本」,呵呵呵,說真的,我就問都講到這個份上了還有把老鼠當同學嗎?以前那些「因為我們是同學同住一起維持環境乾淨是本分」的說詞怎麼現在變成我和門徒沒租她家房子就是陌生人了?不過後來沒有收錢,因為班上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還對此覺得令人髮指,小美在同儕壓力下沒收。

然後,在這樣她們之間已經很尷尬的情況下,又發生一件事,我先說,我個人觀點認為這不是誤會,這是惡性事件,是對方想把老鼠逼到自己搬走並因此據稱對方違約不付押金的惡質手段,且根據後來其他同學調查的說法,大概也是他們夫妻慣用的惡劣伎倆,並以此訛詐高額押金。小美的父母本來就會定期來訪這棟房子,稱其為房東查訪和檢查硬體狀態,美其名是維持租客生活品質,實際上是雞蛋裡挑骨頭後定期對房客進行恐嚇和逼迫,這一次小美父母來訪時間點很晚,到達房子之後,小美的父親直接一屁股坐在老鼠承租的和室門口那個矮階上休息,並且把襪子脫下來直接丟在和室門口矮階的部分。老鼠聽到動靜起來開門,赫然發現房東坐在門口,門口還丟著臭襪子,心裡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噁心感,她禮貌地請小美父親把襪子拿走,不料對方勃然大怒,對她咆哮:「這是我的房子,你只是一個租屋的,憑甚麼要求我?這本來就是我的房子!」嚇得老鼠立刻躲回去和室裡面,但之後老鼠認為對方很不禮貌,而且這房間是租給她的,她有權利據稱現在由她管理,襪子也不是本來租屋時就一併放置的傢俱或飾品,所以她再次要求對方拿走,但小美的父親告訴她租給她的只是和室門之內,和室門之外都是他的財產,老鼠無權做任何要求,甚至說出「在這裡放內褲也沒關係」之類的話語。

當天老鼠非常害怕,幾乎不能睡覺,過幾天之後小美的父親向她道歉,說自己當時是太累了才會亂說話,希望老鼠可以原諒他並繼續承租,老鼠以為事情會就這樣過去,不料在她哭著打給我的當晚,小美跟她爭執後就把這幾件事情都拿出來講,並告訴她都是她的錯是她不配合,然後暗示她搬走,接著話鋒一轉直截了當的告訴她搬走就是要付違約金,因為合約簽了期限。我聽完整件事情直接傻眼傻到爆,我告訴老鼠你應該開始找新房子,沒找到之前可以先住在我家沒關係,而且你最好把這件事告訴你父母,讓他們出面協助處理。但老鼠跟我說她早就說過了,她父親也很不高興,但她家境比較富有,十倍違約金對我們學生來說很多,對她父親來說只是小錢,老鼠的父親說如果她想要,就讓爸爸給她付違約金,然後先搬去青燦或者門徒家裡直到找到新房子。但老鼠不甘心,她不想讓小美家賺,於是她就先搬到我們這些朋友家裡暫住,不再回去小美的房子,只固定繳交月租直到約期滿。

在這段期間,小美的父母居然還要求老鼠回去住,說她本人不在住屬於空承租,不在合約的規範上,是違約的一種。但這時候老鼠的父母終於出面了,他們告訴小美爸媽是給他們面子才繼續租到期滿,要是再糾纏不休要錢,就大家走法律途徑,要拚錢他們家不會輸,小美爸媽才沒再過分下去。之後老鼠搬去公鼠家,事情才結束。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以為小美父母是特別惡劣的,但直到現在六七年過去,我從很多其他朋友那裡聽到他們親身或者認識的人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小美父母絕對不是特別惡劣的,而是大部分房東欺負學生和單身漢就是用這種方式,從無知的人身上捲了很多的錢去。因此,包租公/婆這個詞雖然帶有羨慕對方錢的忌妒意味,但在台灣,這個詞內部的鄙夷和不滿含意可能一直都不會消失,畢竟就我個人的六次租屋經驗裡,有三個房東都有問題。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