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這是我做過的飛機模型裡最逗趣的一個,因為不只有座位,還有附飛行員



前幾天在做模型紓壓的時候,意外發現在我堆放雜物的櫃子深處有一個扁爛扁爛的紙盒,裡面也是一架戰鬥機模型,但我已經忘記是誰給我這玩意了,打開發現裡面有一張字跡非常陌生的紙卡,上面簡單寫了模型機的資訊,我的朋友們都沒人知道這是誰的字。


二戰時代的單翼戰機是我覺得最優美的飛機,狹長而輕微上揚的機翼外型既幹練又有魄力,纖細的機身和機翼呈十字狀,展開時正如翱翔的鷹隼或浮空的鷗鸌,將人類嚮往天空的慾望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和現在的戰機相比,當時的戰鬥機比較小型,飛行員站在飛機邊或者機翼上時不會感覺飛機是龐然大物,而是與飛行員同進退的受其駕馭的交通工具,有一種情感連結在無生命的飛機和飛行員之間,並且延伸到天空中。若給我選擇,我情願駕駛這些更古老性能更差速度更慢的飛機,也不會選擇現代的戰鬥機,雖然它們也很漂亮又更加強大。人終究是不會飛的,可一旦往天上看,我們就有征服它的力量,那時的戰機就用外型闡述著夢想。

打開盒子,裡面只有幾片簡陋的塑膠、組裝說明書和一張塗裝貼紙,貼紙還已經發霉了


接著就是裡面最好笑的配件:飛行員WWWWWWWWWWWWWW
這個日本人有點前傾的坐著,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拉著操縱桿,樣子看起來很搞笑!特別是本來頭部和模子相連,被吊起來的樣子非常蠢。





拔下來可以放在椅子上。

由於這模型如各位所見,簡陋到拼裝過程毫無樂趣可言,而且它其實不是嵌和型的組裝方式,是要用黏的,因此裝起來更無聊了,我拿了一根針沾上保麗龍膠,把貼合處點一下就黏起來了。所以沒有拍製作過程,直接看成品吧。







由於是白模我沒打算上色,所以就是這副灰撲撲的樣子了,反正所有的戰機沒上塗裝前差不多也都是這種顏色啦。組裝好之後輪子是可以動的,螺旋槳也可以轉,雖然說明書上說可以選擇把輪子貼在機腹做成升空後起落架收起來的樣子,但那樣就無法放平了,所以我選擇做成輪子伸出來的模樣。

說明書上讓我把飛行員黏在椅子上,可是我覺得沒必要啊,可以活動的比較好玩,你看,可以拿來擺拍啊!同理,我也沒把座艙罩黏起來,這樣才能拉開。但我認為這模型本來就是提供不黏合選項的,不然座艙罩為啥還有可以拉開的溝槽啦




以前,戰機裡面坐起來是非常難受的,飛行員駕駛飛機升空後會倍受折磨。不僅因為座艙狹窄無法讓手腳發麻的時候伸展,升空後還會很冷,當時的飛機為了減重,內層都沒有隔熱保暖材料,所以電影裡的古早年代飛行員總是穿得厚厚的還有圍巾就是為了保暖。並且在座艙中還會有飛機的廢氣和引擎的噪音,飛行員被迫吸著味道很差還很冷的空氣,同時還要承受高分貝噪音的干擾,所以常有在高空因為難以控制身體導致墜機的事件發生。甚至日本人還為了減重追求速度,連戰機的裝甲都很薄很薄,當時有些開零式的飛官覺得零式只有一個引擎是真正的飛機,其他部份都是紙飛機,這個缺點也導致後來的太平洋戰爭中,日本人的戰機速度快但難以取得空戰優勢。

所以,這傢伙大概在猶豫,要不要坐進去吧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