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3-1-20 19:29 编辑
最近想送給一個英國老師一份特別的禮物。想來想去覺得昆蟲標本比較適合,一來台灣的昆蟲多樣性是世界有名的,而那位老師以前也有這方面的專業。二來是普通高單價禮物他應該也收過不少,再給他這種感覺沒什麼意思。

因此我打算趁對方幾個月之內會訪台的時候,給他一箱昆蟲標本帶走。

但,要送什麼昆蟲比較適合呢? 以前日治時期台灣被稱為蝴蝶王國,出口過超級大量的標本,其中有所謂台灣三寶是三種巨大的昆蟲:皇蛾、台灣長臂金龜和台灣爺蟬。但後兩者在棲地破壞和濫捕之下都已經是非常稀有的保育類昆蟲了。長臂金龜我見過一次活體在樹上,而爺蟬,只有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在深山撿到過一片破碎的胸甲,至今沒有在野外看過活的或者完整屍身。不過皇蛾就不一樣了,不只野外數量穩定,還有不少個體養殖戶繁殖來販售,其繭在東南亞是流行的小零錢包或者小物袋子材料,而成蟲就是有較高的標本商品價值了。

好吧!那就送皇蛾吧! 雖然台灣產的皇蛾不是最大型的,但還是很大。我個人也非常喜歡皇蛾,毛茸茸厚敦敦的樣子非常可愛,而且又紅又花又大,看起來就很強。 天蠶蛾科的我都很喜歡,水青蛾是我的最愛。

不過現在大冬天的根本找不到蟲啊!於是我只好去蟲店買乾貨了。

我去的蟲店叫做木生昆蟲行,是台灣非常有名的昆蟲銷售公司,據說是從日治時期就開始經營的家族事業,木生就是這位一手建立起昆蟲銷售公司的捕蝶人的名字。我老哥跟木生的老闆娘關係很好,他叫她蟲姨(?),蟲姨那裏有很多很多乾貨,於是我就去找她了。

一開始只要了皇蛾,後來蟲姨聽到我要送人,又問我要不要帶一些台灣的甲蟲?我覺得也很不錯,然後蟲姨拿出很多各式各樣的貨,有我覺得值得當禮物的品種,也有她個人很推薦的漂亮物種,結果最後我居然買了一大堆,本來只想用個小木頭箱子裝好看一點的,最後乾脆直接買了一個學術標本箱。


看看這些林林總總的蝶蛾,甲蟲還沒打開。

回到家裡之後準備開始來做,說真的我沒有做過蝶蛾乾貨,以前乾貨都只做過甲蟲,所以我找出家裡老頭子以前讀書時帶的老書做參考。這本書雖然很舊,但是在我們這圈子基本人手一本的,我小時候就是看著這玩意學做標本的。


非常實用,不只有做昆蟲標本的方法,還有剝製或者其他的。雖然都只是講大概念,但基本上對有經驗的人來說,大概念就夠了,剩下的上網查查資料+動手做看看,沒問題的。

我怕失敗不敢一次弄很多,先搞個五隻吧!


左起上下:雌紅蛺蝶(上雄下雌),右上:雙環翠鳳蝶,右中:枯葉蝶,右下:青帶鳳蝶。
這個青帶鳳蝶很奇怪,是內側翅膀張開的死的,這隻是我在學校撿到的。陽明很奇怪,常常很多死蝴蝶都是翅膀內側展開往下夾著死的,不像一般死蝴蝶是翅膀腹面在外(像圖上其他幾隻一樣),我有點懷疑是碰到殺蟲劑,碰到殺蟲劑的蟲常常因為神經受損死成很奇怪的樣子。

不忍說蛾因為肥內臟很多,實在好臭,乾貨畢竟都是會有點腐爛的,甲蟲乾貨一向也是劇臭,不過蛾的臭和甲蟲臭不太一樣,我一靠近蛾的肚子就覺得果然不新鮮啊這些臭味在做好姿態固定後後,只要在肥肉的地方打福馬林就會消失了(雖說福馬林也是很臭就是)。雖然我已經把蛾和甲蟲都包起來放著了,但我現在整個房間都是蟲臭味了不知道怎麼睡(1/13)

------------------------------------------------1/14更新------------------------------------------------------
昨晚夢到開著像天蛾的戰鬥機在天上飛,或者是騎著像戰鬥機的天蛾,我不確定哪一個先還是兩個其實是一樣的,反正夢嘛,有時候不是很清楚。
自從有了內面是一大堆F-14的棉被之後一天到晚做戰鬥機的夢,但我本來小時候就也常做戰鬥機的夢了,不過並不會夢到F-14

醒來搞完一堆雜事之後,就開始來做標本。昨天把五隻蝴蝶放在酒精上層用酒精蒸氣要使它們軟化,這是蟲姨教的+網路上看來的方法,因為我沒有做過蝴蝶乾貨。據說一到三天就會軟化,但今天顯然還不夠軟,那就先放著,來做甲蟲吧,甲蟲我就很熟了。

這些甲蟲年紀都跟我差不多,最老的一個居然比我還大!足足是個30年老蟲。



上排:台灣扁鍬,中排左起:台灣扇角金龜、台灣角金龜(鹿角金龜)雄蟲,台灣角金龜雌蟲,下排左起:台灣深山鍬形蟲雄蟲(中部型),黃斑陷紋金龜


看到這隻深山鍬比我還老,忽然就捨不得給別人了,反正沒湊成對,自己留著吧!

我想說慢慢做,今天先來做兩隻吧,(本來的)目標:扁鍬和鹿角金龜。由於是買乾貨,東西還是包起來的樣子,一般說乾貨大概都是指甲蟲類,但其實所有昆蟲的乾屍都可以稱之為乾貨,而三角紙或三角袋一般就是指蝶蛾和蜻蜓等,學弟常說我說這些詞的時候很像黑話。




按照我小時候的經驗,甲蟲扔熱水裡很快就會變軟,所以先來給他們洗個熱水澡吧!蟲姨說用85度,書上說90~95,我用了90。


想不到!這些20年以上的老貨根本就泡不開!在熱水裡浸了一小時都沒反應,反而是我無聊到玩起了珠針......


一個小時多後,鹿角金龜終於撐不住軟了,立刻拿起來做,泡蟲一個多小時展蟲只需要30分鐘的我......


同時為了省時間,乾脆把全部的蟲都丟進去泡好了,可惡!


泡九十度熱水快兩小時還硬邦邦的老頑固們。三十年蟲湯,喝下去硬度提升一甲子。

又一小時後,扇角金龜軟了,板上釘釘!


此時以前中研院的學長看到我發的FB文,叫我不要泡熱水,改成用擦手紙沾濕包起來放封口袋,說是一天左右就會變軟了,我滿訝異的,因為我從小都是泡熱水,學長說會壞掉。好吧,那就把老頑固們都重新包裝起來吧。


不過我覺得泡熱水是不會壞掉的啦,這隻就是我十多歲時候做的泡熱水的,到現在還是很好。不過小時候不懂事不會插標本針(也沒有專業蟲針),拿釘子插中間

兩點鋸鍬形蟲(長牙型公蟲)

參考學長意見本來打算把蝴蝶也用袋子包起來的,不過到晚上發現蝴蝶已經開始變軟了,那就維持這樣等它軟吧。這隻青帶不愧是最新鮮的(去年撿的死蟲),軟化最快,明天應該就可以展翅了。


------------------------------------------------1/15更新------------------------------------------------------
用濕紙包了一天,頑固的扁鍬和深山鍬依然不軟!

今天做的是母的鹿角金龜和黃斑陷紋金龜,做完發現我針快沒有了,剩下的針量只夠做一隻蝴蝶了,畢竟一隻甲蟲差不多要40支上下的針。


由於鹿角金龜和陷紋金龜都腐爛得很嚴重,泡水軟化後外滲的屍水把昆蟲表面沾上一層黏黏髒髒的東西,而且這玩意越洗會滲越多,所以我打算先整肢展足固定好之後,拔掉固定針再用濕棉花從表面擦拭乾淨就好了。也因此這兩隻昆蟲現在看起來都很髒。





昨天稍微變軟的青帶鳳蝶依然不夠軟,硬做會斷掉,所以只能先放著了。

------------------------------------------------1/20更新------------------------------------------------------

足足泡了一周,那兩隻最大的頑固老蟲,終於軟化了。 讓我能趕在過年前把甲蟲全部做完。體型大的做起來快,這兩隻都只花了我20分鐘左右展足,但之前花金龜啥的小隻要弄半小時以上。

深山鍬的大顎泡一週都打不開,顎又很細我不敢硬撐覺得會斷,看這傢伙都30年老蟲了還是不要硬拉比較好。


扁鍬也有地方壓根子泡不開真麻煩,下次不做老蟲了可惡!


年後再來處理蝴蝶和麻煩的蛾吧,蛾真的很麻煩,集合了甲蟲的臭和蝴蝶的會掉粉/毛,強人鎖男!
(待續

 


本帖最后由 肥肥的水蛭 于 2023-1-14 10:13 编辑
回复 1#  @紅峽青燦

太酷了!你有可以送虫的朋友
这么多里只有青带凤蝶 我见过活的大概就是在富春江那边 那边还盛产一种很大很有力气的白蛱蝶 这个想空手抓压根不可能!青带倒是抓了一只 但感觉捉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不会动了
第一张照片最下面 那个很圆滚滚很肥的蛾子 他是什么!
身形有点像蜂鸟鹰蛾那样 不知道活着的时候是不是也飞的很快
我以前做的蛾标本被蛀虫吃掉了 翅膀上一个一个洞 发现时一盒已经都完蛋(大概一毫米长的 黄色 麦粒形的虫)
蛾那个又软又肥的大肚子真的想想都臭厚厚的一大坨完全晒不透 而且皮薄 臭味都能出来 之前也自己晒过 还没收起来已经霉菌了 蝴蝶就能老老实实晒干(但可能我不专业的原因 晒完肚子就瘪了 像纸片 看着尴尬)
甲虫的味道我更受不了我做过好几个锹甲的标本 他会一直不停的发出一种……我感觉是肉和树脂 香蕉一起混合慢慢烂的感觉 对就是香蕉!!一种烂香蕉汁水的味道!每只都有而且很浓!
有人说大家一般公认给锹甲吃烂香蕉能活 会不会店家杀这些锹甲之前真的喂了香蕉 我现在闻到的确实是肚子里香蕉烂的味道
水蛭虽然好,可惜不能生。
虽然不能生,水蛭还是好。

TOP


你有可以送虫的朋友

我現在在擔心他帶不出去,過關甚麼的每個國家不一樣。東南亞是非活體隨便帶,美國是標本也不許帶。不知道他要去的地方規定怎麼樣。

这么多里只有青带凤蝶我见过活的

雌紅蛺蝶你應該也有機會見到,其他的不是台灣才有就是在中國南部,所以你沒見到過很正常的。
我好奇那個白色力氣很大的是甚麼?大笨蝶你那裏應該沒有啊?

第一張正下方?那個可是超級有名的恐怖片主角啊,鬼臉天蛾WWWWWWWWWWW
說真的我之前也做過兩個鬼臉天蛾,都失敗了,就是肚子會爛掉,但不打緊那時候我還小,現在的我有了福馬林
沒有甚麼東西會爛掉是一針福馬林解決不了的,有就兩針!

蝴蝶就能老老实实晒干(但可能我不专业的原因 晒完肚子就瘪了 像纸片

沒吹氣或者塞填料正常都會扁的,蝴蝶就是這樣。蛾子活著時候那個大肚子毛茸茸可愛的很,死了就......

我现在闻到的确实是肚子里香蕉烂的味道

那你放久一點讓它散光(X)
這種一般就是做好的時候乾得太慢,裡面沒有短時間全乾燥成的,我夏天做的甲蟲都沒味道,冬天就比較尷尬有時會有味WWWWWWW要拯救的話,方法也是肚子裡打一針福馬林WWWWWWWWWWWW
畢竟你想,昆蟲標本其實就是乾肉,曬得乾了的像臘肉,沒曬乾就是金華火腿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