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3-2-3 14:48 编辑
民那,這裡是每天醒來都想對聖杯許願讓它把貓狗黨消滅掉的青燦!!!!貓狗黨真的是台灣社會的癌症,是一天不除掉台灣不會好的那種毒瘤,是台灣社會上各種意識中我認為最可恥的,也是台灣在國際上我覺得最丟臉的現象,如果說我做為台灣人什麼部分覺得羞愧,那就是台灣是個被貓狗黨統治的島。

貓狗黨是甚麼?又稱毛寶,是指一群將貓狗稱為毛孩子並認為其擁有與人類相當地位(甚至感情上覺得他們比人類更高等,是天使下凡等等)的愛貓狗人士,注意,我說的是愛貓狗,僅限家貓和家犬。至於那些保護野生動物和原生動物的人,在台灣一般稱之為野保人士。

流浪貓狗在台灣有多猖獗?基本上台灣的所有淺山區都有流浪狗,每年為了閃避流浪狗而發生車禍受傷的民眾層出不窮,甚至屢屢有死亡事件傳出,還曾有孩童和老人遭到整群流浪狗圍攻喪命。除此之外各大野生動物救援中心內除了撞窗的鳥類之外,浪犬攻擊是野生動物被送治的主因,流浪狗在台灣是生態鍊的頂點,我之前曾經說過,獨自在深山夜行能對我造成危險的生物只有黑熊、山豬和流浪狗,而流浪狗是其中最麻煩也最危險的。流浪貓狗對野生動物的傷害有多大已經有非常多研究,我這裡就不贅述了,那些難道不是一個現代人的基本常識嗎?還要我教嗎?

但台灣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多流浪狗?而未來有沒有好轉的可能,這一切要從台灣人的素質說起,並且這背後其實有一個龐大的黑金產業鍊。

不知道為甚麼,作為已開發國家,台灣人的環保意識並不好,特別是對於動物保育普遍缺乏正確觀念,不理解貓狗是外來種的大有人在,我覺得可能佔了台灣總人口的一半,也許是台灣的生物學教育一直都把分子生物學捧第一,而對實際上影響人民生活最多的環境教育著墨最少且含糊。別小看基礎教育,我猶記得以前課本裡教學生巴西龜、吳郭魚、福壽螺和紅火蟻是外來入侵種,到現在台灣社會上只有沒進過學校的人才可能不知道這些動物是外來種,甚至沒讀過書的我爺爺奶奶都知道。但貓狗做為外來入侵種,課本隻字未提,你們就知道台灣人連編書的,都沒有這個意識。

學校沒教學生就不會,這是亞洲教育的特徵,在台灣,各大學都有餵養校園內流浪貓狗的社團,要馬叫做動保社啊、愛護動物社啊或者動物關懷社之類的名字,但其本質就是貓狗社,只餵貓狗,只養貓狗。這些社團大行其是將校園當他們自家的狗窩,任憑流浪動物在校園內覓食或者造成危險,還要來袒護他們。放養的動物威脅其他師生的安全時,他們就會站出來指責對方並保護這些害獸,千錯萬錯都是被攻擊的人的錯。在我大學時,學校的動懷社就為了把幾隻狗搞成校犬跟其他學生開戰過,那些狗在校園裡造成的髒亂他們都漠視不管,可宜蘭大學還算是一間動物保育意識比較正確、學生的環境教育知識程度也較高的學校,貓狗黨們雖然常常有非理性言論,對於會追車的狗或者有攻擊性的狗,他們還是有想辦法在處理的。反觀陽明大學,都是台灣頂尖教育機構了,整片山上一堆危險的會追咬的狗就算了,宿舍裡的學生覺得在宿舍餵養流浪貓是一件非常正確的事情,那隻貓就是被過去的學生棄養於此,有時會抓晾曬的衣服,舔飲水機的出水口喝水,四處便溺嘔吐等等對宿舍的環境衛生造成很大的妨害,但是,它有三個以上的食盆總是被放得滿滿的,舍監不讓養、嫌髒的學生發聲要大家不要養,居然會被群起而攻之。

貓狗黨的說詞大抵就是這幾種「狗狗很可憐」,「它很乖不會亂咬人一定是你去惹他」,「你怎麼這麼自私連一點點生存權利都不允許?」,「它在這間學校比你還久,是學長你怎麼可以那樣對他?」,「覺得很可怕就結伴走啊!」或者「狗狗知道誰對他不好,你一定是有惡念或者不善良!」看到沒有,全部都是情緒勒索的非理性發言,而當這些言論出自大學生之口時格外令人髮指,作為高學歷份子,你真的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嗎?



不僅學校如此,學校實際上就是社會的縮影,學校都這樣了,整體社會環境可想而知,因此我前面說的滿山都是流浪狗的情況也就可以想像了吧。社會上的餵養人數之眾多到了浮誇的地步,台灣的流浪狗很少有瘦的,幾乎都是肥肥胖胖天天都有足夠的力氣玩弄和捕殺野生動物,餵養人們對於狗和貓是多麼高明的掠食者沒有足夠認知,牠們想只看狗狗貓貓在媒體上萌萌的樣子,他們不理解狗是狼的後代一旦群聚起來就是狼群,反而覺得沒有人類的幫助狗和貓非常可憐無法生存所以一定要幫助牠們。這些人認為餵食流浪動物是天經地義的,其聲勢之大非常可怕,會在各大討論區不停攻擊野保人士,並且用最壞的都是人類之類的非理性無科學證據情勒話語對社會施加壓力,而在這背後的不僅是人民知識缺乏,實際上有一個系統在操弄。

許多人打著愛心捐款的旗號,以狗園收養流浪動物為名義對社會進行募款/斂財,而社會大眾普遍愛心氾濫+缺乏常識,很容易被這些人說服捐款,甚至逐漸被影響成為貓狗黨的一員。接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心人士引進了TNR,讓餵養流浪貓狗變成名正言順的行為,貓狗黨會以「牠已經結紮了不會生」作為持續提供食物並延長外來種物種餘命的理由,然而稍微理解生物習性的人就會知道,TNR只是將動物的自然淘汰延後,且閹割後的動物其在群體中的競爭力和地位會下降,因此領頭的通常還是有生育能力的個體並繼續繁殖,加上要達到有效結紮數量所需耗費的人力資源太多,實際上並不是真正有效的處理方式,反而是在虛耗社會資本,目前已經很多研究指出TNR沒有卵用。不過,引進TNR的人一開始就不是真的想把流浪動物處理掉,而是使用這個新名詞來行另外一輪斂財,畢竟TNR需要的人力更多,歛起財來名正言順。他們開設許多社會講座把無知的大眾洗腦為貓狗黨,再從他們身上詐取錢財,實際上到底有多少流浪動物受到幫助我不知道,但一般來說會捐錢給保護流浪貓狗組織的人,自己也會有餵食的習慣,所以狗到底是吃餵養人的食物飽的,還是真的有組織餵食牠們飽的?

接著,台灣野生動物保育的陰影在一位有名的三流導演彆腳作家影響下迅速擴大。據說對方是玩法律的專家我就不說是誰了,個人對他的文學和影視作品主觀認定都不是佳作,不過他真的是很紅。他拍攝了一部關於收容所內流浪動物被捕抓後超過一定天數沒有人領養就會被安樂死的煽情紀錄片,將整個社會情緒煽動,讓無數的人去憐憫流浪動物,最終居然造成收容所動物超過天數要被安樂死的作法被廢除,然後收容所的貓狗變得只出不進,當收容所達到飽和,野外貓狗繼續繁殖,台灣整體的流浪動物數量就不停地暴增,你們說,這難道不是在增加社會成本?公立收容所成了完全只用來浪費納稅人錢買食物給狗吃的養狗場,而私人的狗園更因此加大歛財利度,收容犬隻大量增加。如果說一隻狗能為收容所賺進固定的增益,那收越多不就賺越多了嗎?

這些私人收容所從無知人民的荷包裡榨得盆滿缽滿之後,為了確保這個產業鍊的存在,勢必得想法讓流浪貓狗永遠都有。於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育最黑暗的一夜來了:他們讓立法委員在民國110修正了動保法:第3條1款將「動物」定義為「指犬、貓及其他人為飼養或管領之脊椎動物,包括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寵物及其他動物。」於是,台灣成了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把貓狗特別分一類」去保護的國家了,咱這裡的動物分成野生動物、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其它和貓狗 實際上在實行上,台灣這裡虐貓狗的刑罰一定會執行,但虐待其他動物,除非是保育類不然基本就不會有啥事,甚至打死保育類百步蛇被公審的人,其遭受的處罰也沒有虐貓狗的重。

不可愛的動物不用保護/殺掉沒關係,貓狗不可以傷害,要餵飽飽的才是人類這個最可惡的物種應該要負起的責任!這就是低端貓狗黨的核心,至於斂財的那些人呢?我不在乎他們的想法,也不重要。

於是,台灣就這樣成了貓狗黨統治的島。新生代的孩子在學會什麼是外來種和什麼該被保護之前,就已經被父母和社會風氣以及努力宣傳自身立場來自肥的貓狗黨
變成了小貓狗黨,長大之後就成了戰野保的生力軍,即使受再高的教育也很難改變他們根深蒂固的觀念。他們會去宣揚貓狗的生存權和平等權,拿那些已經清掉所有流浪動物後給寵物完善保障的國家的寵物保障方面做說詞希望能讓台灣的貓狗擁有同樣的地位、他們會反對淨空和排除、進了大學組成餵食社團、出了社會用愛貓狗作為自己的人設包裝自己為有愛心的人、從政之後大力推廣對貓狗好的政策並和那些私人狗園連結從中受惠、大賺貓狗錢。

我在環島的時候,曾經遇過原住民獵戶帶著土狗要去打獵,他對我說現在這隻狗很笨,不如牠的媽媽好,但是媽媽死掉了,他考慮之後把這隻狗丟了去跟朋友家的狗再抱一隻回來養。我大駭,告訴他不可以丟掉會造成流浪動物的問題等等,並科普了一頓。不料,這位獵人大笑:「我們養狗幾百年了,壞狗就丟掉,也從來沒有搞的整片山都是狗啊!給你講,那些狗丟掉之後在外面自己是活不了的,就算能活也不會生小孩,只要不去餵牠根本不會自己生,你們山下到處都是狗,是你們平地人一直餵。」接著他告訴我,他們的獵犬自然長大就是會保護自己的家和食物,外面有流浪狗過來獵犬會把牠趕走,根本不會讓牠有機會吃到獵犬自己的食物,而且獵犬不太會離開部落很遠或自己去山里打獵甚至夜不歸家,因為主人找牠的時候牠沒有出現,那牠就是流浪狗了。哪一隻狗已經不要了,其他家的人和狗都知道,如果一個獵人遺棄了一條狗,其他人撿回去那就是其他人的了,再跑回老家就是打走。原住民的獵犬是主人的附屬物和工具,並不是山下人眼裡的山皇帝

所以,那些餵狗的低能,還想把責任賴給原住民嗎?還想說你們跟原住民一樣放養,原住民沒問題你們怎麼有問題嗎?

不,那些都是藉口,流浪動物議題在台灣,只是赤裸裸的展現出民眾無知的可悲和既得利益者如何簡單就能長期操縱社會傾向罷了,說穿了都是錢。畢竟貓貓狗狗那麼可愛,對牠們好一點有什麼問題嗎?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3-2-3 19:55 编辑
哦,你说的那个收容中心超过多少天要安乐死的新闻我也看到过,我记得好像还有个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员被网暴到自杀了?
我当时就挺震惊的,发现你们社会上猫狗党的声势超大WWWWWWWWW
而在这边,基本上有声势、特别关注猫狗的都是学生,以及什么牛鬼蛇神都有的网络环境里,社会上其实是很难看到这个人群的
哪怕是学生群体,稍微正经一点的(比如我当初大学参加的动物保护社团),关注点也不是猫狗,而是动物福利
所以像什么给收容中心做义工缓解压力、反虐待动物(包括宠物、流浪动物和经济动物)、反没必要的动物制品(熊胆象牙犀角虎骨啥的)之类的都会做,喂流浪猫狗反而不组织,投喂属于个人行为
但是具体也不好说,毕竟我知道有些学校的动保社团是会给学校里全部流浪猫狗挂牌取名的,鬼知道喂不喂WWWWWWW
TNR我记得在我们这边也有宣传,但是没有流行起来,估计一方面大部分人压根就不关心流浪动物的死活,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太花钱了

话说你们动物保护法直接就是从猫狗和人类管理的动物的角度来讲的?没有专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
这边动保方面的立法只有个《野生动物保护法》,也一直都只有这个,面向人类管理的动物的法律一直都没有落地
之前有段时间有过面向人类管理动物的《动物保护法》的提议,里面就有关于禁止虐待、禁止遗弃、凭证饲养、人道屠宰之类的内容,结果没通过,估计是因为规范饲养限制流浪动物得罪了猫狗党、禁止虐待和限制狗肉又得罪了anti猫狗党(惨.jpg)
于是这边法律执行上也是和台湾的情况相反的,虐待猫狗只会被道德公审,甚至公审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人帮你说话(X);而欺负野生动物(包括跟你说过的养“保育类”异宠),是越管越严、越判越重的,并且国内属于……只要在野外跑的,除开老鼠苍蝇蚊子蟑螂,基本都是三有保护,也就是最低一级的保护动物,想严打就都能判WWWWWWWW

不过这些年这边猫狗党的数量也在稳步增加中,尤其是前几年那个高速拦狗车事件开始,这个群体的声势越变越大了
单从猫狗党的角度来看,我们这边的猫狗党(这边称呼小动保)魔怔起来也差不多,不过他们有同样魔怔的对手就是了(X)
目前这边基本上属于猫狗党和anti猫狗党动态平衡(?)的状态,对猫狗有利的事件(比如虐待)大部分都是猫狗党的声音,对猫狗不利的事件(比如伤人)又几乎只有anti猫狗党的声音,中性事件(比如野生动物相关)一般最后会变成科普(?)
顺道一提,这边野保不一定是anti猫狗党,野保属于科普党,只管科普,猫狗党来跳脚也给科普摆数据,不看也没关系,有的是路人会看;而且科普党不会把矛盾放到猫狗本身身上,猫狗就是动物而已,该骂的是弃养的人WWWWWW
而anti猫狗党和猫狗党的魔怔反智程度已经没什么差别了,都是不把人当成人,而且目标点都在猫狗本身身上,一边觉得人不如狗、反对的人没道德没爱心,或者谁反对一句他就说你是在针对猫狗,另一边觉得猫狗就不该存在于世界上、都该死、哪怕是正经人的正经宠物也该死WWWWWWW
不过在日常社会生活上,猫狗党和anti猫狗党数量和比例都不大,所以谁都没能产生多少社会影响,该遛狗还是遛狗、该吃狗还是吃狗、该把流浪狗打死毒死的时候还是会死(X)
哦不对,严格来说还是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有些地方开始禁止市区内养烈性犬、有些地方开始实施不文明养犬的判罚、有些地方对流浪狗捕杀力度加大了等等(?)

有人也是怀疑猫狗党和anti猫狗党争执声音变大是因为背后出现了资本介入,一种极端粉圈好割韭菜的概念
不过我觉得更多的还是国内互联网环境导致信息茧房越来越严重,二极管越来越多,都只想站队,不想好好地讨论问题WWWWWWWW

说起来我想知道,你们那边既然有立法,那日常对养猫狗的管理严格吗?就是对弃养的情况会严惩吗?对不文明养犬(比如不牵绳)有罚款吗?
还有,你们那边科普的声音多吗?不是个人,就是发生类似事件的时候,会有媒体或者自媒体从科普的角度来说明吗?
这边多数时候科普还是跟得上,媒体都会倾向于从生态的角度宣传,所以在社会面,猫狗党的声势一直都不算大WWWWW
所以我之前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那种不成气候的猫狗党都可以把你给整得跟他们一起反智(X)WWWWWWW
但……现在算是有点直观认识了,能影响到法律、让郊区到处都是流浪狗的猫狗党……确实挺多的WWWWWWWW

哎,猫狗可爱,想对他们好,很简单啊,自己捡回去养!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sid=9wWNoW 26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还有个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员被网暴到自杀了?

不是的,她是個獸醫,以我個人比較偏激的觀點來說就是讀書和操作很會但心理素質不行的那一種,天真的以為貓貓狗狗很可愛當獸醫就是無條件的愛護牠們的那種人,孰料去收容中心工作後發現最大宗需要獸醫處理的工作是執行安樂死,自己覺得自己很殘忍,心理調適不過來覺得自己是貓狗殺手,她好像用社交媒體說這件事,結果被純純的貓狗黨責備,說她弄死動物是不對的,但她自己也貓狗黨所以對這種指控特別敏感,然後用動物用安樂死藥自我了結了。依我來看純屬一個高學歷貓狗黨幻想破滅後的非理性行為,並不值得同情。

所以我不是常說的嘛!幹跟動物有關的工作最需要而且學不來的就是心理素質啊,那是不能教的,有些人天生就沒有,不適合這種工作。不然你看我,我是很喜歡老鼠啊但殺再多都沒負擔的,如果不是我覺得狗很臭不想弄牠們,讓我去給狗做安樂死我分分鐘能趕上她生前的業績甚至不要說貓狗,讓我天天去給傷重野生動物安樂死也沒啥問題,大把大把在野生動物救助中心的獸醫得不停幹這事,怎麼沒有全都自殺呢?

稍微正经一点的(比如我当初大学参加的动物保护社团)下略

所以我當時很震驚你會去加入貓狗黨社團WWWWWWWWWWW
後來我想可能你只是想去看看那些動物,不會跟著去亂餵食的,結果本質上是你們那裏叫這種名字的並不是貓狗黨社WWWWWWWWWW

会给学校里全部流浪猫狗挂牌取名的,鬼知道喂不喂WWWWWWW

我們這裡基本全是這種,我大學時代那個可誇張了,他們還會到處教人這幾隻虐畜和害獸分別叫甚麼名字。不過,因為他們雖然理念反智,可是還是會消極處理害獸,我覺得......比陽明的學生還是好一些,你知道,比上不足比下有餘WWWWWWW

TNR我记得在我们这边也有宣传
那就是你們那裏沒有足夠人口基數的貓狗黨來給斂財做base,這純純就是一個商業噱頭,美國好多地方實行後都發現沒有用,反而還會讓民眾誤以為餵食是值得鼓勵的,造成貓狗數量暴增。

有的,我們有野生動物保護法,但是執行效力很低,而且真的執行一般也只執行保育類動物。而動保法則是籠統蓋括全部,一般比較容易用這個法律執行,但主要都還是用來保護貓狗。

我們完全跟你們相反,野生動物又不是保育類的基本被打死公開放網路上都只會被很少很少的有志之士道德譴責......就這認知水平還想學德國呢!德國保護動物保護得那麼厲害,寵物進餐廳跟人一樣,那可是因為人家寵物強制上學!沒上過學的寵物不能出門,寵物不上學主人要被課重稅,畢不了業(安定服從課程不達標)政府免費強制給你安樂掉,無牽繩的在外面晃默認無主,人人都能合法槍殺掉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警察也是看到就開槍了,默認是不服從逃出來的。

我們這裡基本沒有你說的那種非理性厭狗人士,因為整體環境風氣就是比較喜歡貓狗的,所以說才會催生出那麼多貓狗黨啊以台灣的標準來說我已經很厭了,我們這裡比較極端就是只分貓狗黨和野保人,野保人大族群就是教育程度平均比較高認知也比較正常的理性人群,一邊科普一邊被打壓一邊其實自己可能也喜歡貓狗但不會非理性的去飼養,並且絕大部分都支持無主的犬貓要全面移除,而貓狗黨那裏就是無論學歷基本就是反智族群, 所以與其說我們這裡是動保和野保在爭,不如說是理性族群和反智族群在爭。

有些地方开始禁止市区内养烈性犬、有些地方开始实施不文明养犬的判罚、有些地方对流浪狗捕杀力度加大了等等

台灣是應該要禁止出門牽狗不拉繩子,法律上規定出門遛狗一定要繩子,但實際上很多人都不用!都說甚麼那樣狗狗不自由或者我家狗狗很乖不會攻擊人等等,實際上A子就被人家沒拉繩的藏獒咬過腿,當時人家現場陪她錢她就算了,我後來還罵她應該要報警的,小時候我也被沒拉繩的狗咬過可恐怖了。而且台灣發生過幾起大型犬攻擊幼兒的事情,在台灣很多人養大型犬的都是中下階層因為獵奇或者炫耀心理而飼養,實際上根本沒有具備相關知識和管理能力。現在台灣禁止比特犬了,因為之前有人比特犬咬死了別人的小型犬,我是覺得是好事。未來應該像德國那樣,要養大狗的人飼養環境需要通過政府審核,要去上課和發證,而且一旦違反規定就把狗沒入。

就是对弃养的情况会严惩吗?对不文明养犬(比如不牵绳)有罚款吗?

牽繩說了根本沒人管,棄養的人這個問題就好笑了,法律上棄養過寵物的人會留案底以後不能再購買動物養,但實際上因為台灣的流浪動物在野外繁殖太多,隨便就能撿到寶寶回來養,養一養不喜歡了又丟出去,根本管理不了,甚至連立法委員也有智障覺得把大型爬蟲類棄養在收容所是可以的。實際上我們這裡,去犬舍或者寵物店買回來的狗很少被丟棄的,會丟狗的大部分都是狗本來就是外面流浪狗生的撿回來養,養大又不喜歡扔掉的。但台灣的流浪狗為甚麼那麼多,據說是以前再見吧可魯很紅時候,好多人買了中大型的狗回來養,後來發現不好照顧就丟掉了,也因此台灣的流浪狗毛色中拉不拉多的毛色非常常見,但我不確定這說法是怎麼來的。

媒体或者自媒体已經基本都被貓狗黨把持了,只有學術背景的公立野生動物救傷單位會科普,但反智人你知道,裝睡的人叫不醒。

猫狗可爱,想对他们好,很简单啊,自己捡回去养!WWWWWWWWWWW

就這點基礎常識他們沒有!馬的這就是恐怖的地方,無論學術單位或者獸醫怎麼強調貓狗是寵物,和人類一起生存才是最好的,反智人士還是會堅信「動物都愛自由,在外面跑來跑去對牠們才好!」甚至在我們這裡,也只有養鳥的人才知道實際上很多寵物鳥覺得鳥籠是牠的窩,放出來還會自己累了就回去的,而社會大眾依然一相情願的相信鳥只要被關起來就不快樂,包括我以前的生物老師也這樣覺得

所以我之前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那种不成气候的猫狗党都可以把你给整得跟他们一起反智(X)WWWWWWW
你現在知道了,我從兩歲開始就被牠們迫害到現在都25年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3-2-3 21:35 编辑
依我来看纯属一个高学歷猫狗党幻想破灭后的非理性行为,并不值得同情。
原来是这样,那可惜,当个正经兽医她可以好好干,她不该去收容中心工作(X)

所以我当时很震惊你会去加入猫狗党社团
那可不是猫狗社团,至少他们还很关心熊(炸)WWWWWWWW
而我见过会给流浪动物命名的,也会给原生动物命名,我记得好像是武大,就给校园里的刺猬都取了名字WWWWWWW
但是这一块我不怎么关注,不知道当流浪动物欺负刺猬的时候,他们要怎么办(炸)WWWWWWWW

现在台湾禁止比特犬了
emmmmm,这个意思是说……当烈性犬(比如藏獒)咬伤咬死人的时候,不会禁养,而咬死狗的时候,才禁养???(黑人问号.jpg)
这边藏獒一类烈性犬都是不能在城里养的,甚至在城里合法买的渠道都没有,农村就不管了也管不了(X)

而对不牵绳和弃养的惩罚……啊这……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就是能享受权利但是不用承担相应的义务,难怪社会面倾向那么大

「动物都爱自由,在外面跑来跑去对牠们才好!」
你们被PETA入侵了!!!这不就是PETA最喜欢的理论!
这边这个理论只会被猫狗党用在散养猫身上,然后很快就会被散养猫容易被车创死、所以散养猫说明你一点都不爱猫的事实骂回去(X)
另外就是用在野生动物身上,比如一些极端保护人士反对动物园(?)的情况,或者普通人反对抓野外鸟做笼养鸟的情况
总之我是没见过有人这样形容宠物

我发现我们这边猫狗党和你们那边的有一个很大的差异,就是你们那边很重视流浪动物
而这边,就像我之前回的,流浪动物一般就学生关心,社会面几乎没人关心流浪动物的死活
这边猫狗党和anti猫狗党争议的核心一般也不是流浪动物,而是家养宠物,也就是说不文明养狗和散养猫一类的情况,这部分争议量比流浪动物大得多
一方面这边流浪动物密度不大,你来过应该有直观的体验,城里街上、郊区、景区、甚至农村和山里都不怎么能看到流浪猫狗的,流浪猫狗最集中的地方只是个别有人投喂的小区里面
另一方面相比起流浪动物,这边不文明养狗的人更多,遇到狗遛狗(?)可比遇到流浪狗容易多了,被家养狗攻击的概率也比被流浪狗攻击的概率大
所以这边猫狗党和anti猫狗党的矛盾主要都集中在家养宠物身上,这也是为什么猫狗党会着重强调伴侣动物的情感属性(毕竟讨论的就是宠物),也会有魔怔anti党想把人家好好养的宠物都给噶了(炸!)
然后因为流浪动物本身就没太多人关心,不文明养狗也不占理、很多猫狗党就只会喊猫狗多可爱,所以这边猫狗党就没掀起多大波浪WWWWW


【发帖际遇】 羽·凌风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却发现酒裡浮著兔肠,受到莫大惊吓,损失&sid=9wWNoW 49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当个正经兽医她可以好好干,她不该去收容中心工作(X)

她不肯當個正經獸醫,她主動去收容所照顧貓狗的,她覺得那些動物需要她

至少他们还很关心熊(炸)WWWWWWWW


等等?!中國有原生刺蝟?!查了一下還真的有,原來不只歐洲!感覺就很可愛WWWWWW

这个意思是说……当烈性犬(比如藏獒)咬伤咬死人的时候,不会禁养,而咬死狗的时候,才禁养???(黑人问号.jpg)

you got the point我就不想名講WWWWWWWWW

你来过应该有直观的体验,城里街上、郊区、景区、甚至农村和山里都不怎么能看到流浪猫狗的,流浪猫狗最集中的地方只是个别有人投喂的小区里面

對啊我們那麼多天就只看見三隻,若爾蓋縣城一隻,成都一隻,九寨溝一隻,我們這裡到處都是
我們這裡貓狗黨自己家裡一般都已經滿了,很多會在外面餵食的都自己有養,特別是那種餵超大量的流浪貓狗的人,一般自己已經養很多,但他們有些是已經養不了了所以餵食外面的,有些是把自己喜歡的或者乖巧的帶回家,不乖很髒的不想處理衛生問題但是要餵!還有很多是自己條件不允許養(家人反對或租屋甚麼的)但還是喜歡,就變成了餵養的貓狗黨!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把流浪狗叫做【浪狗】听起来很酷!(?)
这就像【浪人】一样,有一种潇洒不羁的意味!WWWWWWWWWWWWWW(不)

在某种程度上,我理解你对台湾猫狗党的深恶痛绝~
但换个角度说,我猜你也许也有一些误解...........

我就说两点听起来很政治不正确的看法吧.......

第一是,我想所谓的保护猫狗,从来基于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生命的平等权益啦、动物权益啦之类理论,也不是基于保护自然、保育珍惜物种什么的原因~
反而,真正意义上的保护猫狗,实际上就是因为猫狗可爱,是人类最喜欢的伴侣动物~
人类喜欢它们,所以就保护它们,并且还要惩罚虐待它们的人~
至于其他动物怎么没有受到那么高规格的待遇?就因为它们不够可爱啊!管它们去死WWWWWWWWWWW(误)
实际上就这么简单,尽管很多猫狗党羞于承认,但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如果我们进一步说的话,归根结底,其实动物本来压根不存在什么平等的生命权嘛,甚至连所谓的自然平衡、生态平衡是不是真命题,我也要打个问号来着~
毕竟,就算是科学的动保、野保者,实际上,我们之所以要保护【大自然】,保护【珍稀动物】,保护【生态平衡】~
还不是因为这些玩意儿对我们人类【有用】而已啊~
大自然在乎生态平衡吗?大自然 gives no shit!
还不是大家不想人类那么快就吃干抹净然后玩儿完,所以要保护起来,“可持续发展”,其实无非就是为了可以天长日久慢慢用罢了........
这样想一想的话,是不是感觉其实也并没有比猫狗党基于主观喜爱而做的保护高明到哪里去?
所以啦,从根子上说,其实我并不觉得猫狗党的诉求不合理或是怎样,就只是觉得,他们不愿意承认真正的原因(因为可爱),老说一些生命平等之类的很扯而已~
但话说回来,搞野保的人,不也没几个会直白说我们要攒起来慢慢用,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大多数也还是说为了生态平衡之类~
半斤八两,都是自欺欺人~

第二是,虽然我不很了解台湾的猫狗党,但我对台湾的社会环境还有一点了解~
我觉得你之所以那么讨厌猫狗党,倒不见得是猫狗党的诉求本身有多么讨厌~
你只是讨厌【他们这些人】罢了~
如果他们没成为猫狗党,而是成了其他什么党~
我觉得,他们实际上还是会一样抱起团来不讲理地推行自己的诉求,还是会一样那么讨厌!
因为,特别特别政治不正确地说,社会上就是有蠢人嘛,就是有低智人嘛,就是有low life嘛~
而且他们永远都是大多数嘛~
台湾的民主我是很佩服和向往的,但另一方面,这样的环境下难免蠢人声音就会比较大啊~
蠢人们智力、能力不行,讲理也讲不过别人,又想要话语权,那怎么办?
那肯定就是,抱起团来吼吼吼呗~
别的不行,至少有人数优势,至少声音大~
为什么台湾猫狗党那么讨厌却还有市场,在我听来,问题其实不在猫狗本身,而是猫狗成了一面旗帜啦~
这面旗帜对上迎合了政客的需要,对中迎合了你说的智商税黑产业链,对下迎合了蠢人们抱团吼叫获取话语权的心理需要~
那当然就成为社会大势啦~
但是诶,其实真正讨厌的,归根结底还是这帮蠢人~
同样一帮人,他们要是去做野保,也不会就讨厌得少一点~
所以我感觉,真正要骂的,倒并不在于这面旗帜本身~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不熊我覺得你對自然保育的理解跟我見到的大部分自然保育理念者的核心概念完全不一樣WWWWWWWWWW
我從來沒有認識任何一個人推崇環保是因為環保有用,絕大部分的人要保育生態是因為希望【保持原狀】!
保護珍稀動物僅僅是因為希望牠們繼續存在,沒在考慮有沒有用的!環保從來不是投資而是一種奢侈的揮霍WWWWWWW
大自然當然不在乎生態平衡,它自己就是怎樣都是平衡的,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想要【保持原狀】的理念當然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所以絕對不是自欺欺人!

而且貓狗黨的理念,我覺得大概也不只是很單純的貓狗可愛,更多的是因為他們無知!他們只是單純的覺得動物必須被保護,那就從最常見最可愛的開始保護,然後因為無知所以本來就對一些野生動物有偏見,認為牠們死光沒關係(比如爬蟲類和兩棲類),實際上他們也不完全覺得世界上最好的就是貓狗,因為貓狗黨通常對外觀比較好的動物比如鳥類也很友善,只有貓吃鳥的時候會突然中風又覺得這是生態鏈WWWWWWWWWWW而當笨人遇到笨人之後就會被同化,最後連本來只是很普通的喜歡動物的概念都扭曲掉,變成我說的貓狗黨行為了WWWWWWWWWW

所以我只能同意一點點你說的,他們確實大部分很笨,但是,其實還是有很多貓狗黨不笨。
不只用貓狗斂財修法啥的,他們還是真的喜歡貓狗!是屬於推動這個癌症發展的CSC!
他們可不是全都是笨蛋,要是全都笨,那只會變成貓狗黨=台灣社會下層意識而已。
這些人去做野保並不會不討厭,他們不能做多久,當他們認知到大自然真正運作的樣貌,就會自然離開野保的行列,
所以最後,他們還是會很討厭!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