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故事所属系列

系列
维卡利亚魔法学校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3-5-23 23:34 编辑
做土鱼设定时候的一个小灵感,emmmm,肉与政治正确也许也可以成为一个系列(不)WWWWWWW





这个周末,维姬遇到了一件很让人纠结的事情。
据说华岭政府——也就是学校山脚下的那座镇子——打算在其尔斯河上筑个坝,把上游好几百米的河段变成水流平缓的湖泊。这种工程在原人聚居的山区很常见,用大坝把河水囤起来,作为人们的饮用水源或是农田的灌溉用水。但华岭这个水库还有点不一般的地方:有水利公司发现其尔斯河附近没什么矿产工程,就沿着河道检测了一番,果然在靠近华岭山脚的地方发现了一片没有重金属的贫瘠之地。对于矿业开发来说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对于水利和渔业而言却意味着机遇,因为有一种肉质非常鲜嫩非常好吃的鱼,是吃土的。
维姬是从平日里老爱上网看新闻的赛琳娜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周五晚上赛琳娜刚看到新闻和政府公告,就激动地一边拍腿一边大声嚷嚷:“太好了!土鱼肉要降价了!”她可开心了,惹得维姬也忍不住探身过来,看看网上到底又出了个什么新闻。
政府的公文很简单,言简意赅地讲明了开发公司选定的筑坝地点和方案,以及山区兴建水库对当地民生的福泽。满眼都是看一秒就头大的公式文本,维姬愣是来来回回浏览了好几遍,才从农田灌溉和饮用水源这些水利工程的字缝里看到一句“平静水体适宜多种底栖可食用鱼类的生长繁殖,本底无重金属矿产亦有益于可食用食矿动物的产业发展,兴修水库将大幅增加当地真肉类如土鱼肉的产量”。她忍不住侧目这个社恐但自嗨、懒惰却能吃的废宅室友,好家伙,不愧是吃货,这种句子如此快就发现了。
“值得那么高兴吗,土鱼肉很好吃?”对于要杀死动物才能获得的真肉,维姬一向没什么执念,便心不在焉地问。
结果这个问题把吃货给点着了,赛琳娜顿时跟她的鸟似的,金灿灿的眼睛里兴奋得冒出火星,头发也像鸟冠眼瞅着就要竖起来。“当然好吃!”她叫唤的声音也和她的鸟一模一样,“我跟你讲,土鱼绝对是我吃过的最嫩的河鱼!那肉质,啧,你绝对无法相信那东西吃土,就像鱼肉味的巧克力,丝滑得很!”
室友的热情过于闪耀,令人无法直视,维姬转头看向窗外的阳台,还好室友的鸟一向睡得很早,这会儿已经睡着了,不然它保不准会冲进屋里和主人来一番合奏。见维姬没什么反应,赛琳娜不甘心,继续传教:“我说的是真的!你不要告诉我你没吃过土鱼,商业街上就有一家土鱼庄,有空我带你去吃!”
“不知道……可能吃过吧。我对肉比较无感,就算吃过也不记得是什么味道了。不过你说它吃土?食矿的动物能有好味道吗?”维姬只好老实交代。
听到这话赛琳娜连连摇头,怪哉,居然还有人对肉无感?那可是肉唉!她摆摆手说:“呵,你还不信!明天正好周末,那我们中午……不,明天起来就去吃!”
嚯,好家伙,真的不愧是吃货,死宅唯有在吃大餐这件事上能有如此高涨的行动力了。维姬深感震撼,不得不顺着室友的提议,乖乖答应下来。

可第二天早晨,两人舒舒服服睡到自然醒后赶到土鱼庄,却并没如愿吃上美味的大鱼。
两人到达土鱼庄时还没到正午的饭点,但鱼庄门口早已里三层外三层聚了一大波人,各个都穿着或土黄或青绿的森系服饰,头上还戴着一看就是统一制作的纸板面具,画的全是花花绿绿的各种淡水鱼。这啥啊,又遇到学生活动了吗?这场面看着可唬人,赛琳娜拉着维姬在店门口绕来绕去,愣是没敢冲过人群往里走。
一个头顶满口尖牙利齿、一看就是食肉鱼类图像的学生拿着花名册正在清点人数,同时嘴里喃喃道:“切肉鱼还差两个,激流鱼到齐了……诶,过山青的牌子到哪儿去了?”看上去像是活动组织者,他的话再加上每个人头上的面具简直就是某种舞台秀的片场。
这是在干嘛啊?赛琳娜好奇地一伸头,差点和正转来扭去找道具的领头人撞个满怀。对方盯着来人的脑门片刻,先是不耐烦地嘟囔一声“你们哪个队的,怎么不戴道具”,随后立即恍然大悟,招呼旁边的同伴:“喂,司岚,过来一下,这儿有两个新朋友,给她们介绍介绍我们这个活动。”
被呼唤者顶着个蓝盈盈的激流鱼图像,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像条在瀑布的水花中跃动的鱼。他从手上厚厚一沓文件里抽出一张递给赛琳娜,自我介绍道:“欢迎欢迎,我们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今天组织去华岭镇游行抗议在其尔斯河上修水库,完了去‘云上鼎’吃素餐,再包场看《银白之夏》,啊就是最近上映的那个环保主题纪录片。不是协会的人也欢迎来参加呀。”说完用力把传单往赛琳娜手里一塞,又愉快地跑去蛊惑别的路人了。
全程赛琳娜都没来得及解释自己只是想去后面的土鱼庄吃饭,并不是对活动感兴趣,真的不是啊……不过这宣传单上写的啥来着?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借着野兽公民犯法新闻在学校的真肉火锅店前面搞事情的那帮家伙吗?作为真肉爱好者,赛琳娜对这个组织可没什么好印象,便随手把传单交给维姬。
“我们去吧?”而对于没有真肉执念的维姬来说,这个活动听起来比吃鱼有意思多了,她拿起传单认真看,啧啧赞道,“你看多好,就当去华岭镇免费半日游,那家素餐厅据说是鸟人开的,素菜比肉还好吃。”
不是吧,那么容易就被拐走了吗!赛琳娜双手高抬指着已经能听到开工的锅碗瓢盆声响的土鱼庄,又带着一脸嫌弃地看向身边那些赶着去参加化装舞会的环保怪伽,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在表达“你要不再好好想想?”。但维姬不为所动,依然扭着赛琳娜的胳膊,跟着大部队往校车站的方向走。
“走嘛,以后再来吧,反正饭店也不会跑啊。”
“那好吧,我们明天再来吃!”赛琳娜只好认输,被拖走时依然恋恋不忘美味的土鱼肉。

就这样,本想出门吃真肉的两人,却上了一群抵制真肉的动物保护主义者的贼船。从学校到华岭镇有约摸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全是爬坡上坎的环山路,而比山路更让人头痛的,是几乎全程车上的活动参与者们都在讨论此行的目的,慷慨激昂的演讲和议论声吵得路边的飞鸟都在逃散。
直到这时候,两人才明白这些“鱼人”的诉求。原来,和赛琳娜一样,这些环保主义者们看到新闻公告后,也习惯性略过了公告中有关民生的部分,而是将重点放在了那一句“可食用鱼类”身上。只不过,和赛琳娜的反应完全相反,环保人士可不觉得土鱼增殖是一件好事,反而对此捶胸顿足、深恶痛绝。
原因很简单,水库建成后,喜静水的鱼类增加,相应的喜流水的鱼类就会减少,其尔斯河脆弱的生态就会失衡,不,按那些鱼人的话来说,就会被“摧毁”!
“如果我们现在不做点什么,以后其尔斯河里就不会再有鱼类了!”一个头戴过山青图像的学长慷慨陈词,一边说还一边指着自己头上的鱼,“而鱼类没了,整个河段的生态和植被都会毁灭!”
“对!而且话说回来,建水库就是为了吃土鱼像什么话,土鱼又不是生来就该被人吃的!”
接着就是诸如“反对原人本位主义”、“鱼的命也是命”、“保护天然河道、阻止人工改造”、“保护其尔斯河就是保护我们自己”这些耸人听闻的口号,听得赛琳娜一愣一愣的。
“啊?那么严重?”而对于天真烂漫、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权主义者维姬,鱼人们的这些话简直就是重磅炸弹,她竖起耳朵听得可认真了,全员喊口号时她更是差点耸立起来,看着赛琳娜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那么严重你还说是好事啊?”
“你听他们乱扯。”赛琳娜不满地哼哼,惊觉自己声音好像有点大,赶紧压低,凑维姬耳朵边上讲,“先不说建水库才不只是为了吃鱼,明明当地农业和能源产业受益更大啊,就说修个水库就生态毁灭了,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修水库之前过环评有多麻烦,还得搞移民安置……啊,就是得把不适合在水库区生活的原住民都搬出去,不能让它们被淹死嘛,人要搬、树也要搬。还有鱼也是,适应激流的鱼就搬到附近的支沟里,喜欢静水的鱼就留在水库,多好。”
一边说她还一边点头,一副“对于水库、姐是专业的”样子。看对方的得意劲,维姬眉头一皱,突然想起来,赛琳娜好像提起过她父母都是做水库工程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大概似乎或许是挺专业。只是专业的真相和煽动的演讲差距实在有点大,维姬茫然,也不知道究竟谁说的更有道理。
但要对付这些鱼人,实际上并不需要“专业”。两人跟随大部队来到华岭镇政府门口,见抗议的众人拉出横幅、扯起大旗,跟鱼群游江似的浩浩荡荡排在大门外面。很快,围观群众就聚拢起来,好奇的当地人和好事的学生都对着开始喊口号的鱼人们指指点点。
“活久见,还有人帮鱼说话啊?”
“就是,你说人帮兽族说话我还能理解,毕竟兽族也能跟你交流。但是鱼?鱼会什么?”
“鱼会说话啊,不信你看。”然后好事的人指着自己的嘴,双唇嘟噜起来,发出字正腔圆的一声“啵——”。这声音过于性感,引得周围人群纷纷侧目,还嘿嘿直笑,到处都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见状赛琳娜赶紧拉着维姬躲进围观的人堆里,可不要跟这些怪鱼人站在一起,丢人。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当天晚上两人还是跟着鱼人团去蹭了一顿素餐、看了一场电影。对赛琳娜来说,这群怪人害她没吃到土鱼肉,那肯定得请她吃顿饭作为补偿才行嘛。而对维姬而言,能和同样心系自然的环保爱好者们一起看纪录片,着实是种受益匪浅的体验。
只是这场体验的结果让维姬很难受,她感觉自己两侧一面是美轮美奂的原生态自然风光、野兽自由地在辽阔雪原上奔跑,另一边却是个会捡野鸟拿回家养、对环保议题功利到不行的原人主义者。而她自己虽然理解原人出于自身利益对环境的改造,但又总觉得这样对待那些只想努力活在这世上的野生动物不太合适。难受,真的难受。
从华岭镇到学校,她就这样纠结了一路,直到回寝室后都还没有想明白。寝室里破天荒的竟然有人在,平日里神出鬼没的白人室友赫羽帝就坐在她的书桌上,手里捧着本大厚书专心致志地看,对两人的晚归毫无反应。而她养的小蛇正缩在她肩头,见室友归来,翘起尾巴打了个招呼。
维姬瞥了一眼对方手中的书,看起来是个工具书,名字可长,叫什么卡亚纳兹龙类动物图鉴。呵,和赛琳娜一样,又是个只关心自己的宠物,对别的动物都漠不关心的主。想到这里维姬又难过起来,于是她决定让这些没心没肺的室友们都体验一下自己的感受。
“小帝,你听说华岭要建水库的事儿了吗?你怎么看?”她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屁股都没落稳,就急不可待地问。和她预想的一样,赫羽帝生在书里,一副完全没听见的样子,反倒是她的小蛇支愣起身子,好奇的大眼睛瞪得比萌狗还水灵。
啊,这时维姬突然想起来室友的宠物是一条水蛇唉,生活在河沟里的物种,肯定会对这个议题感兴趣。她把从赛琳娜那里听来的新闻和环保鱼人们的口号综合在一起,一股脑全讲出来,听得那小水蛇直着尾巴一愣一愣的。赛琳娜也凑头过来,谁不好奇寝室里最神出鬼没不苟言笑、还成天抱着巨书啃的学霸室友对社会议题的看法呢?
似乎是察觉到两人殷切的目光,赫羽帝虽还是没抬头,可好歹难得开口,慢悠悠地说:“我没意见,反正锐塔利从来不关心淡水生态。但他要是求助我,我倒也不介意帮个忙。”
“啥?”只是这个回答有点超出维姬的认知,她回头看了眼赛琳娜,也是一脸茫然、完全没听懂。
听到这话,赫羽帝肩头的小蛇也开始疯狂扭动起来,忽而四爪相扣、忽而头尾相接,比网上的蛇群视频还要恶心,堪称魔龙狂舞,给三人都看傻了。这又是在干啥?维姬还没来得及发问,蛇主人却好似从中看出了什么暗示,改口道:“呃……抱歉,刚看书走神了。我是说,尊重动物自己的态度。像海洋鱼类就会自己保护领地,前几年不是有个地方想填海造陆,结果被两头海王鲸带着钳鲨和逆戟鲸给阻止了。”
“哦,这事我知道!”维姬一拍大腿,想不到啊,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学霸,还是和一般市民一样会关注猎奇新闻嘛,“两年前暴风城那事儿对吧,最后还是海洋护卫队出来帮忙沟通,签了个啥开发距离协议才摆平的。本来当时我那儿也准备修个人工岛的,出了这事后直接叫停了。”
“我也听说过!我记得领头的大鲸鱼还撞翻了一个工程船,可贵了,那个开发公司的老板好像第二天就跳楼了。”而三人之中显然赛琳娜对新闻中真正猎奇的部分最感兴趣。
“不是老板,是远水公司负责那个项目的总工。”维姬接腔,“我爸当时还派了人去采访呢。我跟你说,你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新闻,好多都是洗的我家的稿。”想到自己虽然平时不爱上网看新闻,但毕竟有个任职地区日报总编的父亲,她自觉自己对新闻也可以算是专业的。说着说着她还得意起来,和赛琳娜攀谈起当下网络新闻的现状——而内心里的郁结,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扔到哪里去了。

周日,和前一天一样,直到临近午时,睡饱饱的赛琳娜才领着维姬又回到阔别一日的土鱼庄前。也和前一天中午一模一样,店门口熙熙攘攘站了大群人,各个都戴着画有淡水鱼类的面具,神情姿态似是比前一日还要亢奋。
“不是吧,今天还有?”赛琳娜大惊,赶紧两只手郑重地抓住维姬的胳膊,可不能让小伙伴又被怪人拐跑了。
而维姬仍是毫无吃大鱼大肉的干劲,好奇的视线依然往人堆里钻。还真让她找着了值得驻足的东西,在那一堆似曾相识的怪鱼群中,有个看起来格格不入的四脚动物,背部肥嘟嘟的好似顶了个大圆盘,上面还装饰了层绿布条用来表示草皮。看到这个造型,维姬立马想起对门寝室里那只圆滚滚慢吞吞的大乌龟,她视线往下仔细一看,乌龟面具下面果然是住对门的加沐那有些婴儿肥的胖嘟脸。
“加沐,你怎么在这儿?”赛琳娜也看见了,叫住对方问。可刚喊出口她就惊觉糟糕,想起来了,这个加沐,好像家里搞了个野生龟类救助站,在动保这方面绝对是个比维姬这种轻飘飘的人权份子更实打实的狠角色啊!
现在溜走已经来不及了,听到呼唤声的加沐以和她的面具完全不搭的速度闪现到两人面前,一副他乡遇故知的感动语气嚎嚎:“太好了,我就说还是有人关心河流动物的嘛!你们也是来抗议的对吧?哎我寝室小夕和小梵都不来,我跟她们讲了好久水库对草龟生活的影响,她们都不来,害我错过了昨天的活动,还是你们好……你们知道的吧,前些年河延市上游那个啥源屏水库建好后,我们就经常收到得了烂壳病的草龟。哎,库区水那么深,草龟这种壳上泥巴厚的真的太容易烂壳了。哎,水库这东西,太造孽了。”她一边说一边悲戚摇头、哀哀叹气。见她这样,赛琳娜简直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其实是来吃鱼肉的。
“走,抗议去!给我的小龟们讨个公道!”加沐说完还高举拳头,朝两人喊。看着她跟随怪鱼人们往校车站离去的背影,比前一日只想着蹭吃蹭喝蹭玩蹭电影的两人加起来还要亢奋。两人面面相觑,突然感到也许小帝说的是对的,野生动物的事情该交给野生动物自己去解决,至少轮不到她们这种既没养鱼也对河流生态没啥概念的路人瞎操心。
挡在自己和美味土鱼肉间的障碍就这样全没了,两天来历经重重磨难的两人直到这时才终于走进了土鱼庄的大门。刚到饭点,店里已是热浪滚滚、清气翻腾,鱼肉汤锅的浓韵香气像是流动的鱼群,在两人身边飘游。赛琳娜显然是常客,迅速点好鱼肉和汤底,就领维姬在店内香雾最浓的地方坐下。
中午下馆子吃大餐的人不多,很快那一锅油晃晃亮晶晶的鱼汤就呈上桌来,鱼片飘在汤上,黄澄澄的鱼皮和白花花的鱼肉光是看上去就顺滑可口得很。见赛琳娜迫不及待舀了一大勺肉到自己碗里,维姬便也不客气地开动。好家伙,要不是先前赛琳娜介绍过这土鱼吃土,她完全无法想象食矿动物也能有这般如同绸缎入喉的丝滑口感,一丁点石渣子和土腥味都吃不出来。
那充满弹性的肌肉被牙齿顺着纹理撕开,韧性十足的鱼皮在舌头上滑过,薄薄的鱼片吸满了鲜汤的香味。维姬情不自禁地想,如果传说中的长龙肉能吃,那兴许也是这种味道。她还想到这两天的经历,想到这鱼肉不久前还是一尾活鱼、想到水库里千千万万的活鱼,维姬的内心颇为触动,不自觉地眯起眼睛,慢悠悠地品味起来。
“你咋了?”注意到同伴有点奇怪,赛琳娜问。
“呜呜呜,土鱼,真的,太好吃了。”维姬回答,不争气的泪,顺着嘴角就流了出来。





维姬:怎么感觉最近越来越有主角相了,挺好
小赛:???
小青:你说我老大这成天到晚嘴瓢,居然一直都没有露馅,原人反应真慢啊(X)

下午写完,晚上就吃鱼,嘿嘿,真好 (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肉与政治正确也许也可以成为一个系列

怪不得我乍看之下以為我已經看過這篇文章了!結果是之前有類似的名字和內容,可是我去找了發現並不是叫做政治正確WWWW

土魚,這傢伙的名字一直讓我想到鯉魚,渾身土味不用泉水養一個月,臭死了WWWWW
所以感情上有點難接受牠很好吃WWWWWWWWWW

《银白之夏》

被說很像紀錄片標題的文章直接變成了紀錄片?

賽琳娜你就不該邀這種窩裡反朋友一起去,她不懂肉的好還要去參或偏激團體,回來再批評你意識形態,嘖嘖嘖!
做事,要考慮清楚別一頭熱,就不該把傳單給維姬WWWWWWWWWWWWW

畢竟DL這會的動物有辦法表達自己的立場,地球動物一般都是任人宰割,但我最近越來越懷疑所謂幫動物發生的環保組織是不是真的具有足夠的知識認知知道自己在幹啥,其他國家不知道,台灣的......實在一言難盡,我自詡是一個很在乎環境保護和關心動物生活的人,第一步就是不去跟這些保育組織扯一起

嘛,加沐要抗議她的立場有道理,但土魚還是好吃的
是這樣的吧?可憐的賽琳娜折騰了那麼久才吃到了土魚,不知道維姬吃到那麼美味到掉淚(????)的土魚之後,還能怎麼看待抗議群眾呢?

說到這個,我想起我高中的時候,曾經有一次同學鼓吹一起去參加一個保護白海豚的遊行,當時我跟我父母說要去,他們很嚴厲的喝斥我,說那個遊行是特定政黨為了杯葛建設舉辦的,想要煽動學生來增加勢力,罵得很難聽要我不許去。隔天我去學校說我不去了,同學又以我生物成績好最在乎自然環境的人設譏諷我不去,搞得我兩面不是人,處境艱難了很久,後來我同學還是去了但我沒去,然後發現他們去了的人並沒有得到很好的組織和待遇,既沒有發飯盒也沒有人帶隊,就三三兩兩的走了一會就回家了,結果......我父母說的也不完全是對的,特定政黨根本沒有管理他們的聲勢,但我同學們本來想達到的宣揚環保理念也沒有發揚光大,就只是一群人去被太陽曬得半死而已

所以,雖然遊行是民主最明確的手段,但.......我覺得遊行並不好玩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上一篇也叫政治正确呀,上一个是真肉与政治正确 所以只有第一个字不一样(?)
土鱼,大概就是鲶鱼+弹涂鱼,弹涂鱼据说也是挺好吃的(?)
人家土鱼可以消化矿质,所以不需要净水专门洗!WWWWWWWWW
《银白之夏》不是变成纪录片,当初写出来就说是世界观里的纪录片呀
维姬毕业后还跑去加入野兽公民权益类的NGO了,确实是个窝里反朋友!WWWWWWWWWW
DL的动物可以自己表达立场,相当于现实人群的分歧变成异族的分歧了,而且矛盾会更尖锐,现实激进如绿色和平应该也不敢撞工程船对吧……应该……(?)WWWWWWWWWW
至于维姬吃到土鱼之后怎么看待这个社会议题……
维姬:小帝说得对,这事儿不该我们管,主要是因为土鱼真是太好吃了!(X)
游行单纯被拿来作为政治手段,导致一腔热血的参与者被当工具人搞得很惨,这种事好像还不算少见WWWWWWW
所以,学生社团自己组织的游行,还附带免费活动,听起来就很靠谱(维姬:所以参加是对的!(?)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成千上万土球追赶,却奇迹般地全身而退,获得&sid=VpyrPy 13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