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8-5 15:27 编辑
好多年前,和熊讨论起自然界里的极端个体所产生的灵感
当时只写了三万字不到,终于,借着这次活动的动力,将它补完了
能完成就不错了,能不能在活动结束前得到回复积分就随缘啦!(散花(炸)

一个身患怪病的刀刃鹿一生的故事,一个天赋异禀的怪物的宿命,一个极端个体的悲歌



0. 序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5 补充以下内容 1. 初生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6 补充以下内容 2. 童年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7 补充以下内容 3. 远征

2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8-5 18:55 编辑
4. 驱逐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8 补充以下内容 5. 归来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8 补充以下内容 6. 神迹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給予創作積分,採用依樓計算方式 + 2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8-6 21:00 编辑
7. 传统


羽·凌风 于 2019-8-5 15:09 补充以下内容 8. 变革


羽·凌风 于 2019-8-5 15:10 补充以下内容 9. 继承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 羽·凌风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却发现酒裡浮著兔肠,受到莫大惊吓,损失&sid=pke0Qz 11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10. 末路


羽·凌风 于 2019-8-5 15:12 补充以下内容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动物界极端个体这个题材,它们就和人类社会中的所谓“伟人”一样~
所不同处,人类历史上的伟大成就偶然应因素很大,常常是时势造英雄和际遇使然,其个人则未必天赋超卓才能出众,甚至经常出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情况~
而在动物界,由于其对抗方式和竞争都要直接得多,体型也对其竞争优势影响很大,因而,能成长为极端个体的,基本无一例外都是先天基因就有巨大优势又借此优势屡战屡胜终于顺风顺水成长为一代王者的,可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传奇~
就如之前负有盛名的尼罗巨鳄古斯塔夫,至今消失多年,在当地人中还流传着关于它的故事~
可以说,动物界的极端个体,都是迷人而富有魅力的~
只可惜本文主角是个吃草的!!!(X)

这篇看完,有些建议~

形式方面,整体很不错,形象刻画细腻到位,但是我觉得主角从弱弱到强强的转折可以多渲染一点,这个打赢了列伦以后的转变有点快了,似乎略显突兀,感觉可以多花点笔墨;另外就是,鹿群的态度给人感觉有点善变,因为虽然实际上全文持续时间很长,但由于叙事比较直接,所以给人的感觉不长,就会觉得鹿群变得太频繁,可以考虑加一些写时间流逝的过度段~

内容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过度解读或想多~
首先,蓝眼和阿帝有点像,都是一种童年心结和阴影导致过度保护欲的形象~
而这一形象,也不知你是否有意为之,我感觉有点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关于中二少年的味道WWWWWWWWWWWW
就像我们以前讨论的~
中二最大的特点,是无法适应、不愿正视真实世界、现实生活的规则,想缩在温柔乡里过家家
而蓝眼一开始,其实也是这样的,无法接受自然对鹿群的残酷和鹿群为了应对而形成的规则~
甚至,我可能会理解为,他之所以无法长角,也是因为有这个心结在,无法接受成鹿世界的规则,所以虽然身体长得大,体态却没有成年化,说白了就是巨婴WWWWWWWWWWWWWW
而后,虽然他经过风霜自己成长了,获得了能力,但其实思维上并没有真的领会和理解这个规则~
所以,他为了弥补和过度补偿这个曾经的心结,就也把所有同伴都按巨婴来养WWWWWWWWWWWW
等到年老的他意识到鹿群缺乏应对危机必要的意识之时,已经为时太晚了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回复 5# 大熊星座

我看到了你对食草动物的偏见!人家食草动物除了随和一点、群居从众一点、怂一点、中立一点,不还是可以成为传奇!
好吧好像听起来是比鳄鱼要逊色一点(炸)WWWWWWWWWW
可惜蓝眼的基因并不是单纯的巨大化(?),而是先抑后扬,又因为童年的抑制遭受了群居动物的排级待遇,所以导致后来扬了之后也是个极端叛逆分子
没准是得了些XXY之类的病,等等……XXY……难怪那么母性泛滥(不对)WWWWWWWWWWWWW
说起来如果动物像这里这样普遍有一定认知水平,如果极端个体得的是巨人症,就算他能够一直保持体型上的优势,没准也会因为反应迟钝而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来(X)WWWWWWWWW

转折上的渲染的话,因为列伦那里我是想要表现蓝眼虽然说颓废了,但是关于大公鹿的那么一点点梦想还是没有完全放弃
所以一提到大公鹿,他小时候能够成为孩子王(?)的原本的冲劲就回来了
只是确实还是快了一点,前一章刚被驱逐、下一章就回来了,也许流浪部分再拆一章会好点WWWWWWWWW
而鹿群的转变方面,其实已经有一章专门在写鹿群的狗腿子(?)了啊?
而再后来的转变则是因为鹿群都换过血了,所以其实并不是真的“转变”,而是不满的人(迁徙走了几个、抢完地又走了大部分老鹿)都走了,留下的蓝眼甚至都不怎么认识、只认识白蹄和他取名的小鹿,自然都是追随他的了WWWWWWWW

内容上,蓝眼和阿D主要是初衷比较像,都是不希望自己的种群因为不必要的原因减员、并且自己还有能力去改变
区别在于蓝眼比较极端,他几乎只接受自然老死,连迁徙、捕猎都认为是不必要的
(其实迁徙死也可以算作捕猎死的一部分,迁徙去没有掠食者的地方本身就是为了逃避捕食压力、用攀崖这种人为选择筛选出鹿角和鹿蹄强大可以挂逼挂壁的个体也是为了更好地对掠食者进行刃角威吓)
所以与其说是中二,不如说是母性(就像公鹿对幼鹿死亡比较平淡,可母亲就会悲伤思念很久),毕竟,为了自己种群的利益反抗外界(捕食压力)制定的规则,这算不上中二吧WWWWWWWWWWW
这就像白人规定黑人是奴隶,黑人无法适应/正视/接受这条法律也算中二吗?黑人不想当奴隶想平等也算温柔乡吗?WWWWWWWWWWW
只是作为食草动物,蓝眼因为自身够强太高看自己物种的生态位,太不把老鹿口中的血性(群体威吓)当回事,以至于遇到真正强大的掠食者连基本的生存能力都会堪忧
而阿D则是基于巨龙种群正在衰退甚至灭绝的现状,认为战争、歧视、偏见、娱乐虐杀以及人干事是不必要的
她想要的,大概只是龙能够成为自由的野生动物,而不是文明发展的祭品吧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那啥,前面的幾張,都給我一種幼鹿超可口的感覺WWWWWW
你簡直用盡了能挑起食肉動物進食慾望的形容,那些動作趴搭趴搭的甩動的模樣,
我覺得小鹿的鮮味擴散在空氣中WWWWWWWWWWWWWW
老鷹不是友會捉走幼鹿吃的嗎,大老鷹你放肥肉走了!!!!!

前辈叫“青峦”,她肩上丛生的青灰色鬣毛和爬了绿草的远山一模一样。(發霉)WWWWWWW
DL的鹿竟然是如此晚熟的物種,是因為成體的保護力很強導致的嗎?
不過這晚熟也晚得有點太誇張了,連視覺都還沒完整發育啊。

所以這些鹿算是某種逆流而上的爬上懸崖鑽進上游的窄小谷地裡面繁衍嗎?
他們在山壁上的這幾天,吃甚麼啊?!小鹿還喝母乳嗎?
這個淘汰數......刀刃鹿怕是要絕種......其他的鹿群也是搞這種模式嗎?

那個暴躁的發情期!亮背你這是旁觀了橫刀奪愛和H場片卻一頭霧水的小孩子,
果然是真正的小孩子啊小孩子WWWWWWW在亮背被全體責備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集體社會父家長式霸權的不講道理和貶抑個人價值的極權主義WWWWWWW

說起來這些鹿靠角前進的樣子簡直扭脖子,那鹿角不是往前方長的嗎?!
得卡進岩石裡,不就是脖子彎成90度施力?那這樣做功的方向就會使鹿的身體往懸崖那側靠近吧?
這不是很容易打滑和摔下去嗎?

說起來我一直覺得這些鹿的生活方式很有問題啊,整篇看下來,照原本的生活方式,摔死的鹿遠比被吃掉的多,刀刃鹿遷徙能力似乎也很強,幹嘛不走開去別的地方啊?

我一直覺得這些刀刃鹿很像一種弱小的動物為了把扭曲習性的自卑掩蓋,才虛構出那些英雄鹿的傳說,
其實說穿了就是自欺欺人,就像是在利字擺中間的社會上人人都稱頌美德一樣,其實是因為難以達到,
所以用宣言和道德這種虛偽的東西來包裝自我,催眠自己變得強大。
就好像大家都知道誠實是一種美德,但我從小到大就不見誠實對當事人有甚麼好處,
比如考試的時候大夥都作弊老師也不管,就我沒作弊結果我分數最低等等這樣的事情,
現在我都把這種情況當成是堅持「反正我本來就是絕不欺騙自己的,只有自己的誠才是真的誠,科學乃是求真的過程」所必須付出的損失。
但故事裡的這些鹿倒不是在糾結考試掉分數這種比較空虛的無關痛癢的事情,而是生死的問題,所以看起來更加的魚ㄌ
紅峽青燦 于 2019-8-6 19:59 补充以下内容 那啥,前面的幾張,都給我一種幼鹿超可口的感覺WWWWWW
你簡直用盡了能挑起食肉動物進食慾望的形容,那些動作趴搭趴搭的甩動的模樣,
我覺得小鹿的鮮味擴散在空氣中WWWWWWWWWWWWWW
老鷹不是友會捉走幼鹿吃的嗎,大老鷹你放肥肉走了!!!!!

前辈叫“青峦”,她肩上丛生的青灰色鬣毛和爬了绿草的远山一模一样。(發霉)WWWWWWW
DL的鹿竟然是如此晚熟的物種,是因為成體的保護力很強導致的嗎?
不過這晚熟也晚得有點太誇張了,連視覺都還沒完整發育啊。

所以這些鹿算是某種逆流而上的爬上懸崖鑽進上游的窄小谷地裡面繁衍嗎?
他們在山壁上的這幾天,吃甚麼啊?!小鹿還喝母乳嗎?
這個淘汰數......刀刃鹿怕是要絕種......其他的鹿群也是搞這種模式嗎?

那個暴躁的發情期!亮背你這是旁觀了橫刀奪愛和H場片卻一頭霧水的小孩子,
果然是真正的小孩子啊小孩子WWWWWWW在亮背被全體責備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集體社會父家長式霸權的不講道理和貶抑個人價值的極權主義WWWWWWW

說起來這些鹿靠角前進的樣子簡直扭脖子,那鹿角不是往前方長的嗎?!
得卡進岩石裡,不就是脖子彎成90度施力?那這樣做功的方向就會使鹿的身體往懸崖那側靠近吧?
這不是很容易打滑和摔下去嗎?

說起來我一直覺得這些鹿的生活方式很有問題啊,整篇看下來,照原本的生活方式,摔死的鹿遠比被吃掉的多,刀刃鹿遷徙能力似乎也很強,幹嘛不走開去別的地方啊?

我一直覺得這些刀刃鹿很像一種弱小的動物為了把扭曲習性的自卑掩蓋,才虛構出那些英雄鹿的傳說,
其實說穿了就是自欺欺人,就像是在利字擺中間的社會上人人都稱頌美德一樣,其實是因為難以達到,
所以用宣言和道德這種虛偽的東西來包裝自我,催眠自己變得強大。
就好像大家都知道誠實是一種美德,但我從小到大就不見誠實對當事人有甚麼好處,
比如考試的時候大夥都作弊老師也不管,就我沒作弊結果我分數最低等等這樣的事情,
現在我都把這種情況當成是堅持「反正我本來就是絕不欺騙自己的,只有自己的誠才是真的誠,科學乃是求真的過程」所必須付出的損失。
但故事裡的這些鹿倒不是在糾結考試掉分數這種比較空虛的無關痛癢的事情,而是生死的問題,所以看起來更加的愚蠢可笑和悲哀,不僅自欺欺人,還帶著一種無欲去克服的淒涼,某部分跟beastar有點點像。

先看到第六章,累了啊WWWWWW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断河市被流浪猫老大的左右手卡洛·斑以收保护费的名义讹诈了 5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7# 紅峽青燦

幼鹿:初生草原上的嫩草超级可口的!
读者:初生草原上的幼鹿秀色可餐的!
(鹿们感到瑟瑟发抖(X)WWWWWWWWWWWW

刃鹿比较晚熟,一是你说的护幼行为非常强,
二就是成熟和刃角的发育相关,而刃角靠富集金属来成长,所以……就比较慢了WWWWWWWW
其他的鹿不会那么夸张

哎?行军的时候有说可以吃石缝里面的草啊?
不过当然,食物是很匮乏的,这也是山神试炼的一部分(???)
其他鹿当然没有啊,他们又没有演化出搭配这种行为的角WWWWWWW

用鹿角辅助攀崖可远远不是卡进去挂着走那么简单的事情哟
3. 远征 写道:
母鹿用力将头顶的刃角插入壁垒般的岩层,四足在碎石上跺着,鸣声带着严厉的鼓励,催促孩子模仿自己的动作。斑点和白蹄先挺身尝试,将度过了一个冬季又稍长了些的鹿角卡进岩石。他们也学着母鹿的样子小心地用四蹄不断踩踏脚下的土地,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和雪裹在一起的湿滑陡壁变成坚硬的平地。

……

很快他又发现了另一件值得欣喜的事。被鹿蹄不断踩踏过的碎石逐渐不再滑落,湿滑的冰面似乎比几天前更好走了一些。是春天要到来了吗,是北风的寒意被暖阳驱散了吗?他发现自己越专注脚下的土地,越仔细观察碎石的位置、陡坡的角度,他的蹄就能越精准地落在坚硬的地方。有时候脚下一滑引得他心里一惊,但很快下滑的蹄又会卡在正巧出现在脚下的凸石上,阻挡他继续坠落的身躯。
4. 驱逐 写道:
蓝眼感觉到自己脚下的碎石在融化,鹿脚踩下之时那山岩仿佛提前熔印出了他的蹄型,每一步都严丝合缝、不曾打滑。再陡再光滑的岩壁在他脚下都犹如变成了平坦的草原,那怕他一脚踩在石块的侧面,也总会有恰到好处的细微沟壑帮助他稳固住平衡。
5. 归来 写道:
他向悬崖峭壁低下头,准备将刃角插入岩石的缝隙,学着其他鹿那样用角辅助自己跨越天险。刃角刺向坚壁的瞬间,他能感到一阵暖流自他的胸口向身体两端涌动,一条朝上顺头顶的鹿角陷入岩体,一条往下沿四肢汇入无尽的深渊。这感觉,仿佛自身和悬崖正在交流、正在沟通,山成为了鹿的同伴。情不自禁地,他竟有些享受起这种触感,头顶依靠在山崖之上,整个鹿身挂在岩壁上的安全与省力的舒适感。

……

他迈出腿,感到那股暖流正随着他的动作向前路蔓延。他回忆起幼时独自攀缘的感觉,还有在山间追逐羊群时的信马由缰,一团伟大又燥热的触感围绕着他,不需要眼睛定位、不依靠鹿角保持平衡,他也能清晰地构建脚下的每一寸泥土、知晓每一颗碎石的细节。鹿蹄所至,一切陡峭的山路都化为坚实的坦途。
感觉到什么线索没?(?)WWWWWWWWWWW

最后对刃鹿生存方式的不满……嗯,很好,看来你和主角的同步协调率很高呀(?)WW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毛毛我說的其他鹿群是指其他的刀刃鹿群,就是文章中的驅趕亮背的其他的刃鹿群們,
每一個都是這樣找一個險惡的山谷繁殖後代的嗎??
我說的吃甚麼,是指小鹿能不能還喝母乳?照這刀刃鹿晚熟的情況,
喝奶的時期應該很長的?雖然能吃草了,但還有沒有母乳能喝?
我覺得如果這樣的習性是常態,那能長期泌乳的母鹿幼仔存活率應該比較高,
會天擇出長期哺乳的行為吧?

原來那是魔法?我一直都覺得是他自我感覺良好的憶想和自信的感官。
說實話這個文章在感覺的描述上有點難以分辨哪些是客觀存在的感受,哪些是內心的感觸。
因為母鹿雖然不斷示範,但我讀起來,很有種是在示範"走路的姿勢和正確的動作"的感覺,
和阿帝系列的文章(?)相比,沒有關於自由意識的描述和流轉,我當成只是純粹的動物行為。
甚至我還以為是動物風化掉了路才變好走的WWWWWWWWWWWWWWW

這個故事讓我有點聯想到沈石溪的《瘋羊血頂兒》WWWWWWWWW
(繼續看ing)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赏金&sid=pke0Qz 4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9# 紅峽青燦

毛毛我說的其他鹿群是指其他的刀刃鹿群,就是文章中的驅趕亮背的其他的刃鹿群們,
每一個都是這樣找一個險惡的山谷繁殖後代的嗎??
这个你继续往后看就有了WWWWWWWW
母乳的话,像你说的,小鹿才半岁,应该是有的,只是这个在故事里不重要WWWWWWW

魔法起源于发达的神经系统,而神经系统的发展也会导致智能的出现
使用魔法在本质上其实和思考、想象一类的知性行为差不多,所以这么看来,能够让你无法分辨“客观”的魔法和主观的感受,算是挺成功的(X)WWWWWWWWWWW
而不专门描述自由意识也是故意的,因为实际上这确实就是纯粹的动物行为,你甚至可以理解成这个世界动物行为学里面有一门类就叫“魔法行为”WWWWWWWWWWWWW
阿D是魔法阵学家(?),她当然就会很清晰地区分开哪些是魔法哪些不是,知道什么是自由意识
而普通的野生动物自然也就不会区分了,就像不是专业的人也不会去区分什么攻击行为防御行为竞争行为WWWWWWWW

至于《疯羊血顶儿》,除了角很强可以杀猛兽,主观能动性上差了一大截啊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21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這藍眼也是太保護過度了!!!!!
人要滾下山坡去時扶扶也就算了,虎豹來了過去看看也就算了,
竟然連一般嬉鬧的時候也處處護著,真TMD直升機家長!WWWWWWWWWWWWWW
這樣小鹿不長成任性妄為的膽小鬼就沒道理了,而且我認為他把領頭的位置給山脊就是一個失職的留下後患的作為。
感覺上,他長大了之後,把自己的強大當成過分的理所當然,忘卻其餘個體不能跟自己一樣,甚至也沒有考慮過自己總有衰弱的時候。

蓝眼没有再疲于追逐对手灵巧的身影,他四足稳稳踏在地上,忽地高扬前蹄人立而起,伴随着一声威严的嘶鸣,再用力向地面跺下。前蹄重新接触大地的刹那,泥土长出棘刺、积水变成尖冰、青草也随之战栗,一根根长矛拔地而起。骤然间,蓝眼四周就遍布了足有刃鹿半截腿高的锥石丛林。

我直到看到這個才確定他的魔法WWWWWWWWWWWWWWWW

這些動物為甚麼都那麼不坦率.......

其實我覺得毛毛你這篇.....感覺上跟我之前寫艾葉豹的時候有一點點類似,甚至也存在著跟我那篇類似的問題。
都是一個突出的個體打算改變群體的生存方式最終卻以失敗告終,立意良善結局悲慘。
但我現在覺得,這種挑戰傳統卻失敗的套路(可以說是套路的一種吧)放在架空或有虛構成分的世界觀下要寫好真的很困難,你們嫌棄艾葉豹之後我想過很久,這種套路算是沈石溪最擅長的,以動物為架構的這種套路他應該也是寫最多的,但正是因為他的文章被地球的生態鏈鉗制著,所以悲劇才會顯得合理。

但就像你們批評的一樣,種們的存在和烈火世界中動物智商比現實略高的情況下,改變行為變得合理,並不一定以悲劇收場,這篇裡面有一點比較上帝視角過於外露的缺點,是在棲息地過於狹窄的時候,鹿群表現出的對生死的看法,我覺得有點太過於超然物外。動物理應都是嚮往生存的,沒有動物喜歡死亡吧,群體的認知都會去理解死亡和尊崇死,我覺得至少是高智商物種才有的行為,而這些鹿對於死亡維持鹿群穩定的深信不疑,這是非常非常理解生態環境的上帝視角,都有這樣的認知卻沒有教育給幼鹿,反而是在看似蠻不講理的信仰和排擠等等"表面現象"上做暗示,去讓幼鹿親身領會,這點有點點奇怪。拿個簡單例子,父母都擅長說英文,卻不教自己的小孩英文,反而是把小孩送去填鴨式的英文補習班,孩子回來一頭霧水,句子亂寫沒學好搞了老半天都不得其解,父母卻不告訴他"你這就是文法沒弄懂,單字沒背熟",這不是很奇怪嗎?我覺得那一段故事裡的鹿就跟這個比喻很像,寧可在背後竊竊私語,也沒有敢說出實話的鹿,公鹿都怕藍眼也就罷了,母鹿都不說。還有攀登岩壁的魔法,其實也是可以傳授的吧?但總給我一種"你照著我的動作做啊"的感覺。

就是一種,其實大家明明都知道問題,還是跟生存有關的嚴重問題,卻沒有人去說出來。

其實藍眼自己口口聲聲駁斥山神的種種,自己還是堅定的信仰著山神啊。而他帶領的鹿群,其實正逐漸演化為跑得飛快的平原刃鹿吧,我覺得其實把平原刃鹿驅走不算是甚麼藍眼的錯誤之舉,有些悲劇就是順理成章的發生。而且藍眼自己的恐懼不是沒道理,整個環境正在天擇他的不利基因,最終他的山岳鹿群取代了平原鹿,成為留在大草原的刃鹿並且被列倫捕食,我覺得綜觀來說這也不能算是真正的悲劇。

最終結局,我還是覺得,大公鹿傳說是自欺欺人的類型,藍眼只是嚮往傳奇,最終自身誠為了傳奇,他履行了小時候的夢想,但夢想的真實情況並不向他以為的那樣。這波操作怎麼很像fate sn UBW線的紅A

其實就像毛毛和熊你們自己對我說的,最終這種把英雄個體收拾掉的場面有點太機械神了。
這篇文章給我的感覺就是,刀刃鹿其實還是一種非常膽小的動物,只能自己虛構點傳說來自我安慰而已,而傳說中的英雄畢竟是傳說,並不是所有的刃鹿都能成為英雄,只有藍眼可以。

關於後記
寫太久了心境轉變東西會壞掉這是真的!你看我這樣壞掉了幾篇WWWWWWWWWWWWWWW
太危險了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11# 紅峽青燦

关于上帝视角的内容你说得很好,但是很可惜……你的前提就没对……(允悲.jpg)
这篇文章其实从头到尾都是蓝眼的视角,从未有过真正的上帝视角
所有的逻辑判断都是蓝眼的判断,所有的客观事实才是导向真相的线索
而动物的逻辑到底如何?我也在后记里面提到了,纯粹只是“朴素的逻辑”,他们的思维有非常明显而强烈的局限,而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也受此限制

所以蓝眼的逻辑就一定是真相吗?你真的相信山神是瞎的,平原就有真神了吗?你真的相信迁徙的人为选择是不必要的吗?你真的相信在自然界里食草动物有40-50%的存活率很低吗?
但是蓝眼信这些,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认为,他最后得出的结论,又一定是正确的呢?WWWWWWWWWW
他的结论虽然高出了普通的刃鹿所能达到的极限,但是依然,那个建立在血性道德和传说之上的结论,很片面不是吗?WWWWWWWWWW
更何况他得出那样的结论,也是基于他自己有能力作对比实验的基础之上,那么你为什么又会认为,没有做过对比实验的鹿群也有能力得出相同的结论呢?WWWWWWWWWWW
而且并没有任何一只鹿知道死亡能维持鹿群的稳定呀,就连蓝眼对这个联系的看法都很片面
鹿群又何时对死亡超然物外?母鹿的哭泣、斑点的斥责、岩蹄母亲的转变、以及沉血的漠然,有的只是无力反抗而不得不选择的妥协
你想,要是鹿群真的懂你所说的那些上帝视角,他们会那样反驳蓝眼的变革吗?新鹿群还会愿意追随他吗?
他们知道的就只是通过了山路的小鹿会有血性(换句话说就是胆子会变大、心会变大),面对掠食者的时候敢和大家一起威吓,从而降低鹿群被掠食者盯上的几率,仅此而已
就像魔法,那是他们天生的力量,和呼吸和走路一样自然,一个小孩子难道还得懂肺的结构和肺泡的分布才能学会呼吸吗?一个不懂医学的人难道不会觉得四周空气那么多、哮喘患者会喘不上气很奇怪吗?因此对于刃鹿来说,照着做就足够了
最后的列伦也是一样,蓝眼那朴素的逻辑显然看不出来列伦出现的必然性,你还看不出来吗?WWWWWWWWWWW
你想问为什么刃鹿群明明有上帝视角却还是会这么想?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没有上帝视角WWWWWWWWW
你想问为什么鹿群不坦率?答案就只是,因为他们本就不知道WWWWWWWWWW
所以从你第一个回复开始,我就感觉,你看来已经被主角的视角带到沟里去了(X)WWWWWWWWWWW

那么什么才是真相?
真相就是山岳刃鹿通过攀岩选择出刃角强壮、蹄脚强韧的个体,便能在面对猛兽的时候通过强大的腿支撑起半身给予猛兽足够的威慑力,从而全身而退
平原刃鹿放弃了攀岩而选择了通过奔跑来逃避敌害,因此他们的刃角很小、也因此没有了威吓掠食者的力量
山岳刃鹿更容易摔死而不容易被捕食,平原刃鹿不容易摔死可更容易被捕食,生存策略从来就没有完美一说,选择的侧重不同而已
可这些全是自然选择演化出来的行为本能,没有任何刃鹿理性地知道,他们能做的,只是参考着本能的模板寻找一个让自己更容易理解世界的方法
什么血性、什么胆子,只不过是建立在演化之上的道德罢了,但道德只是对演化的解释,道德从不是演化的原因

学者尚且都需要大量的科学研究才能还原生态、演化和动物行为适应性的联系,何况是动物?
普通的人类尚且都无法把道德的本质理解清楚,何况是动物?WW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哎,昨天和灿聊到这篇文的评论,看来因为我的大陆式调侃让灿几乎没能真的get到我的意思,全都只看到调侃去了,所以我还是再来重新描述一下好了(掩面)……
而当时之所以会用调侃的方式,是因为……实际上从你的评论来看,一些关键点其实你都已经看到了的啊!但是最后的结论却反而和那些关键点有些自我矛盾WWWWWWWWWW

举个例子,你说最后蓝眼的决定也算不上真正的错误,因为他只是把自己的鹿群从山岳刃鹿变成了平原刃鹿
那么这不就说明了,蓝眼的【主观能动性】是被限制的,他的能动性只是【动物的主观能动性】,他所做的选择仍然是【一头刃鹿会做的选择】,他从头到尾都并没有真正跳出刃鹿的思维方式吗?
而与之相反,沈石溪的动物很多就有超越动物的主观能动性,比如血顶儿的选择就是【没有任何盘羊会做的选择】,与之相应的,你的雪豹因为主角是个人,所以做出的选择也是【没有任何雪豹会做的选择】,并且还让真雪豹理解和遵循了,这种情况才是引入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
(一句题外: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你的《绿光》,绿光的主观能动性包括见识水平就是做过限制的,没有引入太多动物甚至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到的差异化分析和人类式理念思辨)
所以,如果动物有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却还是只能遵循【动物的主观能动性】(也就是现实的野外情况)进展剧情,这才是你的评论中所说的割裂感、上帝视角感和机械降神感
因为现实里当动物真的具有了【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他们是可以被驯化的,从而变得可以理解和胜任其他动物依照【动物的主观能动性】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变得无所不能WWWWWWWWWW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跟你强调这几个故事的【主观能动性】上是有差距的,这确实很重要WWWWWWWW

再举个例子,说到最后的机械降神,其实除了你前面提到的山岳刃鹿到平原刃鹿的转变,你还提到山岳刃鹿的死亡率比率很奇怪,幼崽死亡率比成体死亡率要高,而一般情况下自然是成体(体弱或老年)死亡率才是最高的
在这种情况下山岳刃鹿却并没有说种群数量锐减,而是依然稳定,并且还具有和这种死亡比率相应的特化行为(通过攀岩选出腿脚稳定和鹿角发育良好的幼崽,并通过腿脚跃动挥舞鹿角来抵御掠食者,以及爆发力型争斗方式),那么这就说明了山岳刃鹿的生存策略确实是和一般情况(比如被掠食者捕食的成年黑斑鹿)有所不同啊
而到了平原上,平原刃鹿的特征就和黑斑鹿相似,角小、腿脚适合奔跑、擅长耐力骚扰型争斗,这也说明了平原刃鹿的生存策略显然是和山岳刃鹿不同的,更倾向于黑斑鹿,也就是一般情况的、鹿群包括成年在内的很多个体都有被捕食的风险,依靠躲避和耐力来逃避敌害
蓝眼后来看到的被掠食者吃掉的成年平原刃鹿、以及追着平原刃鹿踪迹走的列伦,都是为了说明这一点(而相反的,在森林里,刃鹿遭遇掠食者经常强调的都是偶遇或者追落单幼崽,蓝眼为了杀虎还要特地离群去找)
那么到最后,既然蓝眼把自己的鹿群从【幼崽淘汰率高、成体的捕食压力低】的山岳刃鹿变为了【幼崽淘汰率低、成体也有捕食风险】的平原刃鹿,那么,当最终年老的蓝眼被列伦捕食,也只不过是让这个鹿群失去了最后一只山岳刃鹿(威吓式策略)而真正转变成了平原刃鹿(逃避式策略),为什么会是机械降神呢?WWWWWWWWW
况且那只列伦也不是突然出现的啊,第一次出现就在捕黑斑鹿,第二次出现吃了平原刃鹿,第三次出现是在追踪平原刃鹿群,第四次才终于因为饥荒来到了蓝眼的鹿群面前,并按照一般群居食草动物的生存策略淘汰掉了年老的落单个体,列伦所做的一切也是【动物的主观能动性】(X)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毛毛你說的這些我在回頭去看的時候我知道有些地方有暗示的,但這裡就有一個問題可以先討論,
不管劇情,你翻看看前面的回文,是不是每一次都是我先回了一個"我以為的現象"之後,你才在回覆裡做解釋?
比如地魔法的部分,也就是說你想表達的真相都是我接受了你的解釋之後回頭看才能看出來的,
而第一手閱讀的時候,我根本看不出來,甚至完全沒有朝那方面想過去。
由於我是一個讀者不是作者,在讀的時候我是不知道你打算設計成怎樣的故事的,
換言之這在暗示這篇文章很多細節是讀者不能看出來的(或者不夠明顯)所以才會造成一些理解上的誤解,當然你可以理解為是我個人沒看出來而已,然而這樣我們就需要另外一個pure的讀者來做確認了,因為我們現在已經討論了,所以更不可能去推測其他pure的讀者感想,熊當然也不行,他跟你討論過了。

回到劇情上,因為我是讀者,因此我的看法和思路是順著作品走出來的,自然會受到作品人物的誘導,
在我看來這篇故事就是英雄人物的故事,我並不能在故事進展到後段之前就發現這一切其實是被限制的動物認知(藍眼個人的認知),雖然有小地方讓人察覺事實好像存在另外的解釋,但是和藍眼被塑造出的英雄光環比起來,其實暗示的很隱諱啊,所以讀者(我)的思路被藍眼牽著走,我覺得是正常的,因為劇情營造出了一種英雄的視野比其他人物都高遠的感覺,而對讀這來說這不是錯覺,這是故事的核心。在讀的時候,種種事件讓讀者(我)以為藍眼的視野已經到了能客觀審查事件的境界,因此自然地就相信了那些"死亡控制了鹿群數量"、"死去的小鹿為其他鹿留下空間"等等的事情是真實且客觀的,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我)沒辦法體會到這些超越其他鹿的認知,依然還是藍眼受限的認知。

所以在這樣的氣氛和讀者被文章建構的理解中,後期出現的列倫就會有機械神感,另外一個部分是,關於列倫的描寫相比於藍眼的改革是比較少的,這屬於文章中比重的問題,但畢竟你已經以作者的身分把故事架立好,而且也不是完全順著藍眼個人去寫,所以對讀者來說雖然有機械神感,但依然還是能和前面的平原刃鹿的習性等等連結在一起,才有了我上上面回文的感慨。

至於你拿綠光來比較,我覺得有一個比較重要的差異,才會讓你能覺得綠光是動物認知。我在寫綠光的時候裡面有很多的"龍不懂怎樣怎樣","對龍來說這不是怎樣怎樣","龍覺得這是怎樣怎樣",龍王和綠光對於周遭發生的事情常常處於不理解的狀態,但我都明說了"牠們不理解",其實就是,讀者在看綠光的時候,讀者的視野是跟作者一樣的,超然物外的第三人稱,讀者既由各種補充中理解越龍的習性,也客觀的知道事實上發生的事情是甚麼,因為作為作者的我寫太多好像設定的旁白,但藍眼這篇裡面,重點全都放在人物的事蹟和作為描寫上,沒有我老是寫的那種有時很冗的過度補充,所以讀者的視野沒能從腳色身上脫離出來,自然達不到客觀的對藍眼進行評論。

這也是為甚麼我很困惑的原因,因為我讀的時候覺得"你明明說藍眼怎樣怎樣,他做錯甚麼了嗎?"而對於回應內容感到意外。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紅峽青燦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pke0Qz 142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9-13 19:24 编辑
回复 14# 紅峽青燦

熊其实没有讨论过,他第一次看就发觉了蓝眼的巨婴中二气质(X)WWWWWW
因为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地方,就是蓝眼口口声声说这个世界是错的,而鹿群在这个规则下却过得很安定
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巨婴型中二模板(?)
尤其是到了中年后,他的这种巨婴本质更是完全散发,你前面也说到看到后面你已经发觉蓝眼的做法和想法其实有问题了
而他的这些“问题”,其实并不单纯是【保护后代】这一件事的问题,这种保护后代的想法也是通过前面所有的经历故事一脉相承的
因此我的意图就是当读者看到这里,发觉蓝眼中年时期的想法可能有问题后,就能意识到也许一脉相承的前期思路也都是有问题的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他死前的醒悟不只是单纯说他后来中年期的保护后代巨婴政策是错误的,而是指向他的整个人生历程的,直接起源于他幼年时的、最早的关于“血性是错的”的思路
其实你已经很接近了,当初到中年这里的时候你发觉了蓝眼的做法有错误,只是可惜你没有更进一步,通过中年的错误回过去发现这种错误是蓝眼过去的一切经历和想法思路引起的,而不是单纯在中年才出现的
而这进一步的想法,就是读者思维跳出蓝眼视角的其中一个契机(其他的地方其实也有契机,比如你说的感觉有些地方还有猫腻,只是我觉得这个大概是最明显的)WWWWWWWWW

這也是為甚麼我很困惑的原因,因為我讀的時候覺得"你明明說藍眼怎樣怎樣,他做錯甚麼了嗎?"
这点上感觉你大概有个误会
正如你前面说的,从客观上来看,蓝眼的【选择】和【做法】是没有错的,他只不过是把自己的鹿群从鹰策略变成了鸽策略,而变成鸽策略也不会导致种群毁灭,只不过会让他自己这个老年个体被献祭掉(?)而已
蓝眼的错误是他最后死前所醒悟到的,不是行为的错误,而是他当初那个【血性是错的,根本就没有血性】的想法,是那个【鹰策略是错的】的想法
鹰策略诚然会导致同类的伤亡,相比起来鸽策略看起来和乐美满,这就是蓝眼在前面的所有经历中看到的,但是难道鹰策略就没有优势、鸽策略就没有牺牲吗?
所以最后蓝眼所醒悟的是【原来鸽策略就是牺牲落单者的懦夫】、【原来鹰策略是为了让每个个体都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不是单纯的【我做的是错误的】,而是【这个世界不是错的】
总的来说就是,我这篇文章的主题本就不是主角改革行为的对错,而是展现鹰鸽对策博弈,他们各自的表象和优劣WWWWWWWWWWWW

至于你纠结的地魔法部分,那个我觉得对于剧情其实并没有很重要
因为那个谜很快就解了啊,蓝眼长出角之后模仿母亲教的动作试了一下,结果瞬间就知道该怎么“驾驭”悬崖了,我觉得已经足够说明【刃鹿不需要教理论就能自己学会攀岩】这个点了WWWWWWWW
这个大概只能说……毕竟人类没有魔法吧,所以直觉上无法把这种现象(通过“感觉”控制山崖迎合自身行动)当成是真实的作为(就像我们之前讨论到的一样)
举个例子,如果我换成山羊蹄子天生可以夹住岩石来攀岩奔跑,所以山羊以为自己夹住岩石就够了,可是实际上这项技巧还需要小脑本能调控身体协调度
于是一只奇怪的山羊蹄子能夹住岩石但是小脑不发达,其他山羊跟他说你不是夹住就行了吗,结果奇怪的山羊怎么都学不会,你还会觉得其他山羊不告诉他你还需要身体协调度很过分吗?WWWWWWWWWWW
然后我这篇也无意引出魔法的概念,因为这种对身边现象的学科式分类概念超出骑族野生动物的思维了,所以就导致更难直觉感受到刃鹿的天赋魔法能力了(哎)WWWWWWWWW

最后就是关于《绿光》,这个我觉得你跳到别的话题去了WWWWWW
你说的是表达方式上的差异,这种差异肯定是有的,实际上正如我前面说的,因为刻意埋了反转梗,所以我这篇视角限定的表达方式是带了一点偏叙述性诡计的手法在里面的
但我说的能够感受到限制不是单纯指那些解释性的叙述,那篇你对心理的解释整体都比较克制,我说的是很多行为上的表现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限制性,包括很多压根就没有描写心理的路人龙
说到这点……其实你写路人或者反派动物的时候还挺容易写出这种动物型主观能动性的,比如《雪豹2》的暴动动物群就比《雪豹1》的雪豹们更动物型主观能动性,没太多心理解释的《熊孩子》熊妈、《祸豺》的豺群也比较动物型主观能动性
简单来说就是,和我上篇回复说的一样,我觉得展现动物型主观能动性更主要的是依靠【不把动物行为和哲学理念思辨挂钩】WWWWWWWWWW

最后,我同意你说的,也许再来一些pure读者的观感会更好,我也想要更多读者啊!(炸WWWWWWWWWW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不幸正好砸在头上,花去了&sid=pke0Qz 89F卡币 医药费。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