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很少做夢的時候要戰鬥不是我自己上的,更遑論用劍戰鬥,在我有記憶以來這種情況似乎一直都是我本人出手,不管是我自己、小蛙甚至是燦之助,都算是我,但昨天我做了一個並不是我親上前線的夢,而且刺激的程度並不亞於我親自戰鬥。

夢裡我在念大學,但同學是過去國中的同學們,學校老師也有很多是國高中的老師,這些老師裡面有一個上了年紀乾瘦高大的男老師姓哥倫布,教體育課特別是擊劍,還是擊劍社指導老師,這人帶我們的班,他有明顯的暴力傾向。在夢裡我其實沒有看到他做了什麼,但總之預設就是他因為有暴力傾向而被全班的同學討厭了,他對學生施暴是一個設定,夢嘛!班上的學生想要去和學校舉報他,但又擔心被他打,最後班長居然提議直接在隔天的校慶表演彩排上用劍把他刺死,偽裝成表演事故,因為這人太自信,無論是彩排還是教學,我們就沒有看過他穿防護裝。

同學們都很支持,但我反對,我說,你們不可能打過他的吧?班長卻告訴我:「學校裡有一個神祕的寶貝,是能使人刀槍不入的祕寶,只要有了那個,就不怕他了。這個寶貝藏在某間實驗室,我們幾個晚上去偷出來了但怎麼看都不知道使用方法,就交由你來用吧。」說著遞給我一個裝玻片標本的白色玻片盒。

我一接過這個玻片盒就發現它重量跟一般的不一樣,打開一看,裡面還有一層內蓋,兩層都打開之後,內部有24個電池座三個一組共八組四個一排成兩列,雖然有電池座卻沒有電線,樣子非常奇怪,一點都沒有神器的造型和質感,完全就是一個電器產品甚至是電池的儲存盒。我轉來專去看看它,忽然明白了這東西是靠電力來確保運作的,三個為一單位,一單位應該是能支持一個人,於是我讓班長他們去買了很多電池回來,然後把擊劍表演的成員全部換成男生。

彩排前是佈置會場的時間,而且正好就是哥倫布老師的課,班上大部分同學都知道我們的計畫,但是不確定實行細節。下課鐘響,為了降低他的戒心,我們讓女生都回去教室,然後我拿起麥克風以要貼高處海報和搬運箱水等理由把男生都召集起來帶到走廊上,他看看我們似乎還在熱衷於布置會場,就走了。我在走廊上將大家聚集起來說:「這個神器裡面有八個靠電池運作的單位,我覺得就是以消耗電量的方式為八個人提供刀槍不入的效果,但因為標示不清,我不知道這八個人是怎麼定義的,我只知道肯定就是你們中有八個,所以當我裝上電池之後,你們在進場前用小刀割割看手,確定自己是八個其中之一就主動站C位吧。」

彩排開始,被玻片盒選中的同學們(?)勇猛進攻,我發現哥倫布一直在往我這裡看,於是我就裝沒事故意擺弄蠟塊和玻片,30分鐘過去,八個人居然沒把他殺死,我隱隱約約看見他的T恤下面有穿銀色的東西,難道是秘銀鎖甲?嘖,感覺被擺了一道。彩排結束他直接走到我面前,要我交出玻片盒,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個普通的剝片盒給他,這裡面還放了一堆我已經拍過照沒用的螢光染色剝片,和真正的神器重量是一樣的。

他接過來搖了搖,不疑有他的走了,但還帶走了兩個同學,說是要去向校長舉報,那倆人是班上手腳最靈活的人了,在醒來之前我只想著,零飛劍如果在的話我上,肯定一擊斃殺啦!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如果这个东西可以消耗更多电量为剑附加穿刺的话,说不定就成了。hhh
话说起来,零飞剑是什么?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