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毛毛不講武德在我上班時間給我看這個

https://weibo.com/5455085147/L9y ... t#_rnd1641542390970


笑得我差點被同事送醫(X

於是我想來跟你們分享一個關於講錯話的我的親身經歷,但苦主不是我,是我的好朋友雲蓉。
當年我們考大學的時候,最後一天最後一場考完出了考場,大夥都累得半死,覺得自己已經去冥府晃了一圈再上來了,
雲蓉想去廁所,發現公用的衛生紙已經沒有,便用勞累的表情和疲憊的聲音對我說:
「青燦,你有沒有廁所?我想上衛生紙。」

那時我知道她想說甚麼,我忍住了笑,一本正經的對她說:「你居然這麼飢渴,連衛生紙都想上。很可惜我沒有廁所讓你去享受,你就將就著用學校的廁所委屈一下自己吧,但我有衛生紙你可以拿去上,不用還我,我回家有屬於我的東西可以用。」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2-1-7 21:00 编辑
你速度也太快了!我刚给你分享,你回头就转贴出来了!WWWWWWWWWW
这东西我都不敢在上班时间看,看了前面几条就差点笑出声来WWWWWWWWW
然后快下班的时候再看完,发现,还是前面几条最有意思,难道是后面脱敏了(X)WWWWWWWWWWWW

我以前同学也有过超怪的口误,有次我们吃在学校小卖部买的素肉串串,吃完找不到垃圾桶,她想说丢阴沟/下水道里,结果张口就说:“签签扔阴道里。”
同学,玩得很大啊(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我只记得有一次,我听了一件事以后,想了解进一步信息,于是我又想问【哪种】,又想问【咋个(方言,意为怎么)】,但是舌头瓢了,而且还不是一下,而是好几下都扭转不过来,于是我就连续不停说了好几声...........
【杂种!杂种!杂种!】
WWWWWW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今天发生在聊天室的事……

哈哈哈哈哈小萌灿你还笑你的同学,冒险伙伴们都是些动物,你看看你自己玩得也很大啊 (炸)W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處刑現場啊我操!一秒被你釘在恥辱柱上!
我的手指背叛了我!如今我說甚麼都沒用了不如抬頭挺胸(X

是說這個串裡面怎麼除了熊的雜種雜種之外,全都是黃色笑話啊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sid=5QdGze 27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回复 4#  @羽·凌风

不,你忘了!他现在挂出来的冒险伙伴可是个原人裸吊!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這個串終於新增了不是色情笑話的了!
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只是一個二刷top gun之後滿腦子都是戰鬥機又正好在寫克基斯的故事導致戰機高潮無法結束(?)的小萌燦嘴誤

剛我妹來我房間跟我炫耀她新買的米色格子上衣有多貴,我覺得那件衣服不值那個價格,就吐槽她,
然後她不滿的說要是母親就會同意這件衣服很棒,我說要是父親就會說她買貴了,並且我一邊在打字小說。
此時我爸經過我房間,聽見我說他,就探頭進來問我們在說甚麼?
我就很順嘴的說:「老妹買了一件米格衣。」

然後我爸就更莫名其妙了:「一件米格是甚麼?一架米格?」我妹就說:「她買不到IMAX的阿湯哥三刷,已經想飛機想瘋了。」接著我就被兩人進行了長達五分鐘的嘲笑,然後我爸還是沒看我妹那件米格一眼,就又出去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4-3-20 10:13 编辑
想不到吧,这个串还能更新,因为我又看到了一个笔误集锦!WWWWWWWWWWW
https://weibo.com/5745989838/O5CTdf4sc
大家打完字了检查一下,尤其是这种跟老师老板领导发的,还有在工作群里发的,不要立马发送,会手瓢的!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手ㄆㄧㄚˊ這種情形我不是天天發生嗎?我還有手機ㄆㄧㄚˊ的,手機自動選字一天到晚都是我常打得奇怪的詞,賢王啦飛機各種零件啦啥的wwwwwwwwwwwwwwww
拔鱗感到害怕wwwwwwwwwwwwwwww

上周一我們實驗室在開線上會議,因為系統緣故只要同時說話的人超過兩個就會有聲音不清楚的情況,所以一般都是一個人講和老闆或代理人討論,其他人等待。線上會議也有一個可以留言的發言區。當時代理人在問我和學姊一起做的手術有沒有先注射藥才開腦,學姊說之前是先開腦才打藥,然後他們倆在那瘋狂討論和爭執哪個做法是對的。我老闆就用留言區問我記不記得當時的情況,

我就回了他一句:「我沒有機翼了。」(我沒有記憶了。)
一開始他還是可以理解的,他就再問那槌子(手術用具,暱稱槌子)是什麼時後壓下去的?

我就跟他說:「垂直起降都不是我弄的。」(槌子、氣閥都不是我弄的)
然後他就傳了:「????」

到此大家都完全跟不上我錯字了,原本在爭論的學姊和代理人就不說了,大家都在問垂直起降是什麼意思我太尷尬了!他們不是在問我本來要說啥打成垂直起降,而是真的不知道"垂直起降"這詞是甚麼!

後來又討論了廠商來的樣品到底是什麼形式?要不要先溶於水,樣品是我去拿的,又問我。
我就打字:「是動感光波。」(是凍乾粉末)

然後我老闆就說你是不是在偷看蠟筆小新!開會不要看卡通!還是又在偷看飛機!
我好無辜啊囧爆,超想假裝網路不好直接斷線的!

快把萌燦抱回家!
Don’t think, just do. For the heart is an organ of fire.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