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環島第十七天】我在南迴天氣晴
旅程剩下十天了,感覺有點寂寞,希望拉二每天都這麼給面子呢!舊南迴台九戊現在已經沒什麼人走了,景點都關閉不然就是疏於整理了,只有滿天飛舞的蝴蝶和紫斑蝶。

那些機車族說台九戊什麼很難走啊!落石很多猴子滿地的,哪有!路況超好的啊!沿著台九戊上分佈了很多大型部落,只是部落看起來又新又大但人怎麼都沒有啊?就算是只有老人小孩的偏鄉,那麼大部落怎麼可能一個人都沒?都去哪裡呢?

--------------
好想看百步蛇!!!!!!!

--------------
【環島第十六天】山神靈衣
皇天不負苦心人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不是山神扔掉的內衣嗎?且讓小的撿回去供奉供奉!超大條啊!腹鱗寬度超過三公分,背鱗有一公分大可惜沒有找到頭!而且蛻了一週以上了可惡我想見牠本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用這玩意召喚排灣族的祖靈打聖杯戰爭贏了許願把無主非圈養貓狗都消滅掉!!!!!!

-------------
【環島第十七天】日治開始的地方
小時候,我以為牡丹社在海邊,因為課本上寫了琉球漁民船難登島後進入牡丹社,直到親自走訪遺跡才發現其實牡丹社事件地點很內陸了,但確實是登陸後沿著好走的平地會前往的地方,而且其實一開始有糾紛的是高士佛社,牡丹社只是事件中損失最大的。

以前不知道為什麼日本人要那麼不辭勞苦的跑來打原住民,明明可以在國際上對清朝施壓要求賠償,或者直接強占台灣,而從東南部侵略感覺很奇怪,既不好登錄又沒有什麼腹地,老師又沒有說清楚,直到我自己喜歡日本近代史去了解後才明白事情也跟日本的國內情勢有很大關連。

在推翻德川幕府建立明治政府的過程中,本來在維新中和長州組成薩長聯軍做為倒幕先鋒扮演關鍵角色的薩摩人,因為在處理國內問題上手段偏暴力觀念較為守舊並且難以協商,逐漸在政治鬥爭中被其他更穩健和眼光長遠的藩排擠出核心圈,此舉不僅造成後來發生西南戰爭那種再亂情況,也使薩摩藩(與其週邊地區)出身的政客和軍人相比其他地方的人更急功好進並且好炫耀武力,他們把出兵當做是緩解自己內部政治地位每況愈下的宣洩口,才找了琉球人的理由搞一個口徑對外,玩得就是馬基維利那一套轉移注意。

而這些都是小時候把歷史分成一國一國去學的我們不會知道的,我深深的覺得,如果不是把歷史當做興趣去了解的話,再多的背誦也沒有什麼實際用途。不過,沒有背誦學習那些東西的人,又總是一股沒學識很難聊的知識儲備量低下感,就給人講兩句就覺得肚子沒墨水對話索然無味的感覺。所以,到底學校該教多少,該教多深,真的是很難解啊!

----------
【環島第十七天】干戈的遠方
我覺得,教台灣史的老師都應該自己去所有課本上的重要地點走一次,真切感受歷史的重量和演變過程,而不是照著文字換句話說給學生聽。

石門古戰場就是牡丹社、高士佛社的人和日軍交戰的地方,如今只是一個普通的山壁了,可親眼看見,就會明白它為什麼在過去會做為防守隘口,從台九戊往山峰看去,連不懂戰爭的人都可以理解何謂易守難攻:單一的入口是河流,山壁上都是制高點,不通過此隘口就無法深入牡丹社所在的森林中,擁有當時先進武力的日軍無法一日拿下石門古戰場關口,就說明了地形有多有利。

佈告欄上介紹的每一座山都是原本一個部落的名字,我想著這一路過來看到那麼多部落,原來台灣尾巴尖上的排灣族人還真不少呢!

站在馬路上遙望山峰彷彿就能聽見槍響和箭矢聲,看見呼喝的日軍和疾走的原住民,遙遠的時代裡事件穿空而來,要是老師們都可以親自感受一下,那一頁教科書都能在課堂上被講成史詩。

-------------
【環島第十七天】你山神終究是你山神
老哥說那個皮不是山神的,而(可能)是超大過山刀的陳年內褲!

為了看看本尊我晚上又來到現場,結果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堆被吃的!沒有吃人的!!唉!回去旅館睡覺吧!這裡的人作息好鳥類,七點半就吃不到晚餐了,難得我昨天中午過後就沒有吃過現煮的食物了。

而且綠豆蒜怎麼都五點就關了啊?!唉!回去吸從者了。

--------------
【環島第十七天】等我阿綠豆蒜
抱抱火龍?喂!抱抱火龍!
抱抱火龍:......ZZZ
居然已經睡著了!好吧!本來想終於到了墾丁先看看明天要去哪裡玩唉!被傳染想睡了,先定一個行程是吃綠豆蒜吧........用睡著的火龍結束今天。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DL角色系统全面改版!抽卡系统上线+移民证下线

鉴于一天画一张,DL全动物立绘挑战第一批270只动物已经全部完成~ 有那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搞个大新闻呢? 考虑到论坛设计了卡币系统,但长期以来,卡币实际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