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環島回來之後,不只打掃房間非常勞累,還足足有五天都在沉迷蓋神塔,不僅蓋得沒時間玩方舟,還天天都蓋得昏倒,軟爛在床上直接睡著,然後一覺到天亮起床接著打掃,補習回來接著蓋,累得都沒作夢,當然FGO也沒有玩,對,我天天喊著要玩但真的沒玩。直到昨天神塔終於蓋完了,今天一早醒來我就躺在床上打FGO,想著在最短時間內把只剩一兩天的活動任務打完吧。

這次的FGO活動是大奧,地圖是好幾層的迷宮形式,全都是一格一格的房間狀圖案和方正轉彎的日式走廊拼起來的,會隨著劇情推進要一格一格點開,然後載入一句關於該房間的描述之後又是下一格,直到找到前往下一層的路,推完五層無聊的地圖之後,最終boss在最下層,整個活動關卡的風格都是淫靡的粉紅色曖昧色慾日式房間風,就是......島原風格,加上印度曼陀羅圓形圖案的背景,總之推起圖來非常無聊.......並且方塊感跟MC有點相似。

躺在溫暖的被窩裡非常無趣的按著手機讀著冗長又沒用的資訊推進遊戲,清著無聊的3T周回小boss關,然後好久好久才會打到一個劇情關卡,這下場就是......人很容易睡著!我打著打著就睡著了好幾次,間中做了一個有點破碎的夢,現在想想,就跟我這幾天的生活(清理+布置房間,MC蓋塔,還有推進FGO地圖)有關吧。

我夢到我在一個非常寬敞但是堆滿雜物的大房間裡,我知道到這裡是一個地下室,四處都放著一堆一堆鋪滿灰塵的樂器,以及陳舊的各色大紙和繪圖用具,許多紙箱高高疊起,天花板上的燈也有些地方亮有些地方暗,散落在地上的東西排列常常不講道理毫無邏輯,有些地方能看到乾淨的被子直接折疊放在布滿灰塵的地上,但有些地方又擦得很乾淨,沒有任何東西放置,還有餅乾糖果看起來還很新鮮但卻散落一地。我在雜物中坐著,聽見前面一片比較亮的地方有人聲,就力排萬難往那裏走去,發現在巨大的地下室中,就前方被清出了一片非常乾淨的亮堂空間,燈都是修好的,地上鋪著木頭地板,有四五個男生在那裏說話和行走,看起來在排戲。

他們看起來是一群大學生,也許是戲劇社之類吧,穿著都很好,領頭的是一個非常高瘦的男生,我們暫且叫他高個子,他的副手是一個矮胖戴眼鏡的男生,佔且叫他胖子吧,其他還有兩三個同伴,但在夢裡他們的樣貌比較不固定,人數也不能確定到底是幾個,有時候會從之前沒有人的櫃子後面走出來一個人,或者中途離席,反正一直在場的就四五個人左右。高個子在指揮他們拍一個橋段,我在一旁觀察了一下,好像是想演「一個人驚慌的跑進某個場所,張望其他人之後驚恐的喊叫,但其他人覺得莫明其妙」這樣的場面,但負責衝進來的人總是演不好,顯然大家沒有理解這段戲的重心,高個子就一直換人演那個主角,但怎麼拍都不滿意,胖子則在他身邊給他出主意,甚至親自下去演一遍,但高個子還是不滿意,後來就和胖子還有其他人起了爭執。

吵著吵著其他人把怒氣都發洩在高個子身上,說他指揮得不好,結果高個子就突然遷怒了,說都是因為我在旁邊看,要把我趕走,我本來也就不喜歡他的指揮方式和覺得這些人很無趣,就想自己走了,可一轉身卻發現身後都是好多精緻的綁氣球藝術品,有龍啊有鋼琴有小喇吧獅子狗貓馬啥的很多很多,這些藝術氣球有得還做得很大,全都緊密的堆在一起,其中甚至有一個金字塔,不知為何我在夢裏知道這些都是這幾些學生們辛苦做的道具。為了躲開這些氣球,我不小心踩到了一顆網球,滑倒了,結果不幸的倒進了氣球堆裡面去,在場的人全都很驚慌,紛紛跑來要扶我,我說:「我不能自己起來,因為地面太粗糙,要是我擅自移動身體去找支撐,一定會擠壓到氣球,氣球會爆炸的,所以麻煩你們拉我起來吧。」其他人立刻紛紛伸出手,但只有高個子不願意扶我,明明因為他很高,只要伸手一拉就可以把我拉起來了他就是不願意,我好不容易沒有弄破任何氣球起身,高個子還在一旁冷笑。胖子對我說你快走吧,氣球還是有可能破掉的,這裡已經沒你的事了,快離開吧。

我朝著窗戶方向前進,翻閱重重障礙之後爬窗出去,發現此處是一個奇妙的高台,地面上不規則的雲紋全都是深深淺淺的粉紅色和紫色,中間有大片的曼陀羅圖案,有些曼陀羅的中心部分殘留著斷裂的一根粗圓柱,往周圍看看發現天空是晴朗的夜晚,月亮很圓,遠處有一個像香菇又高又大的東西,我就往那裏走去,

走到香菇底下,發現那是一個大的曼陀羅圖案,中心部分的圓柱很完整,通道天上去,上面支撐著一個破碎的圓盤狀結構,隱約聽到有人在上面說話,我用手圈住嘴對上面喊話,上面露出幾個女學生的臉,他們對我招手,我就飛上去了。

到達上面的平台我才剛佔穩,就發現平台正在破碎,女學生們聚集在一起向我招手,我立刻跑去她們那裏,當平台的塵埃落盡,我發現原本還尚稱圓形的平台,只剩下差不多十五度角的一個非常窄小的披薩形狀地面,尖端連著中心的圓柱,其他部分都崩落了。女學生中一個看起來像領導人的學生,我不知道為甚麼就知道她是班長,班長對我說這個世界正在崩壞,我們所在的地方是最後的平台,當這個平台也崩潰的時候,底下的圓柱會斷裂,而最底部的大地就會破碎掉,我也不能回到原本的地方去了,必須來幫助她們修補世界。

我問怎麼修呢?女孩們拿出一些工藝品,有人是串珠有人是打毛衣之類的,就是一堆家政手工藝,她們做出成品之後往破裂的平台邊上一貼,平台就像張開扇子一樣擴張出另外一個十五度的部分圓,很快的幾個人輪流處理,一個平台就修好了,上面的圖案像是賭場轉盤一樣呈現放射狀,每一塊就是一個手工藝品變成的。

隨後,女孩們帶我在月光下飛到另外一個破損的平台上面,開始修理,班長指揮女孩們分散去修復,新平台上就只剩下我和班長了,班長說要交給我特別的任務,就是修復那些折斷的圓柱,但我並不想幹。我覺得這個班長講話的態度也很討厭,跟那個高個子男生一樣咄咄逼人,又讓人感覺一點都不聰明還喜歡頤指氣使,我不太想聽她使喚。班長不停勸說我,我問她妳認識高個子嗎?她說那是她的男友,我就冷哼一聲,躺在平台上不想理她。

這時,我妹妹也飛過來了,降落在同一個平台上,班長立刻去要求她修復平台,我妹馬上就同意了,開始畫插圖。我看著遠處不斷有新平台被修好,打算原地睡覺,這些平台躺起來都很溫暖,雖然不軟但是有點像床,很好睡,我就閉著眼睛躺著,迷迷糊糊間聽到班長一直在拜託我妹把我叫起來勞動,但我妹說:「我姊不想動你是叫不起她的。」可班長不放棄,她走到我旁邊用手搖我,把我弄起來,給我看一堆壞掉的西方墨點法電泳槽,要求我把裡面的鐵絲和電線接好,我不理她,她就只好自己修理。

「拜託你快做吧!」班長說。
「我不懂電工,一點也不懂。」我撒謊。
「那我教你。」班長說。

一想到要聽這個討厭的人說話教我做我本來會做的事情我就不高興,於是我隨便拿了一個來修理,很快就把斷掉的電線和鐵絲接回去,然後蓋上蓋子扔給她我躺回去地上
不動了。我聽到那個班長拿著修好的電泳槽對我妹說:「你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可以像緋村劍心一樣鋒利的把這修好!」我妹棒讀著說:「喔喔,那就只有青燦可以辦到啊。」我心裡一邊吐槽她這莫名其妙的阿諛奉承之意還不是要我起來修,但我就是不想去修理,我爬起來發現周圍有一些木箱子,就用木箱子給自己蓋了一個大型木箱房間,躲進去了。

在那個房間裡我發現有櫃子,櫃子裡放著一些我之前曾經有想要買但後來覺得沒地方放不要買的動漫海報,不知道為甚麼夢裡的我覺得我已經有這些海報了真棒,然後就躺在木頭房子裡睡著了。

醒來就是從夢裡醒來了,發現自己只是拿著手機在床上睡著了而已。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去动物园打工,由于热心助人且爱护动物,深得大家喜爱,额外获得 26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论坛命题活动】民以食为天

親愛的冒險者們!一年一度的龍幻世界命名活動時間到啦!在時長兩個月的時間中開開心心的創作吧! 今年的主題是來自的指定! 2022/6/6第四屆DL命題活動【以食为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