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2-7-31 01:52 编辑
「小蛙!你這爆米花有爆熟嗎?太多玉米粒了!」

風神城草原上,小猛剝開包在鋁箔紙外面的烘培紙膜,把裡面的爆米花倒出來時抱怨道:「你沒有搖!糖漿都沒有均勻沾上去,全都在底部變成焦糖了啦!」

「閉嘴啦!有本事你自己爆啊,少在那邊嘰嘰歪歪,愛吃不吃!」一旁的小蛙直接抓起爆米花扔小猛:「光說不練的傢伙!」
「你別被說一下就生氣丟人……很痛啊!」
「是你自己不會閃!我都沒在瞄準你還被砸到,不是你自己衰嗎?」小蛙說著真的瞄準了。
見小蛙行徑愈發惡劣,可憐的小猛轉向成年人求助:「克基斯上校!你看小蛙啦!」

克基斯沒說話,他揚起一邊眉毛看了小猛一眼,把紙包中爆開的爆米花挑出來吃,一邊把剩下沒爆開的顆粒倒進旁邊的紙盒子裡。小蛙見狀猛地站起來把克基斯蒐集沒爆開玉米粒的紙盒奪過來,喜出望外的模樣讓小猛一看就暗叫不妙,他跳起來抱頭就跑,小蛙追在後面拿玉米粒猛扔他:「你還敢叫colonel罩你?他是我的戰友你不知道嗎!呼哈哈哈哈哈!

「謝啦colonel,彈藥都幫我準備好了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快跑小猛!我讓你三秒,三,二──」
「讓我三天也跑不過你吧!啊!不要!住手啦!」
「看招!啊miss!再來一次!」
「不要拿我練暗器啊!救命啊克基斯上校!救命啊!」

克基斯看著兩孩子在暮色中的草原上追來追去,把玉米粒灑得到處都是,自己則坐在烤爐邊一邊吃爆米花,一邊拿著下一包DIY野營爆米花包準備開爆。他覺得這兩孩子就像打鬧在一起的幼犬一樣,渾身都是年輕人無處發洩的衝勁,好像不在草地上狂奔放掉電晚上就會鬧騰,特別是小蛙,那用不完的力氣還真是,有時候連他都不放過。他想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有無處發洩的精力,但絕對沒有小蛙這麼鬧。

嘴裡嚼著確實烤得不怎樣的爆米花,克基斯的意識回到了他還在空軍官校的時候。

※                 ※           ※

從小到大,克基斯都是一個很安靜,要求不多的人。

作為混血兒,他的童年就算不能說是非常悲慘,至少也是令人憐憫乏善可陳。父親早早戰死後,母親對他毫不重視,由於沒有法律上的結婚,史考特‧安格里的殉國補貼甚至都沒有到她手上,她天天想著辦法賣掉東西籌錢回她祖國去,當克基斯進了空軍官校後甚至直接就沒管他了,反正這孩子就跟他爸一樣,以後給美軍養。

對克基斯來說,進空軍學校後日子才是人該過的日子,儘管一開始依然受到不少欺侮,甚至因為擁有少量來自父親的庇蔭而被處處針對,但他依然憑藉著自己的能力獲得同袍和長官的認可,甚至還沒畢業就已經被暗地裡招募到秘密部隊做為準訓練生,和同梯的關係也好了起來。那些意氣風發的大男孩們找到機會就喜歡玩,上山下海泡酒吧或者幹一些蠢事,他們和克基斯不一樣,都很懂玩,每個人總有一兩項擅長的娛樂,不管是唱歌、跳舞、品酒或者撩妹,甚至還有人會雜耍和畫圖。雖然這些克基斯都不會,但克基斯比他們都會開飛機,有時候他們會帶上克基斯,做為接納他成為團體一員的展示。

這些人中,有一個叫做喬納森‧威爾的人,給克基斯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喬納森他自稱對食物很有品味,懂得吃,他的父親還是有名的廚師,每回大夥吃飯都對菜品內容品頭論足,久了之後大夥給了他一個稱號:「大廚」,甚至後來這就成了他的飛行員代號。不過喬納森雖然總對食物有意見,在軍校裡平常吃的都是中央餐廚,無論再怎麼奇怪的味道都只能吃下去,久而久之官校生們的味蕾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迫害,誰也沒有能力重視喬納森的評論。而每當他們有假可以離營,泡吧找妹子等聲光刺激更強的活動對大男孩們的吸引力更大,一起上餐館吃頓好的?那是娘兒們幹的事情,咱才不浪費時間在那上面呢!

於是,即使喬納森自稱懂吃,整個班上的人卻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多懂吃。

※                 ※           ※

克基斯的休假幾乎都是留在營區度過的,如果沒有人約他的話。

他通常會無所事事的休息,睡上整天之後,看電視或者到附近的租書店看漫畫聽音樂,精神好的時候就去看場電影。有時候連休他還是整個假期都待在營區,結束跟同梯的社交活動後,在營區裡散步甚至去幫長官整理檔案。

有一天,喬納森找上了克基斯,邀他一起去吃飯。

克基斯馬上就答應了,畢竟自己無事可幹,同行的還有一個名叫漢姆的人,漢姆這個人與克基斯一樣沉默,也沒什麼突出的長才,在整梯中屬於邊緣人。三人之中只有喬納森尚屬健談,他帶兩人到了某間非連鎖的美式餐廳,已經預定好了座位。

「我跟你們說,這間店是附近最好吃的,它的漢堡啊,超~讚的啦!你們一定要嘗嘗看,這是我的口袋名單首選,」喬納森面對克基斯和漢姆,兜著手有點神經質的搓著指節,一雙藍眼睛閃閃發光:「很好吃的,甚麼都很推薦點。」

餐廳播放著披頭四的音樂,昏黃的吊燈把整個店鋪都染上了浪漫的西部風情,牆上掛著馬皮和復古的牛仔裝束,還有裝飾性的手槍。克基斯看了看漢姆,後者是個高大的非裔美國人,蠕動了幾下敦厚的嘴唇,點餐了。

那一餐,克基斯覺得並不怎樣,但看漢姆吃東西豪邁的模樣,以及爽朗地把炸雞腿含在嘴裡吸掉肉留下腿骨的俐落技術,他想應該還是不錯吃的,雖然他不明白自己盤子上的薯條為甚麼有一半都焦黑了,漢堡排吃起來還有點血味。

※                 ※           ※

「colonel你在想甚麼?」小蛙的聲音把克基斯的注意力拉回來,他抬頭看了看這個矮小又強悍的孩子,搖了搖頭。

「沒什麼,我覺得爆米花還是滿好吃的。」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從一旁的保冰桶裡拿出夾子和包在保麗龍盤上的肉:「烤肉嗎?」
「當然好啊!」小蛙歡呼:「要用土司夾,還要有洋蔥!」
「洋蔥!」小猛也很高興:「那我來切吧!」

他們烤了豬肉片、環切的洋蔥和甜椒圈,放在塗了奶油的吐司上面,植物被烘烤的甜味和肉片的焦香混在一起,大口咬下去,富有層次的口感讓人忍不住咀嚼回味,洋蔥皮和帶著汁水的植物組織碎成小塊,豬肉有一點點筋,香噴噴的肉湯全被吐司吸附,麵包一瞬間就軟化了,黏在上顎和齒縫的感覺有一點點討厭,但正如夏日的氣溫般,雖黏膩煩躁卻別有一番風情。

天空變成了跟克基斯的褲子同樣的深藍色,星星點點的銀光高張著,小蛙把電風扇放在木箱子上墊高,吹著烤爐周圍的煙,幾隻蛾子飛來,被氣流吹到草地上去,她彎腰看了一下:「這個是胡椒蛾嗎?」

克基斯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你得問珊娜。」
「嘿!你是胡椒蛾嗎?」小蛙問,蛾子啪啦啦的飛走了。

「哈哈,」女孩輕快地笑道:「在狼之谷晚上如果烤肉,都會有很多蛾來哦,然後撲進火堆被燒死。」克基斯皺了皺眉,他覺得蛾有點可憐。

一隻天蛾停在他手邊的箱子上,歛翼的模樣讓他聯想起F-14。

※                 ※          ※

「嘿,你們畢業之後要幹甚麼啊?」
「等分發營區啊不然呢?」
「我沒有要繼續從軍了,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
「真的假的?那你要幹嘛?」
「我還沒想到,你呢?」
「我……去考普通大學吧。」
「開玩笑的吧?那你呢,喂!克基斯?」

克基斯回頭看看那堆喝茫了的同伴,聳聳肩,他過幾個月畢業就要立刻去黑鷹部隊所在的A-17基地服役了。

喬納森在桌子邊舉著啤酒杯大聲嚷嚷,沒人聽得懂他在說甚麼,幾個其他人取笑他,他把手上的啤酒倒進另一個人的杯子裡,然後伸出舌頭舔人家的杯子。桌邊的人笑瘋了的看著他,拍手要他再喝再喝,克基斯覺得這些人挺蠢的,到底在幹嘛呢?

冷不防有個人走到他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克基斯回頭一看,是漢姆。

漢姆也看著那堆人,用冷淡的口氣對克基斯說:「大家以後就各奔東西了。」
「嗯。」
「我們還能聚在一起嗎?」
克基斯轉頭看他,這個人意外的非常重情。

「那天喬納森帶我們去吃的餐廳,其實滿難吃的。」漢姆說:「但畢業前我想再和他去一次,你要來嗎?」

克基斯輕輕一點頭,他總有種感覺,這些人中有些,很快就會離開這個世界。他不知道是誰,但總覺得會有。他們之中並非所有人都會做為戰鬥機飛行員,可做為戰鬥機飛行員的人,比如他自己,通常生來就比其他人特殊,也比其他人短命。

※                 ※           ※

在海邊的汽車裡,六個準少尉壅擠的坐著,其中一個人在開車,他們想趁畢業前的兩天連假,給自己和同伴來一場畢業旅行。

克基斯和另外三個人非常壅擠的坐在後座,有人把大腿跨在另外一個人腿上,搞得被跨的人生理上不舒服不停地抱怨,個子最高大的漢姆坐在前座副駕駛位上一聲不吭,喬納森的臉貼著油膩膩的玻璃窗,開車的人把音響開到最大,裡頭的饒舌音樂讓炙熱的陽光益發毒辣,彷彿要把大夥都烤乾似的。

「彼得!把那噪音關掉!」被人把腿放在自己大腿上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的悲慘同學大聲哀號:「那真的好吵,跟你媽放屁的聲音一樣。」
開車的彼得故意把音樂開得更大:「就像你媽!yo!你媽!」
「媽個屁啊!」另一個人大叫:「克基斯,你位置正好,給彼得後腦一槍!」
克基斯不為所動。

喬納森臉貼著玻璃掙扎說道:「別吵了就要到餐廳了,我們可以輕鬆一點了!」
「餐廳?」
「是的,我訂的,超棒的餐廳,我以前就吃過,我特別為你們訂的,」喬納森努力把頭轉過來:「相信我,我有一份那間店的口袋菜單!」

此言一出,克基斯立刻看向漢姆,卻發現漢姆也正在看自己而且一臉驚恐,從漢姆的神情他讀出自己的表情肯定也是驚恐萬分,漢姆的大動作回頭吸引了彼得的注意,彼得看著漢姆:「你幹嘛那臉?吃到屎了?」
「我──」

「看前面彼得!」後座四人齊聲大叫,眼前擋風玻璃外的海岸公路忽然變成了碧海藍天。

※                 ※          ※

「媽的!彼得你差點把世界上最好的飛行員摔死在海裡耶!」在餐廳的停車場上,幾個人數落著剛才擔任駕駛的同學:「操你是不是間諜?以後分到哪一個基地去啊?你會開車把那些將軍啊參謀之類的送下去!我的老天,誰給你駕照的?你駕照是用雞腿換的吧?」
彼得灰頭土臉:「是漢姆的錯,漢姆的表情讓我無法專心!」
「你少來你看他幹甚麼!你要買單,今天你不買單我們就把你扔進海裡去!」
「不要吵啦食物都變難吃了!」

他們推推擠擠吵吵鬧鬧的進了餐廳,才發現這間餐廳頗高級,周圍都是西裝筆挺的中年人,幾人立刻閉了嘴,按服務生給的指示坐到角落的預約席上,希望自己剛才的言行不至於太過無理。

餐廳的服務生穿著淺青色的長洋裝,把精緻的木皮菜單放在幾個人面前,服務生年紀不大,梳著捲曲的瀏海外型相當甜美,彼得和另一個叫肯的同學忍不住想吹口哨,被克基斯和漢姆捏住大腿截斷了聲音,但服務生對他們眨眨眼,笑著走開了,說不定她對這幾個大男孩略有好感。

「我等一下一定要對她說──」
「閉嘴,點餐。」
「你們隨便點,我去看看她在──」
「難得的餐廳耶!」
「啊不是都聽大廚的就好了?喂!大廚!你不是有口袋菜單?」

「我有啊,」喬納森點頭:「但你們還是先看看菜單吧,都來了看也沒損失。」
「說的也是。」

於是幾人打開菜單,當時的菜單並沒有精美的料理圖片,只寫了名字。克基斯注意到有些品項的菜名後方有一個括號,裡頭寫著T,對照下方的介紹,這些是店家招牌菜的意思。他看了看每一種類型的菜都有一兩樣是招牌,心想喬納森推薦的就是這些吧?

不知不覺間那位甜美的服務生又過來了,手上拿著鉛筆和紙板:「想要來點甚麼呢?」
「來一點你──」
「閉嘴肇事男!我們要,痾,這個,這個和這個,火腿披薩和這個,每人一份燉時蔬湯,還有這個和……」喬納森熟練地點著餐,克基斯看著自己面前的那份菜單,發現喬納森點的每一道菜都不是招牌菜,他忐忑不安地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漢姆,漢姆的臉色很黑──並不是因為他是黑人──他明顯是想起了甚麼不好的事情,克基斯無聲地嘆了一口氣,把目光放回菜單上。

算了,能難吃到哪裡去呢?總比學校的中央餐廚好吧。

「……好的好的,那甜點的部分,你們要甚麼呢?」
「甜點?」
「是的,我們店裡的甜點主推是舒芙蕾,請看這裡。」女服務生伸手把菜單翻開到倒數第二頁:「有四種口味:奶油甜心,蜂蜜情人,莓果天堂和黑胡椒酷妹。」
「給我們來兩份黑胡椒酷妹。」喬納森說。

克基斯盯著菜單用他那能從百米外看見敵機垂直飛行遠去點狀尾跡的眼睛仔細看了一下,四種舒芙蕾裡面只有一種沒有T,就是黑胡椒酷妹。

「等一下,」他說:「兩份不要一樣的,一份換別的吧?你們要吃甚麼?」
喬納森擺擺手:「不,兩份都一樣!你相信我,這會不夠吃的!」
「但是──」
「天空之王!在天上我相信你,」喬納森說:「但在地上你相信我,真的。」
克基斯棄械投降。

吃完那餐,大家坐在椅子上看著彼此,彼得唉聲嘆氣,連甜美的服務生都沒了勾搭的興致。克基斯喝下第五杯檸檬水,想把嘴裡濃厚的胡椒味弄掉,深深的覺得自己不必要吃到招牌菜,至少是普通的菜就可以了,為甚麼會有人想把黑胡椒撒在舒芙蕾上呢?他看向隔壁座位,隔壁是一對老夫妻,點了粉紅色的舒芙蕾,上面還點綴著藍莓和覆盆子乾,明顯是莓果天堂。兩人用叉子彼此餵著,笑得很開心。

又看了一看四仰八插唉聲嘆氣彷彿戰敗等處死的同伴們,克基斯覺得那對夫妻真的活在天堂。

※                  ※           ※

小蛙的衣服顏色好像跟當年的服務生一樣,克基斯已經記不清了。

他看著小蛙和小猛在夜色中玩仙女棒。閃亮的小型煙火在兩孩子的手上轉動,畫出閃閃發亮的金紅色流光,小蛙快速的揮舞著棒子,光點便連綴成線,在夜色中化成文字。

克基斯不是很喜歡火花,那些東西總讓他想到導彈和機槍,還有墜機與負傷。曾經他看到火光會發抖,腦子裡會有爆炸的聲響,閃爍的煙火和流星雨都使他害怕,使他情緒激動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那些感覺現在大致上已經遠去了,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起來。克基斯不確定是小蛙和小猛的魔法讓他覺得火花也是平凡無奇的事情甚至是人類的智慧根源,或者是經過了許多人的陪伴,他那致殘性的精神傷痛已經逐漸痊癒。

兩孩子笑著跳著,小猛從手上變出火球。

「你有看過伏特加噴火嗎?」小蛙忽然說。
小猛搖頭:「那是甚麼?」
「就是嘴裡含酒,噴出來的時候點火,有些調酒師會表演哦。」小蛙回頭看了看克基斯:「喂!colonel你應該看過吧?」

「看過,」克基斯說:「以前我部隊裡有人會做。」
「那你會做嗎?」
克基斯沒有理她。

※                 ※            ※

「還好你沒能去,墨比肯上校在回來的路上一直抱怨,說是哪個低能挑的餐廳。」

克基斯穿著寬鬆的法蘭絨襯衫,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看著手上的文件,從袖口和領口能看出他身上纏著繃帶,左頰也貼著紗布。他抬起視線看了一眼站在旁邊軍裝筆挺的人,那人一頭精心打理的金髮和碧藍的眼睛,看向克基斯的表情彷彿見過了鬼的劫後餘生。

「你敢信嗎?長官!那間店唯一好吃的東西,或說唯一能吃的東西,就是啤酒!除了啤酒,沒有任何一個東西的味道是對的!生菜有股化學味,牛排有怪酸味,魚肉有鹽粒在裡面……我的天,要我一一列舉每一道菜有甚麼問題我能寫出一份報告,真的!你想看報告嗎?」傑佛遜誇張地揮舞手臂,表情猙獰。

克基斯用手扶著額頭,他覺得自己有點暈:「……我知道,威爾上尉是我的官校同梯,我對他的味覺很有體會。」
「你跟他同梯?那你跟他吃過飯嗎?」
「好幾次了……他……」
「長官!」傑佛遜一個箭步上來抓住克基斯上臂防止他倒在桌上:「回寢室休息吧,別太逞強了。」

克基斯深呼吸了一下,往後躺靠在沙發上:「沒事,一下子就好了。」
「本來就不該讓你這麼早出院。」
「在醫院是浪費時間,」克基斯用手掩住臉,聲音裡全是疲倦:「要是我不趕快把報告搞好,他們怎麼知道戰術有瑕疵?幸好趕上了兩天前的檢討會……」
傑佛遜嘆了口氣,把椅子上的外套拿過來蓋在克基斯腹部:「你被擊墜耶,這可不是沒事啊,在加護病房躺了三天的人說自己沒事誰能信,反正我是不信,墨比肯上校已經交代我不能讓你亂來了。」
「……我又沒有亂來。」
「先休息一下吧,藥在哪裡?」
「門口那件外套……左邊口袋……」克基斯的聲音變小了,他閉著眼睛側著頭靠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傑佛遜把藥找出來後,發現克基斯的呼吸非常均勻,便把藥放在桌面上,拉了張椅子坐在他旁邊看。

「威爾有跟你說甚麼嗎?」
「啊?」似乎沒料到克基斯其實還醒著,剛放下緊繃情緒的副官抽了一下肩:「喔,我跟他說你墜機了,他很擔心,他說你好了之後想請你吃飯慶祝痊癒。」
「你跟他說我傷得很重沒辦法進食,大概要半年才能好,反正他三個月後就忘記了。」
「……長官,我覺得這有點太誇張了。」

※                 ※           ※

想到傑佛遜,克基斯露出有點遺憾但又懷念的表情,他看了一眼自己掛滿勳章的牆和下方櫥櫃裡的許多戰鬥機模型,小蛙正趴在地上玩那些模型,她很喜歡玩克基斯的收藏,似乎擺弄那些小飛機標本能讓她感到自己也會飛似的。小猛端正地坐在沙發上看克基斯,後者正將累積起來的報紙疊妥並用紙繩綁起來放到牆角的蒐集區域,他會在累積到足夠數量後拿去回收,或者在小蛙心血來潮露營的時候拿去當燃料。

一份報紙上面有咖啡乾掉的痕跡。

克基斯想起那是前幾天自己剛端著咖啡要坐下,小蛙忽然朝他方向發起突襲,他為了閃避小蛙將咖啡濺出來,回頭要斥責的時候卻發現小蛙抓住了一隻老鼠,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把最近煩擾克基斯的鼠患問題徹底解決了。當他們把老鼠窩清掉的時候,小猛說出一句讓克基斯心裡起疙瘩的話:

「老鼠大便好像巧克力豆!」

確實很像,但克基斯認為一般人是不會故意把穢物和食物做比較,或者就算比了也不會說的,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種話,他覺得小猛果真還是跟小蛙一起生活的人,總在一些料想不到的地方,跟小蛙很像。

然後他想起了喬納森。

有人跟他說,喬納森結婚後,受不了軍隊生活退伍了,他太太開了一家手工巧克力精品店,不知道生意好不好。現在回頭一想,當年的同梯和他一樣進黑鷹的那個人,還有其他幾個當飛行員的人,確實是死了,可那時候擠在可怕的車子裡,把性命交給見色忘友的彼得的人,居然全都還活著,而且除了彼得之外,所有人都離開了軍旅生活。有些人從此做了跟空軍無關的事情,只有最講義氣的漢姆還在開民航機,其他人都已經離開了遼闊的天空,包含他自己。

然而,他們依然都活在同一片藍天之下。

可能有朝一日,會有人想再把他們這些人聚集起來,敘敘舊,聊聊天吧。克基斯露出笑容,那時他相信自己會堅持。

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喬納森決定餐廳了,絕對不可以。

但其實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因為喬納森主持的那些聚會,重點從來都不是吃的,他聚集起來的是溫暖的袍澤之情。

既然是臭男人的聚會,那東西難吃點有甚麼關係呢?

反正,無論如何,都比官校的供餐強。

                                                      《美味餐廳》完
                                         20220731 AM:12:36 於新莊家中
謹以此篇獻給我的高中朋友賴姿云,明天要跟你們吃飯,我很興奮的。
(我沒有在批評你選的餐廳,只是小說這樣寫比較有趣,我是真的很期待的,就算你帶我去吃黑胡椒舒芙蕾也一樣)

-------------------------------------------後記--------------------------------------------
這篇是檸檬塔的姊妹篇,所以這篇文章也是半自傳,或者半自傳的半自傳,對,克基斯那個「味覺非常奇怪的同學」是我真有其人的朋友,他的味覺我只能說非常標新立異,美式餐廳和舒芙蕾的事件90%以上是真的
更扯的是,甚至我們幾個死黨之中有人失戀,他約大家出來吃飯陪陪失戀的人時,我實在是不想吃他挑的餐廳就把大夥強行拐去戲院看獨行俠,看完之後苦主聽到還要去吃飯聊天,直接說他已經被電影治癒不想去了,所有人都在逃避他挑的餐廳
不過這段故事雖然很帶感但我沒有寫進去,因為克基斯的個性不是那種......朋友失戀他會被喊去的人,他還是有點邊的。

和珊娜苦大仇深的同儕關係不同,克基斯的軍旅生活是他生命中最愉快的時候,雖然後來死了很多同伴讓他非常痛苦,但他最好的時光也都是在軍隊裡度過的,因此想起過去的同學他就沒有珊娜那種猶豫和遺憾。而對於我個人,珊娜的求學生涯比較類似我生命的前期,處在比周圍都強的狀態下內裡也自視甚高,但環境和周圍的人並不是甚麼好東西,無論是同學或師長都是造成傷害的多,隨著歲月過去留下的傷痕逐間侵蝕掉曾經覺得很棒的回憶。克基斯則屬於我求學生涯的後期,那份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能力終於派上了用場,找到屬於自己的領域後得到很多的關心和陪伴,和與自己同質性高的人生活在一起,並且得到了他們的尊敬,因而珍惜著彼此並將快樂用以填補傷口,成為更完整的人。

BTW,上次說覺得打colonel啦puppy kitty之類的很麻煩,所以換成中文了,但我後來覺得,真的有些感覺是只有英文字才能展現出來的。puppy和kitty的讀音是有押韻和成對性的,而且當我寫小蛙喊別人上校的時候,中文字看不出來只是稱呼對方軍銜,或者是帶有一種......熟悉感的,畢竟小蛙一開始會叫克基斯colonel是來源於他們俩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互相隱瞞了姓名。然後......對,我上次就說了我需要建立一個檔案紀錄克基斯周圍的人叫甚麼名字,因為歐美名字不只重複性高我自己也常會忘記甚麼名字用過了,比如彼得用完才發現去年吃了毒蘑菇的那傢伙也叫這名字 可實際上我是反正隨便想,一眼瞟到牆上的捍衛戰士海報,好喔,獨行俠的本名就叫做彼得,就這個了,就跟上次隨便取了兵長男爵一樣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篇清淡得多了也沒有甚麼超自然設定的,日常(?)風文。
這其實才是克基斯線的基調你們知道嗎?
1

评分人数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