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年第一篇人間觀察就是我同學和她不愉快的小夥伴

我有個同學叫小林,她媽媽是某本地公司服裝設計部門高層,因為自己經歷的關係,從以前就對藝術家的培養和教育非常包容,認為要放任藝術家自由發展天賦才是好的。她有一個好朋友叫翁媽媽,翁媽媽的孩子是小翁,小翁和小林國小時是同學,兩家人也是世交。

這個小翁從小就有點怪,好像林黛玉一樣總是會感受到一般人沒有的一些奇怪的情緒,導致喜怒無常和行為無法預料。她會看著蜜蜂哭說蜜蜂一輩子採的蜜自己都吃不完,生命太殘酷了,或者對著有垃圾的河水道歉,然後不顧旁人眼光突然跳進河裡去撈垃圾等等,還會說一些聽到風裡面的精靈在說話啦或者女神召喚她(?)之類的。據說在學校老師點她起來回答問題,她會當眾跟老師說黑板在哭,從小四五歲小林認識她就是這樣。小翁從小就會畫抽象畫,翁媽媽覺得她很有藝術天賦,但自己不懂藝術就問林媽媽怎麼辦,林媽媽要他們放任她自己發展,說不能箝制了藝術家的心靈。

於是翁家對小翁完全放任。她不想去學校,她媽媽就一周讓她上兩次學一天請假兩天曠課(台灣這邊的規定小孩子沒有特殊理由比如重病之類,一周最少要上三天學,否則政府視為有問題會派人去關注勸導等,翁媽媽這種做法就是不會引來教育局和社會局的最低限。),從國小到國中都是這樣,給老師製造了無數的麻煩。國中畢業的時候小翁識字量遠低於同齡人,幾乎不會數學,不知道地球繞著太陽轉,五大洲不知道是什麼,更別提什麼歷史文學什麼平常不太會碰到的東西了,按小林的講法,小翁四年級才會寫自己的名字。這樣的程度當然不可能考高中,翁媽媽花大錢讓她上私立的藝術學院,但因為行為太奇怪了被嚴重排擠,高中二年級又退學了。之後就一直在家裡愛幹啥就幹啥。

但因為她有藝術天賦,畫畫畫著畫著,遇見了一個姓陳的老闆,這個陳老闆非常喜歡小翁的畫,他每年給翁家很多錢讓他們栽培小翁成為畫家,甚至出錢給她辦畫展,而小林她媽,林媽媽儼然就成了小翁的經紀人,只不過是無償做的,她沒跟翁家拿一毛錢,而陳老闆一般不找翁家人直接聯絡,有事情都是找類似經紀人身分的林媽媽這邊,由林媽媽做兩邊溝通的橋樑。小林一直覺得媽媽沒有簽約和跟翁家拿錢很不好,這義工一做都十幾年了,但林媽媽說和翁媽媽是摯友不能拿錢。另一方面,陳老闆投資小翁栽培不是無償的,他要求每年為他畫一幅油畫寄給他,三節還要手繪卡片。我自己覺得啦,陳老闆說不定在想之後小翁出名了就可以把她的畫作以年份或者系列整批抬高價賣掉吧,anyway,反正他就是想要這些東西年年給他就對了。

這個陳老闆是開台美合資公司的,一年之中有許多時間在美國,疫情開始之後他因為正好在美國,就沒回台灣,從2018年起就是由小翁這裡把油畫和卡片寄到美國去讓他收。小翁本人不用任何電子產品,說是會聽到什麼空氣的叫聲她會痛之類,總之她和陳老闆的接觸之前都是面對面。陳老闆到美國之後還是年年收禮物,直到去年年底台灣開放了他才回來,但翁家人不知道他回來,油畫已經寄出去了,人在美國的陳老闆夫人替他收了,然後打開一看,發現2022年的不是抽象畫,是多P圖。

實際上,小翁從2022年初迷上了跟性有關的題目,她會去找A片回來看著臨摹裡面的人的交合的動作,整年都在畫春圖。陳太太收到春圖油畫之後怒不可遏跟丈夫抱怨,陳老闆也很生氣,他找上林媽媽去翁家,結果到了翁家,他發現更不能接受的事情:從2018年起他收到的所有作品,都是2016年就畫好的,並不是每年為他畫新的油畫和當季手繪卡片,全都是倉庫貨。 他要求看17年之後的作品,發現從17年起小翁的抽像畫就開始減少,作品類型變成臨摹和寫生,18年起則沒有再畫抽象畫了,全是寫生素描臨摹從風景到人體,而2022年整年都是性愛畫。陳老闆覺得小翁的天賦消失了,他回去之後跟林媽媽說2023年起停止資助,當時差不多是聖誕節後。

不只不資助,他要求返還2017年之後的所有資助金額,因為他覺得17年之後的卡片和油畫都是詐欺,他告訴林媽媽這個經紀人趕緊讓翁家想辦法還錢,但翁家錢都花掉了,結果陳老闆找了律師打算告詐欺。最根源的問題是,原本陳老闆收到多P畫還沒有那麼氣,看到翁家給他寄的是16年的存貨時已經快爆開了但只說停止資助還沒要把錢還來,翁家人想讓金主熄火就請他一起吃飯,不料小翁在飯局上又說了不得體的話,甚至中途離開然後就自己回家了,把父母經紀人和金主晾在餐廳裡,陳老闆才爆炸的。

小林轉述林媽媽說當時是陳老闆不悅的在出菜間大聲問小翁為甚麼寄舊的圖,小翁居然用手掩住耳朵躲在桌子下面不說話,陳老闆見到更生氣,問她是不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幾個大人想要圓場都圓不了,小翁居然對他說自己眼睛裡只會看美的東西,說完就跑出去,然後叫餐廳幫她叫計程車回家了,陳老闆現場直接裂開。

我問小林那她媽媽怎麼辦,小林說她們家諮詢過律師,林媽媽應該是沒有責任,因為沒有實際的合約她不是小翁真正的經紀人,陳老闆那邊大概也不會告她,要是告合併詐欺也缺乏證據,可是翁媽媽現在咬著林媽媽說是按她的方法照顧小孩的,小翁的脫序行為她有責任。我聽完只覺得翁家一開始帶去看的醫生八成是蒙古大夫,這怎麼看都是有病啊,不只沒社會化,她行為有夠脫序的,據說,翁家住的社區裡的清潔人員私底下都叫小翁做自閉症或者特殊生,還有比較惡劣的叫她智障。但小林說她覺得小翁天生就是這樣,她沒病只是非常非常敏感細膩和看待事物和常人不一樣,然後在不尋常的環境裡長大就變這樣了。小林說她覺得小翁本來就很扭曲的性格完全被父母和她媽媽一起慣壞了,現在要是真的失去天賦,以後只能靠爸媽養了根本無法在社會上生存。現在林媽媽就焦頭爛額,小林把這件事告訴我。

她說現在兩家人已經基本鬧翻,因為翁媽媽對林媽媽情勒,兩邊都烏煙瘴氣了,小翁還在這幾天一直跑小林家來跟她聊天,說不知道為何大人都對她態度這麼壞,明明自己沒做壞事。而小林想到自己媽媽被捲進去免不了要勞費一段時間,看到小翁就來氣,早上把她輾回去自己家不跟她說話了,我感覺可以看見小林從體諒和理解小玩伴,變成加入討厭小玩伴詭異行為,之後跟小玩伴反目成仇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3-1-5 22:57 编辑
你知道的,我们这边学校教学非常应试化,在很多比较前卫的家长眼中看来就是非常“扼杀孩子天性”的,所以这边时不时就有某某名人或者普通人放弃学校教育、在家里自己教育孩子的新闻,甚至还有以此为主题的电影
但……正常人都知道,回家教也是要教的啊!这家人在干嘛啊?四年级才会写自己的名字、六年级不会数学,这TM领回家之后压根就没教吧!
最最基础的文化课都不教,艺术培养啥的显然压根也没怎么管(看A片学人体怎么想的啊?市面上那么多优秀的人体教程就一个都不知道是吧),后面的饭局失控以及孩子完全没get自己行为的问题,怕也是家长连做人基本的为人处世和社会公序良俗都没教的后果
说难听点,这哪里是“不扼制艺术家的心灵”,这TM就是硬生生造了个文盲啊!

哎,感觉真的蛮可惜的,哪怕真的有天赋也不是这么个造法的啊
什么叫做大师?大师就是天赋比你高的同时还比你更努力,这些家长当真以为有了天赋就啥都不用管了吗?
况且在我看来这孩子甚至都不见得是真正的艺术天赋,更像是小学时期就觉醒了中二文艺女青年青春伤痛文学的那种天赋(?)
至于画抽象画啥的……真要这么说哪个爱涂鸦的小学生不擅长画点抽象画呢?(炸)
虽然也不是不能走艺术这条路,但不专门进行系统的努力光吃老本的,那么当每个女学生都到了中二文艺青春伤痛文学的年纪,她失去起跑线优势泯然众人矣(甚至因为文盲而比众人更差)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而且从陈老板看到临摹和写生作品时那个愤怒的态度……似乎小翁真实的画技一点都不出众对吧

至于小翁本人,我是觉得真不一定有问题,就算有也只是比较轻微的自闭症啥的吧,正常教育的话大概率不会影响生活的那种
结果这一通“不正常的教育”,不对,这一通“不教育”下来,常识没有、专业技能没有、连人际交流能力都没有,这也偏得太远了,哎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跟我爸說了這件事,他提出了另一個國小老師觀點

他說小翁無疑是有問題的,而且他覺得問題很大,根據我爸的說法小學生就算扔著完全不管,本能也會去學一些東西,要四年級才能學會寫名字絕對有問題,並且小翁那些詭異發言不是中二病,她是自己可能都不太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小學學童的心智要是正常,不可能有那種反應和行為,小翁都快30歲了行為還像小學生一樣明顯是心智發育有遲緩,一個證據是社區清潔人員什麼的,會叫她智障、特殊生和自閉兒而不是其他,因為明眼人成人都是能看出她應該是心智發育不良而不是真的怪,要是純粹行為怪異,更大可能是會叫她瘋子和神經病,而非明確稱為自閉或智障。

加上在我這代人小時候,台灣教育界剛剛接受所謂特殊生(包含嚴重過動症,智能障礙,發育遲緩,自閉症,亞斯伯格或者各式影響學習的殘障等等)需要不同與普通孩子的教育,因此每個小學都設立了資源班,但社會風氣還沒有那麼開明,很多家長會故意隱瞞自己孩子有問題的事實,覺得把孩子送去普通班上和普通孩子一起學習就會逐漸變正常,像小翁這種從小行為就異常的,不可能是沒問題,一定是醫生說她有問題但她爸媽拒絕接受,強行讓她在普通班就讀。而台灣的義務教育又不像中國那麼應試化,這些沒有得到應得照顧的特殊兒可能還是能夠勉強跟著不掉隊撐到畢業,或者在教師和父母的包容下完成學業期間,小學的學業能力不做為畢業條件,國中就算學力不夠,學校也是會發結業證書的,換作在中國,小翁早就被考試的洪流沖刷走了根本不可能還跟同齡的孩子一起在學校,因為她太嚴重了沒辦法在普通教育下變好。實際上資源班對特殊生來說是好的,資源班不會讓她失去可能有的繪畫天分,反而會為父母和孩子提供建議和資源管道方向讓他們去栽培她,而且資源班的重點就是培養這些特殊生自理能力和在社會上生存的必要知識,要是去了資源班小翁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從廣設資源班至今我爸說這個玩意幫助了無數的特殊生家庭減輕照養負擔,但在我小時候的時代,資源班叫做啟智班,很多家長會因為孩子讀資源班就被其他人說生出來是智障,因此拒絕把孩子送去,另外我爸覺得翁家人可能不是沒有送她去其他私下地方學畫,可能是送去她根本不學或者不能學會,反而還給才藝班或者畫室的老師製造困擾後被趕回來了,畢竟行為沒有得到矯正。

因此我爸提出了一個他推論的觀點:翁家人本來就知道小翁有病,但因為以前的年代保守,對於有問題的小孩很多父母拒絕接受,不肯送去資源班,就自欺欺人的去相信自己小孩是天才,做為好友的林媽媽知道後也不知道怎麼辦,就以一個自己懂點藝術的角度安慰他們說小翁真的是很有天分,由於管不了就勸他們放寬心讓她自由發展就好了,結果錯過了性格矯正和技能訓練的黃金時期,因此之後也沒法再花錢讓她走學院路線。遇到陳老闆是一個偶發事件,但翁家人把陳老闆的賞識用來堅定自己自欺欺人的觀點了,而陳老闆是個不明就理的投資客,他會每年拿那麼多錢給翁家,肯定知道小翁不尋常,但說不定是一開始相信了翁家父母自欺欺人的天才言論加上不懂藝術,一相情願被說服拿出錢來。17年之後,由於心智發育改變,小翁不再畫那些幻想中的東西,開始追求寫實的畫面,但她因為沒法受訓,畫出來的東西不怎樣,她父母只好拿16年存起來的作品去交差了事給陳老闆,他們其實知道自己在幹嘛。直到22年,可能對性的本能需求覺醒了,小翁有了那方面的慾望,她父母怕她跑出去做奇怪的事情或者被拐騙,就給她A片讓她在家裡自己愉悅,不料她就開始嘗試畫了,接著由於之前能用的油畫都送光了,17年之後的作品他們知道寄給陳老闆馬上就會中斷金援了,所以只好抱著一絲些微的希望把多P油畫寄過去,希望陳老闆是那種會欣賞性藝術的人,畢竟很多藝術都是含有性的,又或者那幅油畫雖然是畫多P,還是比較抽象的,在美觀上遠比她小翁的寫生和臨摹可以看。當然後來我們知道陳老闆不接受,可是一開始陳老闆只是生氣,沒有要錢回來,是直到吃飯後才要追討錢的,我爸認為陳老闆做為投資者,雖然覺得從17年之後就虧損了,但畢竟對方是特殊生未必是真的有天分他可能也有個底,只是沒想到損失這麼多,而他之前是跟小翁互動過的,所以在飯局上問小翁為甚麼寄舊的畫給他,應該是小翁這種程度的對話還是可以自己決定,不料小翁受到驚嚇展現出低齡行為,陳老闆基本上只是惱羞了覺得自己看走眼才說要把錢討回去的,實際上他大概率是討不到。至於為甚麼小林不說小翁是特殊生,兩個可能一個是翁家人一直告訴別人自己小孩不是特殊生是天才,而小林和小翁一起長大所以知道她本性,對她很包容,另一個可能就像我小時候一樣,小玩伴全都是特殊生但小孩子根本分不出來,自然而然長大了也不會覺得對方很奇怪!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3#  @紅峽青燦

这个推论就需要看小翁小时候具体到底如何了,毕竟只是从你之前的描述来看,他在一开始展示出来的奇怪心智(小林看到的部分)并没有那么严重影响到日常行为,所以我说有病可能也比较轻微WWWWWWW
我不知道你们那边普通大众对自闭症一类心理疾病的常识了解程度,但在这边,普通人说哪个小孩有自闭有抑郁,可不一定是群众的眼睛雪亮,而更可能是群众在瞎蒙,无法交流=自闭、闷闷不乐=抑郁的那种瞎蒙(炸)WWWWWWWW
而经历过父母的放任教育,说真的就算一开始小翁没病,都能被折腾出病来你信不信,更何况小翁一开始可能还存在病根,那后面这些肯定是越来越严重的
但我觉得并不能根据后来的严重程度去判断小翁一开始就很严重,总的来说会变那么严重,我觉得放任和缺乏因材施教才是占大头WWWWWWWW
至于没有引导又被放任的小孩子要是真会本能地学习文化课,旧社会就没那么多不识字的文盲惹(X)
况且其实你不能说小翁没有自学意识吧,毕竟没有文化课常识的基础上纯靠自学画写实风景画到“街头艺术家”卖画的程度还是可以的了,只是和真正的艺术还差得远罢了WWWWWWW

后面的部分我认同,因为无论小翁是不是真的有严重到完全无法正常教育的精神疾病,她并没有真正的艺术天赋这点,我是同意的
并且就像我在聊天室说的,我也很怀疑她的父母是真的相信这个“天赋”存在,确实更大的可能就是自欺欺人甚至想要以此捞点钱
哎,只是可惜了一个本来有可能可以教育到能够正常生活的孩子,这家人和之前你贴过的另一个少根筋(?)的特殊孩子的家庭教育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真就给活生生搞成了文盲+病可能也严重化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你說得也是很有道理,我也沒見過小翁,從小林的描述感覺上我是覺得怪占比較大比例,我爸覺得病站比較大比例可能是他認為小林的陳述就有濾鏡了,確實兩個觀點都有可能的。

我們這裡啊,迴避交流的會說自閉是沒錯、闷闷不乐的不會去說他抑鬱,我們這裡人很少評論不認識的人具體到"抑鬱症"這個詞上去,通常就是不能理解對方行為的叫"怪人"或是"有問題",會大喊大叫或者有比較激烈情緒和干擾他人行為的叫"瘋子或神經病",不說話很內向會跑走的確實會常常說是"自閉",但通常,就我的理解,台灣社會大眾會叫一個陌生人"智障"通常是這個孩子講話的內容和他年紀不合,比如十多二十歲還會天天講疊字,或者不停的喊父母來處理問題,然後和他說話回應的內容聽不懂,通常還要加上很低幼的肢體動作,就會被叫做智障,一般特殊生好比說亞斯伯格或者妥瑞氏症會一直發出聲音的,不太會說是智障。所以我爸認為小翁一定有很多低幼的行為,不只是被吼會躲桌子,可能動作和用詞都很幼年,園丁和清潔人員才會叫她智障。

確實放任了會變得惡化很嚴重,我爸的意思是她一開始因為嚴重難以管理家人才採取了放任,但也可能是有問題被放任後更嚴重,我覺得這兩個不是矛盾的,完全可能同時發生。也許她就是那種學習有偏向,只會去學畫,所以能畫出街頭藝術家的風景畫,但文字辨識能力有問題所以學不了名字之類吧

这家人和之前你贴过的另一个少根筋(?)的特殊孩子的家庭教育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真就给活生生搞成了文盲+病可能也严重化了

對啊!你這一說我想到,完全就是兩樣情啊,我那個朋友,還有時候會問我要不一起去抓寶可夢,現在在速食店打工做得也還行的樣子,至少能自己工作有穩定收入,生活明顯沒什麼問題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